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春秋战国 23 停战协议

五)春秋战国

23. 停战协议

前572年

五月,争霸的战火从宋国烧到了楚国的盟友郑国。晋国中军元帅韩厥、副帅荀偃率精锐部队猛攻郑国首都郑州,攻陷其外城。郑军退入内城死守,晋军耀武扬威一番后扬长而去。

前571年

秋天,晋国上军主将荀罃(yīng)与盟国在卫国商讨征服郑国的办法。鲁国执政大臣仲孙蔑建议在距离郑国首都北部数十里的虎牢修筑军事城堡,作为战略跳板,攻打郑国可朝发夕至。荀罃说:“好。但是这次齐国的代表没来,滕、薛、倪三个小国也都跟着不来了。晋国的忧虑不仅在于郑国,也在于齐国。如果齐国代表不来,战争就会在齐国发生。”

冬天,齐国代表崔杼(zhù)和滕、薛、倪的代表来到卫国开会。荀罃下令中原联军在虎牢筑城,以逼迫郑国。这招杀手锏如晴天霹雳,晋国还没有动武,郑国很快就屈服了,向晋国投城。这便是不战而屈人之兵。

前570年

  春天,楚国首席执政大臣熊婴齐率军攻打吴国,惨败而归,羞愧而死,其弟熊壬(rén)夫升任首席执政大臣。熊壬夫对小国索求无厌,陈国不堪忍受,向晋国投城。陈国只是晋国的副产品,郑国的归属才是晋、楚谁强谁弱的标杆。

秋天,晋王的弟弟扬干扰乱军队的行列,军中执法官魏绛(jiàng)杀了他的司机。晋王姬周发怒说:“扬干受到侮辱,就是欺负我,一定要杀掉魏绛,不要耽误。”大臣羊舌赤估计事出有因,劝说道:“魏绛一心为公,他大概会来说明的。”话刚说完,魏绛就来了,把信交给晋王,准备抽剑自杀。晋王姬周阅毕,才知杨干不守军纪,立即光着脚跑出来,对魏绛说:“我重手足,你重军法。我没能教导好我弟弟,而让他触犯了军令,这是我的过错。就请你不要再加重我的过错了。”于是设宴招待魏绛,任命他为新军副将。

前569年

晋王姬周听取魏绛的建议,派魏绛北上与戎狄族人结盟修好。此次结盟,给晋国北方带来了20多年的安定,解决了后顾之忧。

前568年

秋天,楚王熊审派人质问陈国背叛楚国的原因,陈国说是因为楚国首席执政大臣熊壬夫对陈国太苛刻。于是楚王熊审杀死叔叔熊壬夫,任命自己的弟弟熊贞为首席执政大臣。

冬天,熊贞率军攻打陈国,晋王姬周率晋、齐、鲁、宋、郑、卫、曹七国联军南下救援,并派兵驻守陈国。

前567年

就在晋、楚大军对峙时,齐王姜环狼子野心吞并莱国,疆域扩大了一倍以上。莒王己密州浑水摸鱼袭灭鄫国,因为鄫国仗着给鲁国交了保护费而疏于防备。

前566年

十月,晋国中军元帅韩厥告老退休,其子韩起接任上军副将。中军副帅荀偃因有弑君案底被降级,其堂叔上军主将智罃升任中军元帅,执掌晋国:

中军元帅智罃副帅范匄

上军主将荀偃副将韩起

下军主将栾黡副将士鲂

新军主将 赵武副将 魏绛

前565年

四月,郑国内阁大臣姬发(字子国,国氏的始祖)奉晋国的命令率军攻打蔡国,俘虏了蔡军主将。郑国人都高兴,唯独姬发的儿子姬侨不随声附和,说:“小国没有文治却有了武功,没有比这再大的祸患了。楚国前来讨伐,能不顺从他们吗?顺从楚国,晋国的军队必然来到,从今以后郑国至少四五年内不得安宁了。”姬发发怒说:“你知道什么,小孩子说这些话,会被杀的。”

五月,21岁的晋王姬周正式要求自己的盟国给晋国交保护费。晋王的野心昭然若揭,堂而皇之索要保护费,稍不如意,即被斥为叛逆。

冬天,楚国首席执政大臣熊贞率军攻打郑国,报复郑国入侵蔡国。郑国部分内阁大臣想向楚国屈服,部分想等待晋国救援。最终,执政大臣姬騑(fēi)拍板继续做墙头草,哪边强就往哪边倒,先屈服于楚国,然后派人向晋国报告说:“郑国将要灭亡,没有地方可以控告,不知道在哪里可以得到保护,只好接受楚国的盟约。”晋国中军元帅智罃回话说:“你们也不事先派人来告诉我一声,反而立刻屈服于楚国。我准备率盟军与你们在城下相见。”

前564年

冬天,晋国中军元帅智罃率11国联军(晋、齐、鲁、宋、卫、曹、邾、滕、薛、杞、郳)攻打郑国。郑国如惊弓之鸟,望风驶舵再度与晋国结盟,联军撤退回国。不久,楚王熊审又率大军攻打郑国,郑国又和楚国结盟。

