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慈欣乡村教师(《乡村教师》(上)—刘慈欣)

刘慈欣乡村教师

乡村教师(上) 来自艾谁谁FM 00:00 46:10
《乡村教师》(上)——刘慈欣

庄子云:“天地一指,万物一马”,以小见大比喻世间万物。

这部《乡村教师》,即着眼于普通小人物,投射出定夺文明存亡的大事件,以此通过戏剧性的转折,和柔软浪漫的描写,带给读者震撼人心的力量。

一位贫病交加的乡村教师,成为人类文明的捍卫者;
一群濒临失学的农村娃娃,偶然间拯救了地球命运;
一颗宇宙中毫不起眼的淡蓝星球,竟孕育出令大神文明尊重的文明。

很多人心中,《乡村教师》是刘慈欣最出色的作品之一:
有人说,这是一则反对读书无用论的寓言;
也有人说,这是一首对乡村教师的颂歌。

我们常说,教师是一个伟大的职业。但是,我们见到的教师太多太多,大多教师也一直周而复始地做着我们习以为常的教书育人工作,所以我们经常会忘记教师的伟大。刘慈欣将一个普通乡村教师的故事,放置在宇宙这个宏大的背景之下讲述,放在一个特定的科幻故事中去讲述,一下就让乡村教师的故事变得震撼起来,让我们除了对教育工作者产生敬佩之情,也开始对教师这个职业和教育本身进行思考。而教育的最终目的是脱离愚昧和无知,这一点也让我深思偏远落后地区的各种现实问题。

刘慈欣的短篇科幻小说《乡村教师》于2001年1月发表在《科幻世界》,并在当年获得中国科幻银河奖。

大刘自述说:“这篇小说同我以前的作品相比有一些变化,主要是不那么‘硬’了,重点放在营造意境上。不要被开头所迷惑,它不是你想象的那种东西。我不敢说它的水准高到哪里去,但从中你将看到中国科幻史上最离奇最不可思议的意境。”

很多人看开头可能会打瞌睡,觉着有种看那个时代文学作品的感觉,甚至有种看鲁迅文字的感觉,这篇《乡村教师》有一种大刘独特的科幻风格:本土化背景或者元素。在描述到乡村或者底层老百姓的时候,总是能看得出大刘对这个群体的深切关照。这份关照更多的哀其不幸,怒其不争。这一点在文中借教师的视角表达出来。

记得《三体》中,伊文思孤身一人在西北的村庄种树为褐燕迁徙至此有一个栖息地;叶文洁为科研基地选址到访最后认为“穷山恶水出刁民”,于是放弃此地;再到最后叶文洁收到信件来找伊文思的时候目睹村民砍树的场面以及与村干部的对话。这三个场面与《乡村教师》中教师目睹村民们做的事情是何其相似?

最近几年国漫的崛起,比如之前的《大圣归来》《大鱼海棠》直到最近的《哪吒》都是重点在本土文化上发力,比如《哪吒》的发力点的内核就是:中国社会伦理结构。也是我看到很多人发朋友圈的那句话:我命由我不由天。还有电影《流浪地球》那里面中国元素也非常多。

许多科幻作家一味的模仿西方科幻的路子,却忽略了对自己本土文化的关照,这一份缺失使得自己的科幻作品毫无特色和辨识度。

但凡在国际上能获奖的作品,无论是文学还是电影,越具备一个民族特有的文化特征的作品越容易在世界舞台上保持辨识度并脱颖而出。

工业革命、现代科学、科幻作品均源于西方,在我们已经习惯了好莱坞科幻大片的狂轰滥炸的同时,要接受本土化的科幻作品并不容易,这一点从对《流浪地球》的态度就能看出。

尽管如此,大刘走出了一条中国科幻自己的道路。大刘将看似有些土气的本土化元素同现代科幻结合在了一起,无论是《三体》里对文革、红岸基地、中国人传统观念等等的描写,还是《乡村教师》里对落后的中国农村教育现状的描写,都融合得恰到好处,并无违和感。

小说的第二个特点,也同样是刘慈欣作品的一贯风格:科幻部分描写的磅礴大气,波澜壮阔。无论《流浪地球》也好,《三体》也罢,大刘的想象力总是非常让人吃惊,《三体》书中的新人类地下建筑的构思新奇却不失为未来的合理构想和预测,人类的纳米太空电梯直通太空城,那里不仅有战舰停泊的基地,还有各式各样的的巨舰与人类太空城等等。

而在《三体》的宇宙中,虽然没有虫洞和星际跃迁,恒星蛙跳等高速航行的手段,可大刘依旧让空间尺度动辄“银河系的一个悬臂,包含上千上万颗恒星”,时间尺度随随便便就是几百光年,几千年。给的就是读者更广阔的想象力,让大家感受时间的神奇。如果小说里的设定是动不动就是一瞬间穿越到几十光年外,这也太“带劲”了…….

