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春秋战国 14 仁义之师

提醒:点击上方右侧 ↑蓝色“丁小川”加关注便是订阅,即可查看所有内容。

《丁小川说中国历史》

五)春秋战国

14. 仁义之师

前643年

齐王姜小白去世,宠臣易牙与竖刁拥立姜小白的长子姜无亏为新齐王。太子姜昭逃往宋国,请求宋王子兹甫帮他回国继位。

姜小白生前曾许诺长子姜无亏为接班人,后来,又喜爱三子姜昭,并把姜昭托付给宋王子兹甫,立为太子。

齐国(山东省淄博市临淄区,姜姓)

宋国(河南省商丘市睢阳区,子姓)

前642年

霸主姜小白去世后,天下无主。郑王姬踕(jié)首先叛齐投楚,到楚国朝见楚王熊恽(yùn),主动归附楚国。

三月,宋王子兹甫向中原各国发出通知,随他一起出兵,共同护送逃亡到宋国的齐国太子姜昭回国继位,结果只有比它弱小的卫国、曹国、邾国三个小国前来报道。四国联军杀向齐国,齐国大臣诱杀了齐王姜无亏与竖刁,赶走易牙,准备迎接姜昭为新齐王。姜昭四个兄弟姜潘、姜商人、姜元、姜雍的党羽攻打姜昭,姜昭再次逃往宋国。

五月,宋王子兹甫再次起兵,击败姜昭四个兄弟的支持者,强行立姜昭为齐王。从此,齐国的霸主地位宣告结束,而宋王子兹甫却因此声名鹊起。这也直接激发了他想成为新霸主,号令天下的野心。新的争霸局面即将展开,但宋国要面对的对手,却是一个连齐国都无法压制的楚国。

楚国(湖北省荆州市荆州区,熊姓)

郑国(河南省郑州市新郑市,姬姓)

卫国(河南省安阳市滑县,姬姓)

曹国(山东省菏泽市定陶县,姬姓)

邾国(山东省济宁市邹城市,曹姓)

前641年

宋王子兹甫的志向虽然不切实际,但他对自己的实力还算有所认识。为了避免不必要的尴尬,宋王首先约滕、曹、邾、鄫(zēng)等小国国王会盟。滕王姬婴齐在路上耽误了行程,宋王觉得滕王故意拖延,便将他扣押,以示惩戒。鄫王本来不打算参加,后来听说宋王发怒,这才不得不来,结果迟到了两天。

为了立威,宋王子兹甫命邾王曹籧篨(qú chú)把鄫王当作祭品来祭祀土地神。宋国首席执政大臣子目夷说:“祭祀是为了人。民,是神之主。杀人祭祀,有什么神来享用?以此来求霸,不也是很难吗?”滕王担心自己会成为下一个鄫王,拿出大批金银贿赂看守人员,这才捡回了一条命。

曹王姬襄见宋王狂躁暴虐,这次会盟难以达成,便告辞回国。宋王再次发火,发兵围攻曹国。鲁国大臣臧文仲听说后,说:“拿自己的愿望服从别人是可以的,要使别人服从自己的愿望却很少有成功的。”

滕国(山东省枣庄市滕州市,姬姓)

缯国(山东省临沂市苍山县,姒姓)

前639年

邾王曹籧篨率军灭掉须句国,须句王逃往鲁国。(次年,由于须句国是鲁王母亲成风的娘家,鲁王姬申仗义相助,率军攻占须句,护送须句王回国。邾王心有不甘,率军入侵鲁国,缴获鲁王姬申的头盔,挂在城门上炫耀。)

须句国(山东省泰安市东平县,风姓)

春天,当时各国多是唯齐、楚两个大国的马首是瞻,于是宋王子滋甫想借齐、楚的力量称霸,便约齐王姜昭、楚王熊恽在齐国会面,向楚王要求当时归附楚国的中原国家奉自己为盟主,楚王答应了。宋王又以盟主自居,说他想在今年秋天在宋国召开国际大会,共商扶助东周王的事,并且一律不带军队。宋王将签好自己名字的会议通知,交给楚王签名,楚王说:“齐王应先签,然后才轮到我签。”齐王说:“有楚不必有齐,敝国好比宋国的属国,无足轻重,签不签都一样。”宋王因自负有恩于齐王,等楚王签完后,没让齐王签名,便收了起来。

会后,子目夷劝异母弟弟宋王子滋甫说:“宋国是小国,小国要争当霸主会招来灾祸的。”宋王不听。

楚王熊恽回国后,向群臣说他想利用秋天的会盟,实现楚国称霸。楚国大将成得臣说:“我看宋王好虚名而不重实际,既不聪明又容易轻信。管他让不让带军队,到时侯先把他劫持再说。”首席执政大臣斗子文说:“劫持宋王向各国示威,释放宋王向各国示德。各国看到宋王耻辱无能,不归附楚国还能归谁呢?”于是楚国定下了劫盟之计。

秋天,楚、郑、陈、蔡、许、曹六国国王按约定日期来到宋国,齐王和鲁王没来。子目夷劝宋王子滋甫带上军队,以防有变。宋王说:“是我自己提议不带军队的,和楚王已经约好,怎能不守信用呢?”子目夷又说:“臣请在会场三里外埋伏兵车百辆,以备缓急之用。”宋王临行之际,唯恐子目夷起兵接应,请他一同前往。

会盟之日,宋王子滋甫首先发言说:“今日之举,是我想继承齐王姜小白的故业,歃血为盟,尊王安民,息兵罢战,让天下同享太平之福。不知各位有何高见?”楚王熊恽说:“你说的都挺好,但不知盟主是谁?”宋王说:“这个好办,有功论功,无功论爵。”楚王说:“楚国早已称王了,宋国虽是公爵,但是难列王前,这盟主我先占了。”然后就坐到老大的位置上。宋王说:“我的公爵是周王封的,你的王是自封的。你怎能以假王压我这个真公呢?”