晋楚两国为了争夺对郑国的控制权,轮番攻打郑国,既然接受了南面楚国的盟约,又要事奉北面的晋国,两面讨好。郑国无赖中只好选择楚强则服楚,晋强则服晋,唯强是从的策略。楚军攻来就服楚,晋军前来再附晋。楚国和晋国讨厌郑国有二心,又可怜郑国的卑下,所以,楚晋的政策是:背叛就打,顺服就赦免。

前563年

四月,晋王姬周与吴、宋、鲁、卫、曹、莒、邾、滕、薛、杞、郳11国国王以及齐国太子姜光,在江苏徐州集会,吹响了与楚国新一轮争霸的号角。

为了给会盟锦上添花,晋国中军副帅范匄(gài)、上军主将荀偃请求攻打偪阳城(山东枣庄市台儿庄区),中军元帅智罃说:“城小而坚固,攻下来胜之不武,攻不下来被人讥笑。”在范匄、荀偃的坚决请求下,智罃率中原12国联军包围偪阳。攻了一个月,还没攻下。范匄、荀偃的决心动摇了,向智罃请示说:“快下雨了,恐怕到时不能回去,请你下令退兵吧。”智罃发怒说:“原先我恐怕意见不一而扰乱了军令,所以不违背你们。你们牵着我老头子到了这里,既没有坚持进攻,而又想归罪于我。七天攻不下来,一定要取你们的脑袋。”范匄、荀偃身先士卒,率军猛攻。四天后,偪阳被攻破,送给宋国执政大臣向戌(xū),向戌辞谢说:“如果专门送给我,那就是我发动盟军而为自己求得封地了,还有什么罪过比这再大呢?谨以一死来请求。”于是就把偪阳城给了宋王。

六月,楚国首席执政大臣熊贞率楚、郑联军攻打宋国,卫国救援宋国。

11月,智罃率中原联军攻打郑国,熊贞率军救援郑国,与晋军隔着一条河相对驻扎。郑国认为晋军准备要撤退了,如果与晋国结盟,等晋军撤退后,楚军必然包围郑国,于是与楚国结盟。晋国下军主将栾黡(yǎn)想要攻打郑军,智罃不同意,说:“攻打郑军,楚军必然救援他们。与楚军作战胜负难料,万一战败了,就会被盟国笑话,不如回去吧。”于是,中原联军撤退回国,楚军也退兵回国。

晋楚争霸,长期拉锯,攻守频繁,其实质就是在于争夺郑国,谁能拿到郑国的这块战略基地,谁就具备了战争主动权,这早已是晋楚都心照不宣的定律。最终,用智的晋国将用力的楚国拖垮,复霸中原。当尘埃落定,大局已定时,楚国付出的一切都是徒然。

前562年

楚国为了与晋国争夺前沿阵地郑国,不断出兵。面对晋、楚的轮番进攻,郑国无以适从,几乎绝望。郑国召开内阁会议,大家一致通过倒向晋国。害怕楚国有变,便通过在郑宋边境上制造矛盾,挑起两国争端,让晋国插手。

四月,晋国果然出兵,中军元帅智罃率中原11国联军,以虎牢为据点,向郑国实施全方位的军事打击。

六月,郑国人畏惧,向联军求和,加入中原联盟。

七月,楚王熊审心有不甘,咬紧牙关,率楚、秦联军攻打郑国。郑国危机时刻又动摇了,向楚国求和,为表示忠诚,与楚军共同袭击宋国。

九月,中军元帅智罃再次率联军攻打郑国。郑国派人去楚国,告诉说:“如果楚国不能用武力威慑晋国,郑国就准备对晋国顺服了。”此时的楚国已被晋国拖得国力不济了,于是郑国与晋国结盟。作为晋、楚实力高下风向标的郑国,从亲近楚国改为与晋国结盟,楚王熊审已经无可奈何。

前561年

九月,在位25年的吴王姬寿梦临终前把四个儿子姬诸樊、姬余祭、姬夷昧、姬札叫到床前,说:“吴国要光大基业必须任用贤能,你们四人都是良才,但老四姬札更出类拔萃,所以我想把王位传给他。”姬札坚辞不就,于是吴王姬寿梦嘱咐长子姬诸樊,王位一定要兄终弟及,以便最后传到姬札的手中。姬诸樊服丧期满后,坚决让位给四弟姬札,姬札无奈避走山野。

冬天,楚军统帅熊贞率楚、秦联军攻打宋国,以报复晋国得到郑国。

前560年

夏天,邿(shī)国发生内乱,分裂为三。鲁国出兵救援,并乘机吞并了邿国。

由于中军元帅智罃、下军副将士鲂去世,晋王姬周将上军主将荀偃升任为中军元帅,执掌晋国,又将排名第七的赵武提升为排名第三的上军主将,取消新军:

