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的蕾丝边(我是一名蕾丝边应召女郎)

你是我的蕾丝边

詹丽莎·普林吉尔斯(Djanlissa Pringels)

丢掉在疗养院的兼职工作时,我还在上大学。当时我就告诉自己,不管我的下一份工作是什么,它一定要有弹性,而且要能在短时间让我赚很多钱。这就是为什么我当起了台T。之前我就在阿姆斯特丹当过脱衣舞娘,所以我对这一行并不陌生,而且我一直对和这个行业相关的世界很感兴趣。
身为一名同性恋,我希望我的服务对象仅限女性,但是在当时,我都不知道有没有这种只提供女同性恋性服务的中介存在。我倒不介意给普通的中介打工,但我有自知之明 —— 我对男性没有吸引力,我也从来没和男人上过床,所以让他们花冤枉钱来上我,总觉得心里过意不去,而且我很肯定我自己也不会觉得好受。
要在荷兰找一家专门提供女同性恋性服务的中介并不容易,最终我找到了这家 The Naughty Woman,这是一家由两个女同性恋共同创办的公司。坐在她们的办公室里面试时,我们谈到了我对性行业的一些看法,以及如何保护我和客人的底线,她们还问我知不知道假阳具怎么用。没等我反应过来,我已经被录用了。
我的第一个客人是一位来阿姆斯特丹出差的女士。起初我紧张得要死,结果我发现对方很害羞,于是我很快转换角色,帮助她放松。我们在一起共渡了一个小时,但就是这一个小时的时间,让我意识到我有多么喜欢这份新工作。
到现在为止,我已经当了一年多的台T。我的客人有着五花八门的性取向,我接过女同性恋,也接过双性恋,还接过直女。这些直女一直幻想能找个女人来一次,但她们又很胆小,不敢进同性恋酒吧。
这些直女客人让我印象最深的一点,就是她们深受女同色情片的荼毒。但在我看来,这些色情片和真正的女同性爱根本不是一回事。比如,从来没有过同性性经历的直女总是想要一次性把所有的玩法都试一遍,上一秒中她们恨不得把你吃掉,下一秒钟她们又穿上了假阳具。
关于女同性爱最常见的误解,就是性爱过程中的主要活动是 “剪刀脚”,但事实并非如此。女同性爱的模式通常和异性恋性爱很不一样,通常女同性爱的节奏更慢,从按摩和亲吻开始,然后再慢慢脱衣服。最重要的是,在这个过程中没有什么是强制性的。如果你中途心生退意,那也没问题。作为一个性工作者,我很快意识到交流的重要性。不管是在做爱之前还是做爱期间,交流都很重要。我希望我的客人能感到安心、自在。这也正是性工作吸引我的地方 —— 你可以帮助他人发现一种新型的亲密形式。
有些客人来找我是为了摸清自己的性取向,有些则是因为她们对自慰或者自己的身体抱有疑问。如果你对自己的性取向也有疑问,我建议你先找一个台T试一试,因为她们会给你足够的时间和空间,让你摸清楚自己究竟喜欢什么。有些客人在接受服务后告诉我,她们需要进一步探索自己的性取向。
有意思的是,我的一些客人没有任何性经验,她们只是想和某人正式上床之前练习一下。我接过的年纪最小的客人早就知道自己是同性恋,但她依然是个处女,因为她不知道要怎么做。我接过的年纪最大的客人也有类似的问题。她一直到89岁才出柜,所以她来找我,因为她想知道和女人做爱到底是什么感觉。
还有一个客人我永远都忘不了。她曾经被强奸过,在向我倾诉她的惨痛经历后,我们开始温柔地抚摸彼此的身体。我想要给她安全感,让她知道如果有什么事情她不想做,她可以不做。起初我发现她有点不知所措,经过我的一番开导,她开始回答我的问题,就是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一起发现了她喜欢和不喜欢的东西。在我们共处的这段时间里,我可以明显看到她逐渐敞开自我,让我们都获得一段美妙的体验。
能在一个人的生命中留下如此特别的回忆,对我来说是一种无上的荣耀。你可能无法想象,但这短短几个小时为我们都留下了难忘的回忆,因为人很容易在性爱的过程中展现自己的真情实感。这是一种非常强烈的体验。
我也从那些为男性提供服务的性工作者口中听说过她们的客人的故事,和他们比起来,我的女性顾客对外貌并没有太多的要求。通常她们在网站上看看我们的自我介绍,就直接联系我。但是如果他们有需要的话,也可以要求我们发照片,或者对我们的穿着打扮提出特定要求,比如涂红色口红,或者穿黑色蕾丝内衣之类的。
我喜欢我的工作,喜欢这种亲密感,但是我还是要忍受各种挥之不去的偏见。我的亲朋好友都知道我从事什么工作,他们对此完全没意见。但是有时我还是会碰上一些不解风情的熟人,喜欢用各种恶心人的问题对我进行狂轰滥炸。作为一个女同性恋,我早就习惯了这种过度关心。但是我不只是一个同性恋,还是一个性工作者,所以他们在我面前总是肆无忌惮,想当然地认为她们想打听什么都可以,比如如何让女性获得高潮,会不会用情趣玩具,时薪多少等等。
当然我也不能全怪他们。对于这个社会来说,女性情欲依然是一个很可怕的问题。我一点都不奇怪为什么那么多女性不敢去红灯区寻找性服务,因为她们经常会碰到各种男性,询问她们能不能拍摄或者观看她们做爱。不幸的是,有些人依然把女同性恋性爱视作一种猎奇或者怪癖。我们应该努力去除这项污名,但也不能让女同性爱丧失那份刺激感。
我在这一行的艺名叫 Velvet,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想把私下里的我和 Velevt 区分开来。但是我越想越发现这两个截然不同的角色已经融为一体。以前我会因此感到困扰,担心会不会把真实的自己过度展现给我的客人。但是现在,我已经意识到我没必要把这两个世界分得一清二楚。我就是我,Velvet 也是我的一部分。
//翻译:伽叶
//编辑:赵四

你是我的蕾丝边相关文章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