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普拉托(意大利普拉托的圣母腰带)

意大利普拉托

在意大利佛罗伦萨以北约10公里的普拉托(Prato),除了当地的纺织业、杏仁饼和现代艺术博物馆值得称赞外,该城还有更多的东西让市民们引以为傲。罗马天主教会在此地存有一件珍贵的圣物,每年在特定的节日时,这里都会举行一场意大利最不寻常的宗教礼仪,借此机会将圣物公开展出供人敬礼。礼仪的举办地点位于普拉托大教堂(Prato Cathedral),该教堂被奉献于圣斯德望殉道,即第一位为主殉道者;
前往普拉托大教堂的朝圣者将在每年特定日期里得见“圣母腰带”(Virgin’s belt)。

圣母腰带被放置在普拉托大教堂内的祭台上供奉;

圣母腰带的圣传故事可能起源于东方教会,并在14世纪传播到意大利地区。按《圣经》记载,多默宗徒不轻易相信任何事情,总有多疑的特点。最著名的记载是若望福音20:24-29,在这一章里,多默因错过了耶稣复活以后在其他宗徒面前的显现,因此他说他不相信耶稣回来了,除非他亲眼所见才相信。【十二人中的一个,号称狄狄摩的多默,当耶稣来时,却没有和他们在一起。别的门徒向他说:「我们看见了主。」但他对他们说:「我除非看见他手上的钉孔,用我的指头,探入钉孔;用我的手,探入他的肋膀,我决不信」;八天以后,耶稣的门徒又在屋里,多默也和他们在一起。门户关着,耶稣来了,站在中间说:「愿你们平安!」然后对多默说:「把你的指头伸到这里来,看看我的手罢!并伸过你的手来,探入我的肋膀,不要作无信的人,但要作个有信德的人。」多默回答说:「我主!我天主!」】(若20:24-29)

方济各.格兰纳奇(Francesco Granacci)作品《圣母升天》。展示了圣母将腰带赠予多默宗徒的圣传故事;

在圣母腰带的圣传中,多默宗徒再一次错过了重要时刻:圣母安眠。在此之前,多默宗徒被派往印度传教,圣母安息的时候他还在从印度返回的路上。圣母玛利亚喜爱耶稣的宗徒们如亲生子一般,因此也意识到多默的“对万事总持怀疑态度”的性格特点,为了给他一个物质的证明,圣母肉身和灵魂同登天国的时刻,将腰带解下扔给了多默。(在其他版本中,多默被奇迹般地从印度转瞬之间运到了以色列橄榄山,在圣母升天的时候,她把腰带扔给了多默。)

若望.阿戈斯蒂诺.达.洛迪(Giovanni Agostino da Lodi)油画作品《圣母升天》;你能找到多默宗徒在哪里吗?

相关的圣传故事也被收录于《黄金传奇》(Golden Legend)中,该书提到多默错过了圣母升天,后来收到了圣母的腰带;在现存的英国中世纪神秘剧(medieval mystery plays)中,它被收录在约克神秘剧(York Mystery Cycle)内。腰带是贞洁的象征,例如圣托马斯.阿奎那(Saint Thomas Aquinas)在受到性欲诱惑后,曾被天使赐予腰带。
东正教的圣传与天主教有些差别。「据称,圣母玛利亚安息时除了多默以外,众宗徒都侍奉在她周围。当圣母安息后,众宗徒将其遗体包裹后放入棺椁中。他们并未亲眼看到圣母的肉身与灵魂升天,但听到天军唱着圣咏歌颂圣母整整三天。等宗徒们再次开棺时,发现圣母的遗体已经消失了。
不过,多默宗徒是幸运的,因为他迟到了,等赶回到耶路撒冷时,圣神唯独让多默看到了圣母升天的一幕,他看到圣母正被天使簇拥着升上天空。多默尽管看到这情景但仍然很疑惑,便求圣母给他一个记号,以纪念她的升天。于是,天军和圣母竟然停留在半空,圣母便把自己的腰带送给多默。多默把这腰带拿给耶稣的众宗徒看,告知他们圣母确实升天之事。」

当多默再次踏上传教旅途之前,他将圣母腰带托付给一位东部教会司祭保存。从那时起,由于触摸甚至看到了这条腰带,奇迹就会发生。
第一次十字军东征(1096-1099)之后,一位来自意大利普拉托的商人米开朗.达戈马里(Michele Dagomari)爱上了耶路撒冷的一位当地女孩,并和她结了婚。作为嫁妆的一部分,女孩的母亲将世代相传的圣母腰带送给达戈马里。当他在1141年回到家乡时,他没有告诉任何人这件事,并将其放在了箱子里。为了更好地保护它,达戈马里决定每晚都睡在箱子上面。