中军元帅荀偃副帅范匄

上军主将赵武副将韩起

下军主将栾黡副将魏绛

九月,40岁的楚王熊审去世,在位31年,长子熊昭继位。吴国认为有机可乘,派军突袭楚国,大败而归。

前559年

夏天,为了报复三年前秦国入侵晋国,中军元帅荀偃率中原联军浩浩荡荡开入秦国,如入无人之境,很快便推进到秦国的腹地,秦国不肯屈服。荀偃决定继续前进,下令说:“明天鸡叫时套车,填井平灶,跟着我的马头的方向前进。”下军主将栾黡跳出来反对说:“什么?看着你的马头?晋国从来没有这样的军令。我的马头可要往东呢。”于是带着自己的下军掉转方向提前回国了。荀偃被自己人整出这样一出闹剧,在中原联军面前丢尽颜面,干脆委屈自己服从栾黡,下令全军撤退回国。就这样,秦国逃过了一劫。这场声势浩大的伐秦战争不了了之。

卫王姬衎(kàn)被执政大臣姬林父驱除出国,其弟姬剽被立为新卫王。

晋王姬周说:“卫国人赶走了他们的国王,不也太过分了吗?”大臣师旷回答说:“也许是他们的国王确实太过分了。好的国王会奖赏好人而惩罚坏人,抚养百姓好像自己的儿女,覆盖他们好像上天一样,容纳他们好像大地一样。好的国王,民众当然会拥戴他,哪里能够赶走呢?国王是民众的希望。如果国王使民众的生计困乏,使老百姓绝望,不赶走他干什么?上天爱护百姓无微不至,难道会让一个暴君在百姓头上任意妄为吗?”

晋王姬周觉得师旷说的很有道理,于是又向他问起治国之道,师旷回答说:“人君之道,清净无为,务在博爱,趋在任贤,广开耳目,以察万方,不固溺于流欲,不拘系于左右,廓然远见,踔然独立,屡省考绩,以临臣下。此人君之操也。”意思是说,国王的治国之道,在于清静无为,努力做到博爱,尽快任用贤能;开阔自己的见闻,明察各方面的情况;不以旧思维和旧习惯来应对新时代的深刻挑战,不受身边亲信的影响和羁绊;做到目光开阔、视野远大,见解独特超群;经常考察臣下的政绩,以此来驾驭臣下。这才是国王要做的事情。”

师旷生而无目,故自称盲臣。他博学多才,尤精音律,是著名音乐大师,相传《阳春》、《白雪》等琴曲便出自其手。他还善卜卦推演,被尊崇为算命先生的祖师爷。

前558年

春天,宋国内阁大臣向戌去鲁国访问,见到鲁国内阁大臣仲孙蔑,责备他有好名声却把房屋修建得太华丽,仲孙蔑说:“我在晋国的时候,我哥哥修建的。要毁坏它,又得动用劳力,而且不敢说哥哥所做的事不对。”

夏天,齐国蠢蠢欲动,背着晋国攻打鲁国北部边境城市,鲁国急忙向晋国求救。晋王姬周会合盟军,准备讨伐好了伤疤忘了痛的齐国。

11月,28岁的晋王姬周去世,在位15年,儿子姬彪继位。援鲁计划只能搁浅。晋王姬周年纪轻轻就在政治上异常成熟,短暂而辉煌的人生,宛如流星般耀眼,划破春秋的历史长空。

有个人得到美玉,献给宋国大臣子喜。子喜不要,献玉的人说:“已经请专家做过鉴定,确是稀世美玉,所以才敢进献。”子喜说:“我把不贪婪作为宝物,你把美玉作为宝物,我若接受了你的美玉,我们两人都失去了宝物,不如各人保有自己的宝物。”献玉的人说:“我带着宝玉回不了家,路上难免遭劫丧宝,把它送给你是用来免于一死的。”子喜又指点他把宝玉卖了,使献玉者得以富归故里。

前557年

春天,齐国又攻打鲁国北部边境城市。

夏天,许王姜宁担心楚国靠不住,一意孤行打算投靠晋国,并向晋国请求把整个国家都迁到晋国境内,来解决国家安全问题。晋国自然是欢迎的,会合联军为新成员搬家。没想到许国大臣留恋故土不愿搬家,晋国十分恼火,中军元帅荀偃率晋、郑、宋、鲁、卫五国联军攻打出尔反尔的许国。楚国派军救援许国,被晋军击败。联军进而攻击楚国本土,又击败楚军,并再次顺便讨伐许国,而后胜利班师。

  秋天,齐国再次攻打鲁国北部边境城市。冬天,鲁国再次向晋国求援,说:“由于齐国早晚都在我国的土地上发泄愤恨,因此才来郑重请求。”晋国回复说:“由于晋王姬彪的服丧期未满,所以不能救援。”

前556年

秋天,齐国攻打鲁国北部边境城市。

冬天,邾国为了齐国攻打鲁国南部边境城市。

前555年

晋国下军主将栾黡消失,其子栾盈继任下军副将。

秋天,齐国又攻打鲁国北部边境。

冬天,由于齐国四年间五次攻打鲁国,晋军统帅荀偃以齐国叛晋伐鲁为由,率晋、鲁、宋、卫、郑、曹、莒、邾、滕、薛、杞、郳12国联军兴师伐齐。齐王姜环在平阴(山东平阴县)驻防,抵挡联军。联军强行攻城,齐军伤亡惨重。首战不利,使雄心勃勃的齐王姜环信心受到不小的打击。

