康熙遗妃五台山(【岁月温度】韩石山致杨茂林:文学应当是鲜活的、战斗的,而不应当是枯萎的、慵懒的)

康熙遗妃五台山
               
珍藏岁月深情直面心灵自传致敬名人精神——《书信馆》
韩石山致杨茂林信 来自书信馆 00:00 08:09 ? 点上方音频可收听书信馆主播朗读音频

作者:韩石山图片:网络音频:竹海听涛

茂林老兄:
你的庄严的批评,和同样庄严的建议,让我感到惶恐。你是山西文学界的兄长级的人物,我还在上中学的时候,你已是名扬三晋的青年作家了。
不管你把你说的怎样低微,什么普通读者,什么老文学工作者,我都能感到这批评和建议的份量。
你的建议,也是一种批评。这不是你一个人的看法,多少人都用其他方式表达过。你写信来,这是你看得起我。光这一点,我就先敬重你。
我是今年一月份才接事的。是领导的选择,也是我的甘愿。文人们一说起接任什么,总要说是受命于危难之际,似乎自己是扭转乾坤的英雄。我不这么认为。
如果说危难,我这大半辈子总是在危难之中,危难早就不足以让我震撼。但我也不认为我就是个草包。只是觉得,多年来投闲置散,能有这么个为山西文学事业效力的机会,不该让它错过。
我已经五十多岁了,这样的机会不会再有了。这是我的父母之邦,我应当为他尽点自己的绵薄。不让我做我不能做,让我做我就要做。
在我接事之前,《山西文学》的改革,一直在进行着。走纪实的路子,已酝酿了一段时间。这是一种探索,走出困境的探索。
贴近现实,走向市场,什么时候都没错,什么时候都不能说早。这样的探索,我没有理由不支持。就是说这是我的主意,也担当得起,只要别人不说是贪天之功以为己有就行。
这多少年,你在忻州地区,是以扶持年轻人著称的,我相信你在这个位置上,也会这么做的。老兄,你说是么?
你的批评是庄严的,也是痛心疾首的,离得这么远,能听出你心里的激动,能看见你脸上的愠怒。你说的这些问题,比如丢掉了出作品、出人材的根本,比如导致文学的萧条,你看得这么严重,我相信全是出自真诚。
你是《火花》培养出来的作家,《火花》是山西文学的前身。我比你年轻,没赶上《火花》时代,《汾水》时代赶上了,它是《山西文学》的另一个前身,我们都是《山西文学》培养出来的。你对它有多深的感情,我对它也有多深的感情。不是要和你比什么,只是想说,你的心情我是能理解的,你的痛苦也正是我的痛苦。
不同处在于,同样的感情同样的痛苦,我们采取的对策不同。你是要按照老路走下去,我则想寻找一条新路。
老路不是不能走。别说国家还给经费,就是再减少点,也能走下去。订数越少,越能维持。少到一定数量,经费还会有结余。我不是不可以这样做,是不愿意这样做。这样做了,那我真的是闲得发疯了,真的是想过过主编的瘾。我的德行不是没有可訾议的地方,但自信不在这上头。
不管怎样,也不能把《山西文学》搞成这个样子呀。这才是你要说的话,我猜的不错吧?
样子!这个词儿先就让我感伤。这十多年来,我一把自己看作山西文学界之外的人了。“样子”不是我配谈的话题。如果硬要说说,只能说,我除了把自己搞得还像个样子外,没做过一件像样子的事。
《山西文学》一到我手里就会不成样子,该是许多人都能想到的。有人甚至说我是要埋葬山西文学,我听了连理都不理。这话先就不通。
如果是某些人所代表的山西文学,我就没见它们活过。如果是韩石山及与韩石山一样优秀的作家所代表的山西文学,谁又能埋葬得了,哪怕是韩石山们自己?
总之,我不认为《山西文学》眼下的样子有什么不好。它至少敢对山西的局面说三道四,它至少为山西的反腐除恶助了一臂之力。
文学从来不是花前月下的低吟浅唱,也不是落日楼头的长吁短叹。书斋只会是文学的坟墓。文学的天地应当在繁杂的人生中,剧变的社会生活中。

文学应当是鲜活的、战斗的,而不应当是枯萎的、慵懒的。成了这个样子,等于是迈开了《山西文学》改革的第一步,至少也是证明了《山西文学》过去的模式是可以打破的。
刊物的改革,是一场探索,也是一场突围。这边突不出去,再往那边突突看,不管怎样突,只是绝不能后退,决不能坐以待毙。
也许我们会失败会倒下,就是失败了倒下了,身子也要扑向前边——用那僵直的身躯昭示我们不变的信念,同时也是对诬谤者的最大的轻蔑。
茂林兄,这样的话本不该在这里说的。你是老朋友也是老兄长,不管当说不当说,我还是说了。不能做件畅快事,也得说句畅快话,这是我的毛病,你是知道的。
我希望你能继续关注《山西文学》的改革,不管是赞成还是反对,有了看法希望仍能像这次一样写封信来,或是见了面直说。
再就是,茂林兄,你能不能给我点时间,让我从从容容地来做?如果相信你自己,也该相信你的这个老弟。你是聪明的,我也不怎样笨。
谨颂文祺!
韩石山
2000年6月29日

