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利兹克建筑奖(2021年普利兹克奖得主“大爆冷”?12件作品惊艳建筑圈!)

普利兹克建筑奖

///
    Fancy Shanghai     
建筑奖 | 国际 | 普利兹克

△安妮·拉卡顿和让-菲利普·瓦萨尔,图片由Laurent Chalet提供

在普利兹克建筑奖发布之前,可能只有为数不多的人才听过安妮·拉卡顿和让·菲利普·瓦萨尔的名字。

△法国波尔多国立建筑景观设计学院

1973年,他们在法国波尔多国立建筑景观设计学院相识,从此他们便成为了密不可分的伙伴。

△草棚,照片由拉卡顿和瓦萨尔建筑事务所提供

在尼日尔首都尼亚美,拉卡顿和瓦萨尔受到当地人淳朴、勤劳、热情的感染,建造了他们第一个合作项目:采用当地有限的材料“灌木枝”建造了一座草棚,而这件建筑作品也为他们此后所有的建筑理念打下了最重要根基。

1987年,他们选址巴黎,成立了属于他们自己的建筑事务所,通过一系列新建筑和改造项目的设计,展现出他们与众不同的设计理念和与常人不同的胆识。
△视频
值得一提的是,他们从“草棚”中获得灵感,大量选用经济型和生态材料,优先考虑空间的丰裕性和使用的自由度,体现了他们对社会正义和可持续性的倡导。

△向左滑动查看更多(照片由Philippe Ruault提供)

在提交的12件优秀建筑作品里,能够清晰的看到贯穿于整个作品集内的同一条戒律:“永不拆毁”。

△照片由Philippe Ruault提供
他们拒绝承接涉及拆除社会住宅的城市规划项目,而是着重于从内而外的设计,优先考虑建筑物居住者的福祉以及他们对更大空间的一致渴望。

△ 2021年普利兹克建筑奖评审委员会成员
2021年的评审辞中这样写道:“他们不仅定义了一种更新现代主义遗产的建筑方法,而且还对建筑专业这一 定义本身提出了调整。他们的建筑作品对我们这个时代的气候和生态紧急状况以及社会窘困做出了回应,尤其在城市住房领域,并由此重新点燃了现代主义建筑师改善大众生活的希望和梦想。他们成就如斯,是因为有着对构成建筑的空间和材料的强大感知,其信念如其形式般刚毅,其审美如其伦理般明澈。”

△照片由Philippe Ruault提供
外观形似“温室大棚”的拉达匹住宅,是他们对温室技术的首次应用。

△照片由Philippe Ruault提供
为了在有限的预算内给予委托人的孩子们更多的游玩空间,在房屋背面采用可伸缩透明聚碳酸酯板,并把住宅空间延续至室外,也让自然光线和新鲜空气充满整个住宅,给予了更多的生活可能性。

费雷角之家把设计师对于生态环境的尊重体现到淋漓精致。

△照片由拉卡顿和瓦萨尔建筑事务所提供

为了保留场地内的46颗松树,他们不断构思,重新审视,最后选择由12根微型桩架起整栋住宅,并且在住宅内部规划多个树木未来生长所需空间。

△照片由拉卡顿和瓦萨尔建筑事务所提供

当树木与建筑相融合,这样的原生态起居体验定是前所未有,非常值得入住体验。

△照片由Philippe Ruault提供

谁能想到这栋私人住宅的前身是一间毫无自然采光的厂房改建而成?设计师们选用透明的聚碳酸酯板作为屋顶,让整栋房子都能被阳光洒满。

△照片由Philippe Ruault提供

在内部布局设计上选用便推拉的宽大落地窗与移门,增加了整体的空间感的同时,也让外部空间融于整体室内空间,造就了极佳的视野。

△照片由Philippe Ruault提供

对于空间利用,他们总能带给我们无穷的惊喜。南特国立高等建筑学院的每一处都被运用到极致。

△照片由Philippe Ruault提供

他们考虑到学生群体数量的增长和不断变化的教学需求,把多个可变因素融入进这座大型三层建筑内。他们采用混凝土和钢制框架,以聚碳酸酯墙和推拉门作为主要建材,把内部空间分割成多个无特定功能的共享空间。

△照片由Philippe Ruault提供

除了基础的室内空间外,还有被设计到极致的室外空间。连方便通行的坡道,也能变身为学习聚会场所。因此原本仅15150㎡的空间被增加了4430㎡的室内空间和5305㎡室外空间。即便是如此繁复的设计,他们仍然维持了原本的预算。

△照片由Philippe Ruault提供

入夜后的南特国立高等建筑学院更是美不胜收,值得前去一看!