不久,齐国大臣析文子从晋军那里打听到鲁国与莒国打算破釜沉舟,出动一千辆战车攻打齐国后方。析文子也不管是真是假,连忙向齐王报告,齐王姜环更加胆怯。荀偃下令联军到处插上旌旗,伪装军队。每辆战车左面是士兵,右面摆上草人,拖上干柴进发,一时间征尘漫天。齐王姜环见漫山遍野都是晋军,顿时吓破了胆,撇下守军,逃回首都临淄。最高指挥官临阵脱逃,这个仗已经没有意义再打下去了,没过几天,平阴守军悉数撤离。荀偃下令追剿,向齐国腹地平推,团团围住齐国都城临淄。齐王姜环的精神近乎崩溃,又想着逃离临淄。齐国太子姜光强留父王坐镇临淄,据城防守,与齐国共存亡。联军在临淄城周围大扫荡,烧光城外房屋,杀尽城外军民后离去。

前554年

二月,晋国中军元帅荀偃病死,下军主将魏绛消失,副帅范匄继任中军元帅,执掌国政。荀偃的儿子荀吴接任上军副将,魏绛的儿子魏舒接任下军主将:

中军元帅范匄副帅赵武

上军主将韩起副将荀吴

下军主将魏舒副将栾盈

五月,齐王姜环去世,在位28年,太子姜光继位。

鲁国执政大臣姬宿去晋国拜谢出兵,说:“小国仰望大国,好像各种谷物仰望润泽的雨水。如果经常润泽,天下将会和睦,岂独是我国?”

  冬天,齐国加入以晋国为首的中原联盟,承认晋国的盟主地位,晋国的霸业再度恢复。

前552年

夏天,楚王熊昭打算任命蒍(wěi)子冯为首席执政大臣。蒍子冯的好友申叔豫说:“国家宠臣很多而君王又年轻,国家的事情不能办好。”于是蒍子冯就用身体有病来推辞不干。楚王熊昭便任命叔叔熊追舒为首席执政大臣。熊追舒手下有许多门客,出则前呼后拥,入则高朋满坐,有个亲信叫观起,没有得到楚王的赏赐,却拥有几十俩马车。(次年,楚王熊昭担心尾大难掉,对自己的王权形成挑战,便找了个借口杀死熊追舒,又将观起五马分尸。之后,再次任命蒍子冯为首席执政大臣,蒍子冯为了防止自己走熊追舒的老路,一上任,就辞退了自己宠信的那些如同观起一样,有才华,但却“无禄而多马”的八个人。楚王熊昭见蒍子冯辞退了心腹之人专门辅佐自己,心中才感到安心。)

晋国下军副将栾盈的母亲栾祁与栾家总管州宾私通,州宾几乎侵占了全部家产。栾祁怕儿子栾盈会来找她算账,便向自己的父亲中军元帅范匄毁谤说:“栾盈将要发动叛乱,哥哥范鞅可以作证。”于是范匄将外孙栾盈驱除出境。栾盈逃往齐国,齐王姜光以贵客之礼相待。

前551年

夏天,晋王姬彪让郑王前来朝见,郑国大臣姬侨回答说:“之前我王没有一年不去朝见,没有一次事情不跟从。由于大国的政令没有定准,国家和家族都很困乏,意外的事情不断发生,没有一天不恐惧。大国如果能安定我国,我们自己会去朝见,哪里用得着命令呢?如果不体恤小国的忧患,反而把它作为借口,那就恐怕不能忍受大国的剥削,而被大国丢弃成为仇敌了。”

  九月,郑国内阁大臣姬黑肱(gōng)临终前,留下足以供给祭祀的土地,其余的全部归还给郑王,对儿子说:“我听说,生在乱世,地位尊贵但能够守贫,不向百姓求取什么,这就能够在别人之后灭亡。生存,在于警戒,不在于富有。”

  冬天,晋、鲁、齐、宋、卫、郑、曹、莒、邾、薛、杞、郳12国国王在宋国会见,这是为了再次禁止栾盈参加政治活动。齐国大臣晏婴说:“祸乱将要起来了。齐国将会攻打晋国,不能不使人害怕。”

前550年

夏天,栾盈在齐王姜光的帮助下潜入晋国。有人报告说:“栾盈回来了。”中军元帅范匄恐惧。大臣乐王鲋建议范匄把晋王姬彪接到别宫,夺取主动权,把栾范之间的私怨转变为栾氏作乱攻击国王。于是范匄陪侍晋王去到别宫,派儿子范鞅去迎接与栾盈亲善的下军主将魏舒。魏舒的军队已经排成行列、登上战车,准备去迎接栾盈,范鞅快步走进,说:“栾盈率领叛乱分子进入首都,我的父亲和几位大臣都在国王那里,派我来迎接你。”说完就跳上魏舒的战车,下令驱车离开队伍。驾车的人问去哪,范鞅说:“去国王那里。”范匄在台阶前迎接魏舒,拉着他的手,答应把曲沃城送给他。

