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知识经济(知识经济遇到了什么问题,以及和 3·15 有什么关系?)

什么是知识经济
 ̄ ̄ ̄ ̄
3·15负责打假,“假知识”会是我们的盲区吗?

 ̄ ̄ ̄ ̄
2017年3月7日,豆瓣上线了“豆瓣时间”,豆瓣给出的介绍是:

豆瓣时间是豆瓣推出的内容付费产品。我们甄选用户最渴念的内容领域,邀请学界名家、青年新秀、行业达人,推出精心制作的付费专栏。

诗人北岛领衔推出了第一个付费专栏,名字叫“醒来——北岛和朋友们的诗歌课”。在这个付费专栏里面,计划有 17 位诗人讲解 51 首诗。通过豆瓣时间,豆瓣交出了自己在知识经济浪潮中的答卷。

在中国的互联网企业当中,豆瓣的关键词是“慢半拍”。很多人认为,豆瓣在商业节奏把握上略显迟钝,甚至错失了不少机会。这一判断似乎再次得到印证,在去年大热的知识经济概念下,有包括分答、知乎live、得到等大量的为知识付费的产品形态涌现(以下全部用知识产品代称),这些形态被大量的扩散模仿,豆瓣却一直没有动作。

同样没有动作的还有微信,虽然微信公众号本身汇集了大量优质的内容和作者,具有天然优势。直到前段时间,坊间传闻微信公众号的付费订阅功能即将开启。如果两个赛场上反应最迟钝的人都开始转换赛道,那说明新的比赛马上就要开始了。内容付费模块似乎要成为互联网新的“基础设施”。

在这一个大规模的内容付费浪潮中,负面的声音也一直存在,欺骗用户、内容与宣传不符种种乱象都持续产生,甚至有人把这些收费行为比作收“智商税。

这一轮知识经济的本质是什么,遇到了什么问题,又该如何解决?带着这些问题,我们决定梳理知识经济背后的供需逻辑,分析知识经济发展所遇到的问题。

 ̄ ̄ ̄ ̄
新经济,新需求

15世纪,德国人约翰内斯·古腾堡发明了印刷术。印刷术的诞生之后,一时间书籍迅速得以普及。以致于在当时,印刷量最大的圣经被叫做古腾堡圣经。但是让人意想不到的是,磨镜业同时迎来了迅猛发展,人们对眼镜的需求突然变得非常强烈。这其中的原因在于由于书籍的价格降低,很多人有消费书籍的能力了,当拿到书之后,第一次发现自己已经近视了,于是对于眼镜的需求大增。

有的时候不得不叹服那些善于创造需求的人,正是他们的努力,搭建了一些本毫不相关的因果关系。要知道,在后来的欧洲,单片眼镜最后成为了有品位的象征。

《纽约客》杂志的第一期封面,图中人物手上拿的就是单片眼镜

每一次新经济浪潮的背后都是新需求的涌现。那这一轮知识经济背后的需求是什么呢?

研究了大量的知识经济特有的广告、营销话语体系后,我们发现可以总结为两个关键字:“成长”、“焦虑”。

“成长”说的是通过购买这些知识产品(比如线上的讲座、付费的专栏、电子书等等),那么你就会成长,整个人会得到提升。逻辑上这是从正向来说,也就是购买了这些产品会获得什么。

“焦虑”则是反过来,说的是你一旦不购买这些知识产品,你就会焦虑。你每天晚上很晚还在刷朋友圈/微博/知乎,就是证明,而焦虑的原因就在于没有足够有价值的信息摄入。这是从反向来说,也就是不购买这些产品你会失去什么。

这里的逻辑似乎有些问题。为什么大家都要投入额外的时间去学习呢,同样的时间大家一起去娱乐不是也很好吗?

实际上,你不是第一个发现不合理地方的人,经济学家萨缪尔森就提出过一个叫做合成谬误的概念,说的就是一个决策对个体来说好像是正确的,但是放到宏观的视角却是错的。

举个例子,高考大家本来只需要保证课堂学习时间就够了,突然有同学打破现状通过报培训班或者熬夜来增加学习时间,这对这个同学来说是增加竞争力的行为,但是当所有的同学都选择报培训班或者熬夜来增加学习时间,整体的竞争激烈程度没有减少,但是每一个人付出的代价却增加了。

不幸的是,人类就是充满谬误的存在。所以知识经济也不例外,更大范围地学习知识的需求就像 15 世纪的眼镜一样被培养起来。

 ̄ ̄ ̄ ̄
知识产品演变路径

为什么我们一直强调“这一轮”知识经济呢,因为解决知识需求的方式长期存在。我们都知道,教师这一职业长期存在,对知识的渴求也一直存在。

如果我们仔细梳理一下,传授知识的工具大概分为两种形式,一种是以文字为主的书籍形式,另一种是以声音为代表的听授形式。简单说,获取知识的方式无外乎看书和听课。这就得出了我们的第一个维度,要获取知识不是看书就是听课。