△照片由Philippe Ruault提供

除了私人住宅的设计,他们也将目光投放至了多层住宅。这栋由3层建筑构成,囊括53套公寓,专为低收入人群开发的项目就是他们的另一项杰作。

△照片由Philippe Ruault提供
一楼户型设有私人花园,二、三楼则设有阳台或冬季花园,把自然风光尽可能的融入每一间公寓内。也采用了大量的透明、方便开合的聚碳酸酯版和隔热帘,营造出充满阳光的舒适生活体验。

△外观/改造前(1959年)

普雷特大楼由于历史悠久,需要一次大修升级。政府曾计划拆除重建,而拉卡顿和瓦萨尔则秉持一贯戒律,选择拒绝。

△照片由Philippe Ruault提供

大楼在保留原有“骨架”的同时,增加了室内面积,采用后外挂可自承重的新立面,使整座建筑物的外轮廓向外扩展,增添了露台部分,也拉长了客厅的空间。即便身处房间内,也能把周边城市美景一览无余。

△照片由Philippe Ruault提供

最值得夸赞的是,他们在改造施工的同时,无需任何一户居民搬离,并维持了原本的租金价格。他们的设计理念和出现增添了对社区设置的无限可能。

△照片由Philippe Ruault提供

与普雷特大厦相差无几的处境,但涉及空间更大,足足包含530套公寓。他们采取类似的设计方法和措施,通过移除外立面并向外扩展以规划出新空间,用以建成花园或阳光露台。

△照片由Philippe Ruault提供

建成后,部分单元的面积几近翻倍,完全颠覆了社会住宅一贯的审美观,带来了引人注目的视觉效果,堪称重塑。

△照片由Philippe Ruault提供
不仅没有任何原有居民因此需要离开公寓,而且其成本只有拆除完全重建的三分之一。

△照片由Philippe Ruault提供

2002年,拉卡顿和瓦萨尔首次尝试对内部空间进行修复,历经10年,终于完成。

△照片由Philippe Ruault提供

博物馆以“参观者可自行创制的博物馆”为设计灵感,摆脱、颠覆了传统的艺术博物馆的空间规划,创造了大量的未完成空间。

△照片由Philippe Ruault提供

博物馆室内空间增加了足足20000㎡,其中包含一部分新建的地下空间。策划人可以在空间里创作自由流动的展览,给每位参观者带来前所未有的沉浸式参展体验。

△照片由Philippe Ruault提供

即便过去多年,在这座公寓的改建上他们依然秉持初心,在外观上便能窥出一二。建筑包括98套学生公寓、30套住宅、1个辅助生活设施和3个商业空间。

△照片由Philippe Ruault提供
他们依旧为每一户规划阳台或花园,部分居民们还能共享一层的户外花园空间。在室内规划时,他们还尽可能的满足所有居民的生活习惯,为他们提供便利,并实现了节约资源、能耗的目标。

△照片由Philippe Ruault提供

他们参与改建这座战后造船工厂时灵感迸发,选择1:1复刻另一个“造船工厂”,并在新旧建筑之间的空隙里设置通道,以便穿梭。

△照片由Philippe Ruault提供

在整体的选材、用料上依旧秉持自己的原则,并让整个视野更为舒适、宽阔。

△照片由Philippe Ruault提供

新建的部分包含画廊、办公室以及能够保存当代艺术藏品的仓储空间,可以分开使用也可共同发挥功能。

△照片由Philippe Ruault提供

多功能剧场是阿拉斯欧洲公园内更新项目中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作为一个含有多项功能的市政大厅,这里需要承载多种不同类型的活动。

△照片由Philippe Ruault提供
拉卡顿和瓦萨尔选择了擅长的推拉门设计,并设计出可变化重组的座椅、可收缩的立面以及将户外空间更大的扩展,构成一个更为百变的灵活布局,能够轻松应对多种需求。

△照片由Philippe Ruault提供

这栋综合楼包含101套住宅、250间办公室和底层的商业空间,这样的组合为居住者提供了便捷的生活设施。

△照片由Philippe Ruault提供

建筑师们也为他们配上了自身标志性的冬季花园和阳光露台,而开放式落地窗和节能隔热帘也能提供最佳的舒适度。

△照片由Philippe Ruault提供

此外,建筑师们还特别选用5层作为可转变空间,能够轻松在住宅和服务空间内自由转换。

安妮·拉卡顿和让·菲利普·瓦萨尔的每一个作品都散发着与众不同的光芒,让舒适的生活更环保、更节能!我们也期待,未来能在魔都欣赏到他们的设计作品~

责编 | 随意菌撰文丨Hana设计丨可乐加冰*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本文由Fancy上海推广
未经许可,不得在任何平台转载

普利兹克建筑奖相关文章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