栾盈带领手下的人杀入王宫,范匄对范鞅说:“箭要射到国王的屋子里,你就去死。”范鞅带领步兵迎战,栾盈败退,范鞅跳上战车追击,尽灭了栾氏党族。

秋天,齐王姜光率军攻打晋国。首席执政大臣崔杼劝阻说:“趁盟主晋国内乱攻打它是不可以的。”齐王不听,攻占了晋国的一座城市,以报复五年前晋国入侵齐国,听说栾盈兵败被杀,就回国了。

前549年

春天,晋国首席执政大臣范匄问到访的鲁国内阁大臣姬豹:“古人说死而不朽是啥意思?”姬豹回答说:“大上有立德,其次有立功,其次有立言,虽久不废,此之谓不朽。”意思是说,最高的是树立德行,其次是建立功业,再其次是留下言论。传之久远,他们虽死犹生,其名永远立于世人之心,才是不朽。

当时各盟国给晋国交的保护费很重,郑国内阁大臣姬侨托人带信给晋国中军元帅范匄,说:“我听说君子治理国和家,不是担心没有财礼,而是害怕没有好名声。好名声,是装载德行的车子。德行,是国家和家族的基础。有了德行就快乐,快乐就能长久。用宽恕来发扬德行,那么好名声就会自然传布天下,远方的人会因仰慕而来,近处的人也会获得安宁。你是宁可让人对你说‘你确实养活了我’,还是说‘你剥削了我,来养活自己’呢?象有了象牙而毁了自己,是因为象牙值钱。”范匄听了这番话后很高兴,便减轻了郑国的保护费。

齐王姜光攻打晋国后又害怕,于是举行盛大的阅兵仪式,为自己壮胆,让客人观看。大臣田须无说:“我听说,不收敛武力,还会自己害自己。”

秋天,齐王姜光担心晋国报复,听说晋国在大会盟军,马上就要讨伐齐国,忙派人向楚国借兵抗晋。楚王熊昭马上就组建起了楚,蔡,陈,许四国联军杀向郑国,以缓解齐国所受的军事威胁,晋国只好回军救援郑国。楚王熊昭见战略意图已经达到,就撤军回国。

冬天,吴国唆使靠近自己的舒鸠国背叛楚国。楚王熊昭大怒,亲率大军前往讨伐。舒鸠国心胆欲裂,不仅矢口否认,而且表示愿与楚国再订永远称臣纳贡之盟。楚王熊昭见其信势旦旦,领军而还。

前548年

晋国中军元帅范匄去世,副帅赵武继任中军元帅,执掌国政。范匄的儿子范鞅接任下军主将,智罃的孙子智盈接任下军副将:

中军元帅赵武副帅韩起

上军主将荀吴副将魏舒

下军主将范鞅副将智盈

范匄临终前对儿子范鞅说:“以前,我有事情都要询问我的谋臣。如今我看你,独自不能办事,要商量又没有人,你打算怎么办?”范鞅说:“我以后有事一定和大家商量,而不是以此求得好感,自己的想法虽然好,但不敢自以为是,一定要听从长者的意见。”范匄说:“这样可以免遭祸害了。”

五月,齐王姜光被情妇的老公首席执政大臣崔杼杀死,在位六年。崔杼联合庆封立姜光的异母弟姜杵臼(chǔ jiù)为傀儡齐王,崔杼与庆封共同执政。史官如实记载说:“崔杼杀了他的国王。”崔杼将史官杀死,史官的弟弟接着这样写,也被杀。又有一弟还这样写,崔杼就由他去了。(两年后,庆封利用崔家的内乱而灭了崔杼的整个家族,得以独自掌控朝政。)

七月,晋国中军元帅赵武组织12国联军,准备出师攻打齐国,以报复其助栾氏祸晋之仇。消息传到齐国,齐国首席执政大臣崔杼立即向联军求和,赠送厚礼,加入以晋国为首的中原联盟,承认晋国的盟主地位,晋国的霸业再度稳固。

接着赵武又下令减轻盟国的保护费,对到访的鲁国内阁大臣姬豹说:“从今以后,战争恐怕可以稍稍停止了。齐国的崔杼与庆封新近当政,将要向各国改善关系。我也了解楚国的首席执政大臣屈建。如果用外交辞令和他说,战争可以停止。”姬豹表示同意息兵罢战,并向赵武推荐宋国执政大臣向戌。向戌表示愿意再当一回和平大使。

晋、楚南北争霸战争打了近百年,兵连祸结,没有宁日。而此时,晋国内外交困,穷于应付,深感征战之累。楚国更是要北上中原,与晋国争霸,还得大力应对吴国的不断骚挠和侵袭,两面作战,将士们疲于奔命,苦不堪言,所以也想与百年宿敌晋国和解。中原各国既要从楚,又要从晋。停止战争,和平共处,已是大势所趋,人心所向。