如果我们再加上历史的维度考量进去,就会发现随着历史的发展,技术在不断发展,搭载信息的媒介也在不断发展。从印刷术的诞生到计算机的诞生,再到智能手机的诞生,信息的媒介也从纸张变成了电脑,再变成了手机,那么我们就得到了第二个维度。

从纸张到电脑克服了空间上的限制,每个人都可以触及海量的资源。从电脑到收集则高校的利用了时间,碎片化的时间都可以用来学习。通过知识来变现的形式一直存在,并且隐含着某些规律。现阶段的专栏是碎片化了的出版,曾经需要经过出版成书的内容在某一个主题下通过碎片化的形式呈现。线上讲座则是碎片化的听课,可以随时随地进入课堂学习场景。

建立在上面说到的两个维度,我们构建出知识产品的演变路径

从图中我们发现,知识产品从现实越来越抽离出来走向虚拟,这意味着对消费者的认识成本在增加,交易成本逐渐增加,越来越难以判断产品的好坏。消费者天然地对实物有更强的辨别能力,对越虚拟的东西缺失辨别能力。

 ̄ ̄ ̄ ̄
问题在哪

就在上面说的供求关系下,按照交易的不同阶段,我们发现了下面几个问题:

1.达成交易阶段:欺诈
在达成交易阶段,最大的问题是欺诈。所谓欺诈就是通过虚假的一些说法,让潜在消费者产生了错误认识,并因为这样的错误认识购买了产品/服务。具体到知识经济当中,就是指卖方利用信息不对称对自己的经历/能力/履历等造假,通过消费者对讲授人的错误认识来达成交易。

非常有讽刺意味的是,知识产品本身是希望通过传授经验技能或者知识来打破信息不对称,缩小信息鸿沟,但是实际上作为消费者很难分辨真伪。甚至是面对外行的人,题目越大(超出自己能力)越吸引人,这就产生了一个恶性循环。

现实中未必都属于法律上的欺诈,但是性质是相同的,只是程度会有差别。但是要注意,实体的商品出现假货,电商平台也是需要负责任的。现阶段知识产品的电商平台似乎一个是没有能力对这些产品的质量做出甄别,只能够相信产品的提供方的所有陈述是真实的,这就造成了上面的这种恶性循环。当这个循环不断加深,就会出现越来越多的名不符实的“假知识”。

2.履行交易阶段:权利义务关系不明
在法律当中,交易双方的权利义务关系需要明确。在现有的知识产品当中,权利义务的内容是不明确的,比如权利的范围究竟有多大、约定的讲授质量问题不明确。这就意味着消费者购买了产品之后,如果有不满意,没有相关的表达渠道,一般来说这些产品在消费之前注明不能退款。

比如一个人设置了付费专栏讲解生活中可操作的法律技巧,但是购买之后消费者发现其实是在照搬法条完全不能够操作,甚至有些是错误的。出现了与当初购买时认为所享有的权利不符的事情,却没有很好的退款渠道。

如果我们回归最基本的教育的模型:在学校的课堂教学,我们都会发现会有各种方式来监控教学质量。比如说考试,就是为了检验学生的学习成果和老师的教学成果。比如说学分制,就是为了保证获得一个专业必备的技能,学校的教学目的才达到了。但是相比之下,现有的知识经济的产品都不承诺一个明确的结果,同时也缺少对质量的监控,这就导致消费者一方的利益很容易受到损害。

值得借鉴的是,著名的自学网站 Cousera 的交易过程中权利义务关系就是明确的:部分课程听课是免费的,但是获取证书需要收费,并且设置了相应的考试来检验学习成果。如果课程需要收费,也有相应的退款政策作为支持,保证让消费变得透明,并且极大的减少争议。

“如果人人都是天使,那么就不需要任何政府了。”

这是美国宪法之父麦迪逊的一句经典名言。不仅仅在政府治理中,放在市场中也同样如此,每个人都不是天使,如果现有的知识经济仍然长期处于原始状态,就必然会透支消费者的信任和热情。而只有在达成交易阶段解决欺诈问题(包括建立一些专业的委员会进行监督);只有在履行交易阶段明确交易双方权利义务的内容(包括请专业人士或业内人士来进行评分和点评),才能够使知识经济更加健康良性的发展。

34 年前,国际消费者联盟组织确定每年的 3 月 15 日为“国际消费者权益日”,目的就在于保障消费者。要保障消费者,“假知识”不应该成为我们的盲区。

关于法盐法雨

法盐法雨是适合每个人看的新普法媒体。
扫描下方二维码即可关注

如果你喜欢我们的文章,那就介绍给你的好朋友吧?

什么是知识经济相关文章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