在这篇《乡村教师》,大刘更是营造了一种近乎极端的对比,这也是他的一种风格:史诗级的星际战争对比西北穷乡僻壤中一名乡村教师和几个小孩子;高度发达的碳基硅基宇宙文明和愚昧落后的中国西部偏远农村文化。

这两条看似毫无关联的两条线却神奇地交汇在了一起,而现实的是,刚刚会背牛顿三定律而不知道其意思的小孩子,几个卑微到尘土里的农村孩子却拯救了地球文明。

虽然小人物成为大英雄这样的设定在很多科幻文学和电影中屡见不鲜,但大刘在此处更多表达的是对教师的崇高人格以及职业操守的敬意,文中在对教师如何敬业以至于生命的最后都有着不惜笔墨的细节描写,甚至不惜用整个宇宙的宏伟来衬托教师个体精神的伟大。

作品离奇的情节设置,高度戏剧化的冲突,都带给读者以心灵上的震撼。《乡村教师》的第三个特点是具有相当独特的内核:作者称之为“营造意境”,这是一种致敬,对教师,特别是孤独坚守的乡村教师这个职业的崇高致敬。

科幻小说的雏形大多是对未来科技的畅想和预言,但很快就不再满足与此,而是加入了更多创作者的野心和文学使命,在科幻的外壳现科技和文明的发展对人类社会的影响,也就是我之前说的,好的科幻文学作品,绝对不是一味的构建天马行空的奇思妙想。而是看作者如何在自己设定的宏大的宇宙观里探讨人性,社会制度,社会未来的发展和预测文明的走向等。

读科幻小说时我们经常会被作者营造出来的宏大格局所征服所震感,但读到最后才发现,那些只是作者表达思想的“工具”,真正征服我们的是宝贵的精神内核。这也就是我为什么一直在跟大家强调读科幻尤其是大刘的科幻,你得懂历史,得具备历史观,不然读不出滋味。

而大刘虽然是在很宏大的宇宙观下照见人类的渺小。可这份渺小更显得“微不足道”想象一下,你正在高楼大厦里享受着美食与音乐,而偏远地球的一个小村庄里的几个农村孩子因为刚背会的牛顿三定律拯救了地球。此时的你对此毫不知情。更搞笑的是,这几个孩子其实也毫不知情,不同于美式科幻电影里小孩子拯救地球,在《乡村教师》里的孩子根本就没有受碳基联邦的测试,受测试的只是碳基联邦用高科技在电脑数据里的数据复制品。这就是大刘风格的作品。

最后一点,这篇小说受鲁迅作品影响明显,故事的双线结构明显有致敬鲁迅小说《药》的痕迹。主人公的清醒操守与村民的愚昧麻木之间的冲突,在此类作品中是经常见到的。

小说中也提及了鲁迅全集和《狂人日记》,并引用了鲁迅著名的《呐喊》自序中关于铁屋的文字。主人公乡村教师之于麻木的村民正如革命者夏瑜之于愚昧的看客的关系一般。

因此,也正如作者说的那样:“这篇小说同我以前的作品相比有一些变化,主要是不那么‘硬’了”。正是这种“软”使得《乡村教师》在科幻的外衣下具有了更多的人文关怀,尽管篇幅不长,却张力十足,足以让读者在最后结尾处陷入深思。而更现实的意义是:呼吁人们关注于农村教育和乡村教师生存的现状,2001年作者创作小说的背景确实如此,时至今日,这些问题依旧存在,农村小孩的教育及留守儿童和老人生活上的各种问题,是需要我们关注的。

文中老师那样甘愿在那为那些孩子无私奉献的人,值得我们每一个人尊敬和赞美,虽然困难重重,可他们依旧在那坚守,如老师自己说的:现代科学和文明的火光在这偏远山村愚昧和迷信的高压环境下是极难发光的。

在书中,大刘通过碳基联邦统帅和上尉之间的一段对话,对教育事业本身意义进行了深入的思考与诠释,通过外星人的对话表达对教师的尊重也让我们换个角度去看教师和教育。

“他们没有记忆遗传,所有记忆都是后天取得的。“你是想告诉我们,一种没有记忆遗传,相互间用声波进行信息交流,并且是以令人难以置信的每秒1至10比特的速率进行交流的物种,能创造出5B级文明!”

“他们有一种个体,有一定数量,分布于这个种群的各个角落,这类个体充当两代生命体之间知识传递的媒介。”

“他们叫教师。

科幻小说中,外星人可以通过遗传直接将记忆、知识、文明一代代传下去。而我们人类,显然是不具备这种机制的。我们知识和文明的传递、积累,依靠一种职业——教师。往大里说,教师确实是知识传递的媒介、文明延续的功臣。往小里说,我们每个人因为接受教育和学习才拥有发展的无限可能。

尤其对于农村的孩子来说,接受教育更是他们改变命运的唯一途径。我们虽然不是教师,但是却能顿时感到他们肩上的责任以及他们所做的工作对于一个国家具有什么样的意义。

我想这应该也是刘慈欣创作这篇具有强烈现实主义色彩的科幻小说的重要目的。也是我作为读者能感受到大刘对教育工作者以及留守儿童的关照。

(文中图片来自网络,若侵联系删除)
感谢您的慷慨,让我有了坚持下去的动力
 

刘慈欣乡村教师相关文章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