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中国最火辣的女人,有大麻烦了!

第373篇推文 1801字 阅读时间:7分钟
▲一小发文专属福利

之前二小写过一篇文章:老干妈的传奇不可复制?有人却成功另辟蹊径(点击蓝字看查看,看了记得回来啊)

二小在文中好好的“称赞”了一下老干妈,还真被他那乌鸦嘴说中了。

近期那个“不上市、不宣传、不融资”的老干妈变了,去年大家应该见识过老干妈的跨界产品了。

当时我以为是老干妈图新鲜,做一次跨界尝试而已,但是现在不这么认为了。

因为除了跨界产品,前阵子老干妈居然拍了视频广告,而且还登上了微博热搜。

广告内容还比较网络化,最土味台词加上RAP、鬼畜等当下流行元素,引来不少网友围观和热议。

视频如下:

上了热搜,营销做的好当然是好事,但这是号称不打广告的老干妈啊!
而且微博下面的评论又打脸了。
看评论,除了说老干妈潮以外,还有部分人说老干妈变味了,不辣了。
甚至吐槽:口感和香度都和原来不一样了!原来好多天吃掉一瓶,现在随便吃吃就一瓶没了。
这就尴尬了。
对于一般人来说,老干妈就是神一样的存在,文章开头的三不原则没了。
在涪陵榨菜10年提价12次的衬托下,一瓶老干妈十几年如一日的保持8-10元的价格还不涨价,业界良心。
老干妈在国外已经成为众人心中的“中国良心酱”,曾被译作“LaoGanMa”后登上了奢侈品折扣网站Gilt。
但,老干妈变了。
不管是营销、味道、产品、市场都变了。
这个70后、80后喜欢的辣椒酱,在如此多市场竞品的攻击下,怕是亚历山大啊!
说实话一小我是老干妈的忠实消费者,前几年冰箱里面必备几瓶;但最近这一两年买的少了,有时会选择其他品牌的产品,原因很简单确实口味差了。
我查阅相关资料找到了老干妈变化的四个原因:
1、原材料改变老干妈不用贵州辣椒而用河南辣椒,这是口味改变的罪魁祸首。(去过贵州的朋友都知道,贵州的辣椒真的好吃)
为什么用河南辣椒,因为便宜啊!
贵州辣椒一斤高出河南辣椒1~3块不等,1吨就将近1万块,而老干妈一年要用1.3万吨辣椒,成本的差距可想而知。
2、陶华碧退居二线网上资料可查,2014年6月之前,南明老干妈的股东结构中,陶华碧占1%,大儿子李贵山持股49%,小儿子李辉持股50%。
2014年之后,老干妈股权再次变化,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自然人李妙行持股51%,李贵山持股49%,陶华碧彻底从老干妈退出。
没有陶华碧,这些继承者还能否做到“不贷款、不参股、不融资、不上市、不营销”?
看相关报道,陶碧华的管理方法很简单,就是用亲情化凝聚人心,做每个员工的“老干妈”:公司2000多名员工,她能叫出60%的人名,并记住了很多人的生日;每个员工结婚她都要亲自当证婚人;员工出差,她会亲手煮几个鸡蛋,然后亲自把人送上车;员工反映吃住难,陶华碧当即拍板:所有员工食宿全包……这种靠人格魅力的管理,陶碧华的继承者们能做到吗?
3、经销商不想卖为什么不想卖?利润下降了呗。

老干妈风味豆豉是常年畅销产品,这么多年来零售价一直维持在8-9元/瓶;如今竞争压力如此大,经销商的人力成本、物流成本、仓储成本、管理成本逐年增加,而利润逐年降低,没有利润经销商积极性只有降低咯。

大家可能要说新产品利润高,但是新产品的销量和老产品不能比啊。

4、市场竞争太激烈

据相关资料显示:

2018年,我国辣酱市场规模达320亿元,预计到2020年底,我国辣酱市场规模将达到400亿元;行业龙头老干妈2016年销售额约为45亿元。粗略估算,我国辣酱行业至少还可以容纳6个与老干妈同等体量的企业。

有利润就有人参与,就像二小写的文章说的一样越来越多创业者通过不同的方式涌入这个赛道。

饭扫光、辣三娘、倪老腌、老郭家铺子、韩国辣酱等等,多的你数都数不过来。

那些新晋的辣椒酱品牌通过各种手段迅速抢占传统辣椒酱市场。

除开这些新的品牌,很多老牌企业也纷纷表示要切入这个赛道,如中粮、涪陵榨菜、呷哺呷哺、海底捞、味千拉面等。

以上大概差不多就是老干妈变了的原因。
压力重重,不改变肯定是不行的。
所以通过跨界产品、微博视频广告这些手段来扩大在年轻人心中的知名度和销量,利用流行元素与年轻人产生共鸣,这肯定是与时俱进的。
但只怕老干妈会走上重营销、“吃”品牌这种传统企业最热衷的道路上。
老干妈的产品才是核心,才是应该坚守的核心价值。产品不给力,营销玩得再溜,也只是昙花一现。
二小悟农悟道新农业路上新农人的新观点
对了我们给你准备了礼物▼▼▼价值上万的农业资料包点击下面的文字领取?
《这是一份可以让你变强大的农业资料包》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