普拉托大教堂壁画。描述了商人达戈马里临终前将圣母腰带交给教长,阿格诺.加迪(Agnolo Gaddi)绘制,公元1392-95年;

公元1173年,米开朗.达戈马里(Michele Dagomari)临终时透露了他存有一件神圣的圣物,并将此圣髑交给了地方行政官和教务长。次年,圣母腰带以庄重的游行方式被迁供到圣斯德望大教堂,并被安置在祭台上。此事件之后,当地开始了一系列教堂的改建和扩建(最终成为了现今的普拉托大教堂),很快这里就成为著名朝圣地,尤其是那些希望怀孕的妇女常来此处祈求圣母的代祷。普拉托朝圣地不仅代表了普拉托市民的宗教热情,也代表了其公民的自豪感。

存于普拉托的圣母腰带,拉丁文名为Sacra Cintola(神圣腰带),总长87厘米,由山羊毛制成,染成绿色,用金线刺绣而成。是童贞圣母的二等圣髑;

公元1312年7月28日,来自意大利皮斯托亚(Pistoia)的若望.兰德拓神父(Giovanni di ser Landetto),人们也称他为Musciattino,试图在夜色中将圣母腰带偷走,并打算将其带回他的家乡。但是当他离开普拉托的时候,他迷失在周围乡村的迷雾中,他根本没意识到自己绕了一大圈又回到了起点。他以为自己回到了皮斯托亚,就在“城门”(其实是普拉托教堂的大门)前喊道:“开门啊,皮斯托亚!我拥有圣母的腰带!”
根据现今保存在市政档案中的历史文件显示,该小偷当晚就被抓获,在对其进行了短暂的审问后,就被判处砍掉右手。他被绑在驴尾上拖到了比森齐奥河床边(Bisenzio)执行火刑,骨灰则被扔到河里。而小偷的断手,则被愤怒的群众扔向普拉托大教堂的墙壁上,至今墙上还留有小偷的手掌痕迹;这种可怕的惩罚之所以被实施,是因为人们认为偷窃是一种政治罪行,与其说是“违背天主和圣母玛利亚的意愿”,不如说是“违背了公共利益,损害了社会和人民的基本权益”;

2018年,普拉托教区主教佛朗哥.阿戈斯汀尼(Franco Agostinelli)主持亲吻腰带礼仪;

公元1386年,为了避免腰带再次失窃,普拉托大教堂为腰带圣髑加盖了一座附属小堂,并将腰带装入圣髑盒,在其外加锁放入在纯银匣子内,这个银匣又被放入祭台内部,因此信众很难再看到腰带。

圣母腰带从圣髑匣中取出后的全貌,包括一根腰带和一个锈金线的残片;

事实上,早在1386年之前,朝圣者已经被规定,只准许在特定日期才可以看见腰带,例如:公元1279年,为了满足朝圣者的期待,《普拉托市法令》(statuto del Comune di Prato)规定,在每年耶稣复活瞻礼和圣母诞辰瞻礼腰带可以被展出。因该圣物异常珍贵,它不仅被教会所保护,还被普拉托市政府监督。为了保证圣物不会丢失,圣髑匣上的三把钥匙被天主教会和市政府共同保存,如有任何一方不同意开锁,该圣髑匣都不能被取出并公开展览。

到目前为止,普拉托大教堂在每年有5次公开展示,分别是:耶稣圣诞瞻礼、耶稣复活瞻礼、圣母升天瞻礼、圣母月首日(5月1日)、圣母诞辰瞻礼。每次展示,圣髑匣共被抬起3次(在教堂的3个不同位置),展示位置、展示时间,以及展示时应有几位圣髑看护人在场均有法规约束。最后,圣物会被送回小祭台前,朝圣者们被邀请排队亲吻圣髑匣。
几个世纪以来,在梵蒂冈的批准下,许多朝圣者参观了普拉托的朝圣地,比如圣方济各.亚西西(Saint Francis of Assisi)、玛丽亚·德·美第奇(Maria de’ Medici)和几位教宗,包括教宗若望·保罗二世(John Paul II)、本笃十六世和现任教宗方济各。

意大利普拉托相关文章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