楚将成得臣说:“这有什么可争的,只要问一问各位国主,今日会盟,是为楚来,还是为宋来,不就行了吗?”郑王姬踕说:“我等实奉楚命,不敢不来。”众国主随声附合:“为楚而来。”楚王说:“宋君,你还有何话可说?”宋王还要理论,霎时楚王的随从手执兵器,把宋王劫走。宋王急忙对哥哥子目夷说:“你快回去守卫国家,宋国现在是你的了。我不听你的规劝,才落到今天这个地步。”于是,子目夷匆忙逃回宋国。

冬天,楚军对宋军说:“你们不投降,我们就杀死你们的国王。”宋军回答说:“我们已经有新国王了。”楚军击败宋军,将战利品献给没有参会的鲁国,以此来拉拢鲁国。鲁王姬申说:“盟主首先要讲理,各国才服。今楚王恃兵车之众,袭执宋王,有威无德,人心疑惧。我等与宋国有同盟之谊,若坐视不救,恐为天下豪杰所耻笑。楚王若能释放宋王,彼此盟约,我惟命是听。”

楚国知道即使杀了宋王子滋甫,还是得不到宋国,于是就释放了宋王。宋王没有回国,而是直接跑到卫国躲了起来。子目夷对宋王说:“宋国是我为你保卫的,你为什么不回来管理呢?”然后把宋王接回国。

陈国(河南省周口市淮阳区,妫姓)

蔡国(河南省驻马店市上蔡县,姬姓)

许国(河南省许昌市建安区,姜姓)

鲁国(山东省济宁市曲阜市,姬姓)

前638年

宋王子滋甫趁郑王南下去朝见楚王之机,率领宋、卫、许、滕四国联军攻打郑国。郑王姬踕急忙向楚王熊恽求援,楚王说:“郑国是楚国的姻亲,郑王事楚如父。宋国攻打郑国、实际上是欺我楚国,一定要发兵救援郑国。”楚将成得臣说:“发兵救援郑国,不如直接发兵攻打空虚的宋国。”于是,楚王熊恽率军直奔宋国。

宋王子滋甫担心国内有失,只好撤退回国,列营于泓水(河南商丘市柘城县)之南,这时楚军也开到了对岸。子目夷说:“楚军伐宋,只为救郑,现我已从郑撤兵,楚的目的达到。楚强宋弱,讲和为上策,不可与战。”宋王说:“楚军虽兵强马壮,但仁义不足;我军虽兵力不足,但仁义有余。我断不相信,以我仁义之师打不赢不义之徒。”

次日,子目夷对宋王子滋甫说:“楚军正在渡河,他们兵多,我们兵少,趁楚军渡河时,迎头打过去,定能取胜。”宋王说:“我们号称仁义之师,怎能趁人之危攻打对方呢?等他们过了河再打吧。”子目夷又说:“全部登岸的楚军散乱一片,趁他们尚未列好阵,发起冲锋,还能把他们打回去,否则就来不及了。”宋王说:“这还是不讲仁义,敌人队伍还没集合好,怎么忍心打他们呢?”

楚军摆好阵势后,宋王子滋甫这才下令击鼓进攻,并身先士卒,向楚军中央突进。楚军以两翼左右包抄,使宋军陷于三面受敌之境。宋军死伤无数,宋王的大腿被射伤,死战才得以逃脱。楚王熊恽一战成霸,原来归附于齐国的中原小国这时都转而成了楚国的盟国,宋国也不得不与楚国结盟。。

之后,郑王姬踕设盛宴款待楚王熊恽,并送上许多礼品,还将两个如花似玉的女儿献给楚王做小老婆。

宋军大败,宋国都城里的人都责怪身败名裂的宋王子滋甫。宋王说:“君子不趁人之危,不攻击没有摆开阵势的敌人。”子目夷说:“战争以取胜为功绩,还有什么陈词滥调可空谈呢?照你这么说,不如直接向他们投降算了,又何必要打仗呢?”

前637年

春天,齐王姜昭发兵攻打宋国,讨伐宋国不到齐国来参加会盟。

夏天,宋王子滋甫去世,其子子王臣继位。(次年,宋王子王臣到楚国朝见楚王熊恽,主动归附楚国。)

秋天,楚将成得臣领兵入侵陈国,讨伐陈国倾向宋国,占领了陈国的两座小城,又在顿地(河南省周口市项城市)筑城后回国。首席执政大臣斗子文把这些作为弟弟成得臣的功劳,让他做首席执政大臣,执掌军政大权。两年后,成得臣率军把顿王送回顿国。

最后说个笑话,从前有个楚国人打算把一颗珍珠高价卖出去,便用名贵的木材,给珍珠做了一个盒子,并且在盒子的外面雕刻了许多好看的花纹,还镶上了漂亮的金属花边,又用名贵的香料把盒子薰得香气扑鼻,然后把珍珠放到盒子里,再拿到郑国去卖。有个郑国人将装珍珠的盒子拿在手上看了半天,爱不释手,终于出高价把盒子买了下来。郑国人没走多远又返回来了,楚国人以为郑国人后悔了要退货。谁知郑国人打开盒子,取出里面的珍珠递给楚国人,说:“你将一颗珍珠忘放在盒子里了,我是特意回来还珍珠的。”楚国人拿着还回来的珍珠,尴尬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心想自己更适合卖木盒子。

接下来将说说晋国与楚国争霸的故事。

欢迎添加作者丁小川的微信号:13970963135

欢迎留言,欢迎转发!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