八月,由于舒鸠国离吴国太近,实在难以抵挡吴国的攻伐之苦,咬着牙,迫不得已又归服了吴国。楚王熊昭再次怒火中烧,派首席执政大臣屈建率军前往讨伐。舒鸠国求救于新主,吴国为保护新入盟的小兄弟,自然领兵来救。楚军将吴军引入伏击圈,将吴军打的鬼哭狼嚎,抱头鼠窜,并一举灭掉了叛服无常的舒鸠国。

12月,在位13年的吴王姬诸樊亲率大军攻打楚国的巢城(安徽巢湖),想用武力将其纳入自己的势力范围,以弥补失去舒鸠国的损失。于是,一场比诸葛亮早近六百年的空城计就在巢城上演了。巢城守军大开城门,勇敢而轻率的吴王率军冲入,巢城守军当场将吴王姬诸樊乱箭射死,吴军大乱,落荒而逃。吴王姬诸樊的二弟姬余祭继位。

前547年

五月,楚王熊昭率楚秦联军向东攻打吴国,见吴国戒备森严,防守有道,便兵锋一转,浩浩荡荡地杀向郑国。郑国守将皇颉(jié)出城跟楚军作战,楚王的二弟熊围与县长穿封戌同时攻打皇颉,皇颉抵挡不住,滚落下马。熊围想上前活捉,穿封戌已捷足先登。熊围索要不得,向大哥楚王熊昭控告说是穿封戌贪念军功,抢了他的俘虏。

楚王熊昭命王宫办公厅主任伯犁州当庭审理。伯犁州当着皇颉的面将手高高地指向熊围,恭敬地说:“这位是楚王的二弟。”又用手低低地指向穿封戌,高傲地说“这位是我国边境的一个县长。你说,到底是谁先俘虏了你?”精于察言观色的皇颉从其手指的一上一下,言辞的一恭一卑中早就心知肚明,洞晓一切,一口咬定是熊围俘虏了他。气得穿封戌七窍冒烟,拔了剑就要杀向熊围。最后还是楚王熊昭出面,同时对两人进行奖励,宴请,才得以调停。

后来,熊围弑君自立为楚王,率军灭掉陈国后,任命穿封戌为陈县县长,问他说:“你要是知道我能到这一步,以前争夺俘虏时,你大约会让我的吧?”穿封戌回答说:“要是知道你能到这一步,我一定冒死来安定楚国。”

赵武派中军副帅韩起去朝见东周王。深感世态炎凉的东周王姬泄心先是一惊,后是大喜。问其来意,韩起说:“只是奉献贡品,没有别的事情。”

前546年

宋国执政大臣向戌开始为停止战争奔走,他先去晋国,晋国首席执政大臣赵武与大臣们商量后表示同意。向戌又去楚国,楚国也同意了。再去齐国和秦国,都表示同意。这四大国家都通告小国,去宋国开会,终于水到渠成。

秋天,晋、楚、齐、秦、宋、鲁、郑、卫、陈、蔡、曹、许、邾、滕14国的代表齐聚宋国,共同签署了一份历史性的停战协议:各个小国原本每年向所属霸主交的保护费,现在改为向两个霸主交,以承认晋楚两国同为盟主。另有齐、秦两国例外,它们与晋楚是同等大国,只参加结盟签约,不向晋楚交保护费。还有齐国的附庸国邾国、宋国的附庸国滕国,只能列席当观察员,没有资格在盟约上签字。

春秋时代,晋楚两霸并立,就好比二十世纪冷战时代的美国和苏联同时并霸一样,令世人瞩目。此后,晋楚之间四十多年没有发生战争。不过这不是和约的功效,而是两国接着都发生了内部问题,无暇对外。两国霸权也相继凋零,无力量也无必要发动战争。位于东南地区,原为楚国属国的吴国兴起,屡次攻入楚国,卷入春秋混战的行列。

前545年

夏天,按照去年的盟约,齐、陈、蔡、燕、杞、胡、沈七国国王去晋国朝见。之前,齐王姜杵臼准备出行,首席执政大臣庆封说:“我们没有参加结盟,为什么要去晋国朝见?”大臣田须无说:“先考虑事奉大国而后考虑财货。小国事奉大国,如果没有得到事奉的机会,就要顺从大国的意图。我们虽然没有参加结盟,岂敢背叛晋国呢?你还是劝国王出行吧”

晋王姬彪设国宴招待他们喝酒时,齐王姜杵臼向晋国大臣师旷请教如何处理政事,说:“你将用什么来教我呢?”师旷说:“你一定要施惠于民罢了。”喝到一半的时候,酒兴正浓,又问师旷:“你用什么来教我?”师旷又说“你一定要施惠于民罢了。”齐王出门去住处,又向师旷请教如何处理政事,师旷说:“你一定要施惠于民罢了。”