文章作者韩石山,1947年出生,山西临猗县人。1970年毕业于山西大学历史系。当过多年中学教员。1984年调入山西省作家协会。原山西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山西文学》主编。长期从事小说、散文、文学批评等门类的写作及现代文学研究。曾出版《徐志摩传》、《李健吾传》、《韩石山文学评论集》等30余部作品 。新作长篇历史小说《边将》问世后广受好评,入围2018年度中国好书。
音频作者
竹海听涛,本名拜晓斌,书信馆音频创作团队客座嘉宾,酷爱诵读,目前担任vv音乐、全民K歌等平台资深诵读导师,愿通过诵读传播中华传统文化,让世界聆听中国的声音。
音频点评
听涛老师铿锵的声音给我们呈现出韩老不卑不亢、不贬不扬的刚正气度。在文学刊物改革面对外界压倒性的反对时,韩老回复了这封信,与其说是写给杨茂林兄的,不如说是写给所有持有反对观点的人。
听涛老师掷地有声、底气十足,启示我们:文字理当是正义的化身,它不谄媚、不低眉,该是激浊扬清的武器,该是斩首时代蠹虫的利刃。佩服韩老的威凛正义和敢说敢为。个人理解,这不仅是文字和文学刊物应有的立场,更是做人做事应具备的品格。(书信馆音频创作团队主创尤丽梅)编读往来阅听《三十二年前,山西省人民政府群众建议征集处复函》有感
一个热血沸腾、激情澎湃、青春花开的有志青年,为山西的发展规划未来、描绘蓝图,写了八万字的经济学文章。虽然书稿已经丢失,我们无从窥见书中内容,但作者“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热爱家乡,希望家乡奋力追赶,不要跟发达地区落得太远,其情委实感人。
克斌同志的建议得到了省政府相关部门的回信,说明他的信和建议,还是引起了省领导与部门重视的,否则也就听阅不到今天的文章了。至于为什么没有被采纳,八万字的书稿出版社为何不给出版,原因是复杂的,但思想观念的陈旧、保守恐怕也是一个重要原因。是不是有点“人微言轻"之嫌呢?
曾经有一位县里的局科级干部写了一本经济学著作,媒体介绍他时还不忘在他名字前加上“小人物"三个字,真不明白,他们看重的是著作本身,还是作者的身份。但无奈,这就是现实,无论是哪一行,潜规则都是或隐或显地存在的,又能奈何呢?个人在社会面前,实在是微尘一样的力所不逮。
好在克斌弟没有被初次碰壁的挫折压垮、吓倒,反而愈挫愈勇,全身心投入他的《黄河三部曲》的创作,用十年磨一剑的精神创作出版了《雁曲》《河啸》,第三部《龙图》(待出版)。这也正应了那句话“西方不亮,东方亮",曲折的命运有时反而是好事,答案就在作者答记者问中所说的话中,文学是他人生追求的底线,也是他的最高理想。克斌弟有三百万字的著作等身,是不是已经满足了呢?我看不会吧!(史志强)
人物速递
杨茂林 (1938~),山西原平人。中共党员。1959年毕业于山西省范亭中学。历任原平县委通讯组干事,忻州地区文联主席、党组书记,《五台山》杂志社主编、社长。山西省影协第三届副主席,山西作协第四届理事,山西省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等。享受政府特殊津贴。1955年开始发表作品。1982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文学创作一级。著有作品集《茂林文选》,长篇小说《冷月无声》(合作)、《神兵》,电影文学剧本《五台山奇情》,电视剧剧本《康熙遗妃五台山》,理论专著《艺术辩证法漫谈》等。《神兵》获中国作家创作成果报告委员会等单位授予的金奖荣誉,《康熙遗妃五台山》获山西省第九届电视艺术评奖一等奖,《艺术辩证法漫谈》获山西省首届社科优秀成果三等奖,短篇小说《酒醉方醒》获《汾水》优秀短篇小说一等奖、赵树理文学二等奖。

●【特别策划】“书信馆里说幸福”之四:幸福,理性认知的灵魂体验
●【天边鸿影】 “文学书简二题”之一:写作的方向和定位

●【岁月温度】与儿书
●【不吐不快】孩子不自律难管,家长苦恼;书信馆牵线搭桥,名师支招
爱我请给我“在看”

康熙遗妃五台山相关文章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