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丁小川说中国历史

(大众通俗历史读物)

前言:

中国历史朝代更迭,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几度兴衰,几度轮回,发生了许多流传千古的故事。我们应该知道那些发生在中国土地上的事件,毕竟那是我们历史文化浓墨重彩的一笔。

历史即人生,人生即历史。阅读历史等于游历人生,历史比小说更精彩。历史的重要意义在于,它为我们展现了超越我们所能想象的无穷生活方式,极大地拓展了我们的视野,让我们得以从中学习、思考和领悟。

读史可以明鉴,知古可以鉴今。今天我们遇到的很多事情都可以在历史上找到影子,历史上发生过的很多事情也都可以作为今天的借鉴。历史是一面镜子,从中可以看到历史进程中的荒谬、残酷和希望,以及人性的善与恶。我们回顾历史,就是为了找到前方的路,避免曾经上演的丑剧、闹剧、悲剧再次重演。

通过对历史的了解,我们就可得到历史的启示,从而以史为鉴,把握人类发展的规律,指导我们做出正确的决定,形成从容的心态。作为一个中国人,不知道自己国土上曾经发生过的事情,曾经存在过的重要人物,只能说是个没有记忆的中国人。

中国历史,通常说是五千年,人物众多,事件繁杂,写个基于正史的《丁小川说中国历史》只是勾勒了一个框架,具体的情节读者可以具体考证展开,甚至可以自己想象。

中国各个朝代都是家国天下,所谓的家国天下,是指帝王把国家政权据为己有,把整个国家都当做自己的私有,世代相传。国家就是帝王的家,帝王的家就是国家,全体臣民都为帝王而奔走。于是便有了「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一说。这种制度安排,使国家成了帝王的世袭产业。帝王不是为国家而存在的,相反,国家是为帝王而存在的,形成了家国天下的格局。王位或皇位在家族内部从一个成员传给另一个成员(通常是父传子,也可以是兄传弟、叔传侄等)。

中国各个朝代都重农抑商,重伦理文采,轻科技实用。中国一直都是以农耕为主的黄色文明。朝代之初,君强臣强;朝代之中,君强臣弱,朝代之末,君弱臣强。当政权东西对峙时,西强而东弱;南北对峙时,北强而南弱。单以武治,刚且易折;单以文治,软弱可欺;文韬武略,刚柔兼济,方能长治久安。

胜者王侯败者贼,胜是一国之君,败是流贼草寇。历朝历代的灭亡,无不是由官场腐败,官逼民反,民族矛盾,外族虎视耽耽引起的。然而越是四分五裂,政治混乱,思想越光辉灿烂;越是大一统,政治稳定,思想越停滞不前。前者如春秋战国之百家争鸣,魏晋南北朝之三教合融;后者如明之八股,清之文字狱。

中国古代社会的最大特点是人治,帝王可以凭一己之喜怒,把国家像揉面团一样揉来揉去,对天下一切人随意「生之、任之、富之、贫之、贵之、贱之」。亿万民众的生死、好坏都归于帝王的喜好,就连人民的道德以及所谓的信仰都要随之变化,更极端的是中国最后一个朝代清朝还规定男人必须留辫子,女人必须缠脚。

中国古代政治中最缺乏民主,即使是先民主讨论了的事,最后一集中还是独裁。人民最奢侈的期望,不过是出现圣君或明君。帝王贤明,国家就太平强盛;帝王昏庸、残暴,国家就混乱,老百姓就会遭殃,大家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国家一天天地衰落下去,这是中国历史的一条铁定规律。国家的兴衰得失,往往与统治者密不可分。所以,再多的明君都比不上一个合理而又切实可行的政治制度。好的制度能让坏人变好,不好的制度,也是可以让好人变坏。每一种有生命力的社会制度都是由社会生活自然发展产生的。任何人为设计的社会制度,不管他看起来是如何完美,都是注定不会成功的。

可悲的是,几千年来,皇权社会的中国人一直不愿意明白这个道理。不知有多少人既希望天降贤人,恩泽万民,又拜倒在专制帝王的脚下,对权位孜孜以求,陷入权力场而不能自拔。因此所有的改朝换代,一直在循环砍杀,人口锐减,不能遏止。

为了保证自己及后代的腐败特权,帝王们建立起庞大的官僚体系,试图控制社会的方方面面。这就导致权力笼罩一切,无所不至,人人而疑之,事事而制之。帝王之所以给臣民以高官厚禄,不是因为仁,而是要使臣民为他服务;臣民之所以为帝王卖力打仗,不是因为忠,而是为了得到高官厚禄。地主与雇工也是这样。所以,世间根本就不存在什么仁义忠孝之类的东西。

利益如此巨大,风险当然也高。中国的帝王是世界上危险感最大的人,对于权力具有高度的敏感和紧张。贪污在中国数千年不能绝迹,原因之一就是帝王有意培养它,认为手握大权的人一旦把注意力放到贪污上,就不会再有夺取他统治地位的野心。在官场中,以歌颂帝王和不负责任为第一要务。官员可以不干事,可以干坏事,这些从来不是杀头的罪过,只要没有关系到帝王的切身利益。

历代的帝王都要粉饰自己,把自己说成是真龙天子,追求的是一言九鼎,领导一切,杀伐由我,高高在上不可动摇。要求官僚绝对服从和执行、保持高度一致,而对于民众则采取洗脑和愚民的政策,要求百姓必须忠君爱国,目的都是为了其政权永固。神话自己,是可以欺骗一时,总是难以欺骗一世,历史总会给这些神话以最大的讥讽。

历史从未改变,历史只在反复,很多未来的答案都在历史里,读懂了历史,就读懂了未来。历史的发展,如同陀螺的运动,不停地旋转,一圈又一圈,周而复始。在这种周期性的运动中,有某种恒定的东西,始终保持不变。这是一种规律,有人称之为历史定律。

作者简介:

丁小川,男,1963年8月24日生于江西南昌,就读于洪都小学、洪都中学,毕业于江西科技师范大学,先后工作于南昌29中学、北京宣武医院和中国经营报社。欢迎添加作者的微信号:13970963135

长按下方二维码,关注《丁小川说中国历史》13970963135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