齐王姜杵臼回到住处,考虑着这句话,酒还没有醒,就明白了师旷说话的意思。齐王的两个弟弟,很得齐国民众的心。他们的私家又富又贵,民众又喜欢他们,可以和王室相比,这是危及王位的事情。现在叫我施惠于民,大概就是让我和两个弟弟争夺民心吧?于是齐王姜杵臼回国后,立即发放国库粮仓的粮食给予贫困民众,散发国库多余钱财去赏给孤寡人家,70岁以上的老人由国家免费供给粮食。(两年后,齐王姜杵臼的两个弟弟逃往国外。)

秋天,齐国首席执政大臣庆封把政权交给儿子庆舍,专心酒色打猎,带着他的妻妾财物搬到大臣卢蒲嫳(piè)家里,交换妻妾而喝酒。齐国的四大家族趁庆封外出打猎之机,联合杀死庆舍。庆封逃往吴国,吴王姬余祭把公主嫁给他,又将朱方县(江苏镇江)赏赐给庆封,结果庆封比原先在齐国还富有。

冬天,楚王熊昭去世,在位15年,其子熊员继位。

鲁、宋、陈、郑、许五国国王去楚国朝见。到达汉水,鲁王姬午想要回去,大臣姬带说:“我们是为了楚国,哪里是为了一个人?继续走吧。”鲁王就继续前往。宋国的向戌说:“我们是为了一个人,不是为了楚国。饥寒都顾不上,谁能顾得上楚国?姑且回去,等他们立了国王再说吧。”宋王子成就回去了。

前544年

吴王姬余祭去世,在位四年,其三弟姬夷昧继位。为抗衡楚国,吴王派32岁的四弟姬扎访问中原各国。见到鲁国大臣姬豹,很喜欢他。姬豹曾回答晋国首席执政大臣范匄问什么是死而不朽。随后,姬扎要求欣赏一下歌舞。

鲁国歌唱家为他演唱《郑风》之歌,姬扎说:“美啊,但是歌词太琐碎了,说明其政令苛细,百姓不堪忍受了,这大概是郑国要先灭亡的原因吧。”演唱《齐风》之歌,他说:“美啊,弘大深远,有大国之风。齐国的前途不可限量。”演唱《秦风》之歌,他说:“这就叫做西方的夏声。夏就是大,大到极点了。”演唱《颂》之歌,他说:“达到音乐的极致了。曲调刚直有力却无倨傲不逊之意,旋律婉曲优美却无过分曲折之憾,节奏紧密却无迫促窘急之嫌,节奏舒缓却无分离割断之弊,变化丰富而不淫靡,回还反复而不令人厌倦,表现悲哀恰到好处不显得愁苦,表现欢乐时恰到好处不流于放纵,其音如圣人之才,广用智慧而永不匮乏,如圣人之德宽弘而不侈大,如圣人之理民,施惠而不显耗费,征取而不陷贪婪,音乐暂时休止时却不陷于停滞,音乐流畅前进时却不虚浮无根。”

舞蹈家为他表演《大夏》之舞,姬扎说:“很美啊,为民辛劳而不以有德于民而自居,除了大禹谁还能做到呢?”表演《招箾xiāo》之舞,他惊叹说:“美德的巅峰啊,太伟大了,就如同苍天无不覆盖,大地无不承载啊。就算再好的德行,也比不上这种美德了。歌舞可以停止了,如还有别的歌舞,我不敢再欣赏了。”

姬扎见到齐国大臣晏婴,也很喜欢,对他说:“你赶快交还你的封地和官职,没有这两样东西,你才能免于祸难。齐国的政权快要易手了,易手之前,国家的祸乱不会平息。”于是晏婴通过大臣田须无交还了封地和官职。见到郑国大臣姬侨,一见如故,对他说:“郑国现在的当权者多邪行,灾难将要降临,大权将落到你手中。你执政时,务必要谨慎。否则,郑国将会衰亡。”

见到卫国大臣姬瑗等人,非常欣赏,对人说:“卫国有很多贤能的君子,卫王也很开明,所以不会有什么祸患。”见到晋国中军元帅赵武、副帅韩起、上军副将魏舒,说:“晋国的政权,终将要落到这三大家族手中。”又对晋国大臣叔向说:“晋王奢侈而良臣又多,晋国政权将落于富有的韩、赵、魏三家大家族手中。你好直话直说,一定要慎思如何免于祸患。”

前543年

秋天,郑国执政大臣姬虎任命姬侨为常务执政大臣,姬侨辞谢说:“国家小而逼近大国,家族庞大而受宠的人又多,我不能治理好。”姬虎说:“你放心去干,谁敢触犯你,我就收拾谁。”

姬侨治理政事,有事情就让伯石去办,赠送给他城市,有人问:“为什么单独给他送东西?”姬侨说:“让他满足了欲望,去做事情而取得成功。这不是我的成功,难道是别人的成功吗?对城市有什么爱惜的,它会跑到哪里去呢?”姬侨对忠诚俭朴贤能的大臣,听从他,亲近他;骄傲奢侈的,推翻他。

姬侨推行土地私有制,并向地主征收军税。历来改革者都是争议的中心,姬侨自然不免。郑国人在乡校扎堆聊天,议论中央政策的好坏。大臣然明对姬侨说:“把乡校毁掉,怎么样?”这相当于切断网络,耳根清净,一劳永逸。姬侨说:“人们干完活儿回来,到这里聚会,议论中央政策的好坏。他们认为好的,我们就推行;他们讨厌的,我们就改掉,这是我们的老师。为什么要毁掉它呢?我听说,尽力做好事以减少怨恨,没听说过依仗权势来防止怨恨。依仗权势来制止民怨就像堵塞河流一样,河水一旦决口就一发不可收拾了。百姓敢怒不敢言的危害更大,不如我们听取这些议论后,把它当作治病的良药。”然明说:“我从现在起才知道你确实可以成大事。”

作为改革家的姬侨对中国历史独特的贡献,就是他以罕见的魄力和胸怀,支持社会舆论监督,不干涉社会舆论对中央的批评。在野蛮残暴的春秋时期,仅此一例,千古流芳。

一年后,人们歌唱道:“计算我的家产而收财产税,丈量我的耕地而征收田税。谁杀死姬侨,我就帮助他。”到了第三年,又歌唱道:“我有子弟,姬侨教诲;我有土田,姬侨使之增产。万一姬侨去世谁来接替他呢?”

前542年

一月,鲁国内阁大臣姬豹从晋国回来,对内阁大臣姬羯(jié)说:“晋国中军元帅赵武快要死了。他的话毫无远虑,不像百姓的主人。而且年纪不到五十,就絮絮叨叨好像八九十岁的老翁,活不多久了。如果赵武死了,掌握政权的恐怕是副帅韩起。你何不去对执政大臣姬宿说这件事,可以及早建立友好关系,让韩起早点为鲁国做些准备工作。”姬羯说:“人的一辈子能活多久,谁能说没有点得过且过的思想?早晨活着还怕到不了晚上,哪里用得着去建立友好?”姬豹出去,告诉别人说:“姬羯将要死了。我告诉他赵武得过且过,但他比赵武还不如。”姬豹又和执政大臣姬宿说到晋国的事情,姬宿也不听。当年九月,姬羯去世。

前541年

三月,为了重温五年前在宋国签署的停战协议,晋、楚、齐等国的代表齐聚郑国盟会。会议正开得起劲时,莒国使节飞奔到会议室,控告鲁国刚攻占了莒国的一座城市。楚国首席执政大臣熊围请求诛杀鲁国代表,但晋国首席执政大臣赵武坚决反对,又把他释放。

五月,秦王嬴石的弟弟后子带着一千辆锱重车出奔到晋国。赵武问:“你这样富有,为什么还要逃亡呢?你大约什么时候回去?”后子回答说:“秦王嬴石无道,我害怕被杀害。想等到他的继承人继位再回去。”赵武问:“秦国会灭亡吗?”后子回答说:“一代的国王无道,国家还不致到达绝境,不是几代的荒淫,不能灭亡的。”赵武问:“秦王嬴石会短命吗?”后子回答说:“会的。”赵武问:“大约多久呢?”后子回答说:“少则不过五年。”赵武看着太阳的影子,说:“早晨等不到晚上,谁能等待五年?”后子出来,告诉别人说:“赵武将要死了,既想混日子又怕自己活不久,他还能活多久呢?”

11月,熊围借入宫探病之机,杀死侄子楚王熊员及其两个儿子,自立为新楚王,其三弟熊比逃往晋国。楚王熊围最爱纤纤细腰的女子,以致数以百计的宫女为了培养细腰而饿死。

12月,50岁左右的赵武去世,举国哀悼。中军副帅韩起接任中军元帅。赵武的儿子赵成接任中军副帅。

附注:

陕西省:

秦国(宝鸡市凤翔县,嬴姓)

山西省:

晋国(临汾市侯马市,姬姓)

山东省:

齐国(淄博市临淄区,姜姓)

鲁国(济宁市曲阜市,姬姓)

邾国(济宁市邹城市,曹姓)

曹国(菏泽市定陶县,姬姓)

莒国(日照市莒县,已姓)

杞国(潍坊市昌乐县,姒姓)

莱国(烟台市龙口市,妘姓)

鄫国(临沂市苍山县,姒姓)

滕国(枣庄市滕州市,姬姓)

薛国(枣庄市滕州市,任姓)

倪国(枣庄市山亭区,曹姓)

邿国(济南市长清县,妊姓)

河南省:

宋国(商丘市睢阳区,子姓)

郑国(郑州市新郑市,姬姓)

卫国(安阳市滑县,姬姓)

陈国(周口市淮阳区,妫姓)

蔡国(驻马店市上蔡县,姬姓)

许国(平顶山市叶县,姜姓)

湖北省:

楚国(荆州市荆州区,熊姓)

江苏省:

吴国(无锡市锡山区,姬姓)

安徽省:

舒鸠国(六安市舒城县)

胡国(阜阳市颍州区,妫姓)

沈国(阜阳市临泉县,姬姓)

长按下方二维码,关注《丁小川说中国历史》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