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胡平:米坛子(组诗)《湖北诗人》第633期

作者简介:胡平,男,湖南常德澧县人。湖南省作协会员。在《诗刊》《星星》等报刊发表各类文学作品一千多件。出版诗集《镜像人生》。

■米坛子

我必须向你保证
我妻子是一个非常严谨的人
她很少犯错误
处理事情谨小慎微
她特别讲卫生
厨房收拾得一尘不染
我家的米坛子质量上乘
外表光滑,饱满
没有半点裂缝
它的顶盖也是这样
当妻子把顶盖盖在米坛子上
它们严丝合缝
简直就是一个整体
暑假,我和妻子外出游玩
我们玩过了头
当我们回到家中
妻子做饭
揭开顶盖,打开米坛子
“天哪——”
她发出一声惊呼
我跑过去看
米坛子里
爬满了大大小小的虫
那些被大米
喂养得白白胖胖的米虫
有着:
大米一样的颜色
大米一样的形状
大米一样的可爱
然而
它们来自于何处呢?
这让我想起了
地球
对,就是地球
一个更大
更古老,更神秘的米坛子
在很久以前
有人揭开天空的顶盖
也发出了
同我妻子一样的惊呼:
天哪——
这些金色的老虎,绿色的蛇
蓝色的鱼,红色的鸟
以及
黄色的,白色的,黑色的人
他们又来自于何处?

■花名册

那是一本书吗
密密麻麻写满了名字
每个名字都像一只黑色的蚂蚁
在纸上冬眠
我打开它
那些名字就都醒过来
变成了一个个活人
那么多活人挤在一起
像在开会,又像在打瞌睡
而我就躲在第一百二十四页的下面
非常安静
像一只害羞的虫子
在我的周围
站满了熟悉或不熟悉的人
紧挨着我的那个叫猴子
脑袋宽,四肢长
老是和鱼们过不去
每到周末,带着鱼竿到河边垂钓
一蹲就是一天,他老婆的喉咙
今年被鱼刺卡过八回
住在我上面的那家伙
是周易协会的老王
喜欢和人探讨时间的起源
坚信灵魂是一种物质
说话滔滔不绝,唾沫四飞
下次遇见他,我会将自己的嘴巴
关闭
在我旁边呆着的小李
在县委会上班
喜欢炒股,说笑话
如果你哪天发现他不笑
不用猜,大盘肯定跌了
忽然发现一个心仪已久的名字
忍不住用嘴轻轻碰了一下
兀地她从书上走下来
揪住我的衣领,大骂我流氓
我吓得赶紧将这一页翻了过去
我拿着笔,漫不经心地浏览
偶尔用笔尖随意敲打
恍惚之中变成了阎罗王
手握生死簿,想勾谁就勾谁
想要谁死谁就得死
这世上也有人像阎罗一样

手中有了权力,便开始胡作非为

而那些名字逆来顺受,比石头还要沉默

■忘记

一些东西总是被我轻易忘记
比如现在,我伸手到裤袋里掏钱
那张一百元的纸币不见了
我记得自己明明将它放进了左边的口袋
一本电话号码本哪里去了
昨天它还在另一个袋子里躺着
我无意中去摸皮带,那悬挂在上面的
一串钥匙也不知去向
我这是怎么了,儿子才读高一
我老是记不住他的班次
前天从他学校回来,碰到一位老同学
我们将手紧紧握在一起
我一边使劲摇一边努力回想他的名字
分别时他再三叮嘱我要多联系
我什么时候留存过他的电话号码吗
这世界怎么了,不仅仅是我
很多人的记忆都大片大片地丢失
一些人总是把国家领导人的名字搞混
另一些人为了记住上帝
把叶子和花放在一起
我们来到人世的药店,在里面转了一圈再出来
我们忘记了要买什么

■记一位成功人士

他长得帅,年轻,高大,英俊

说话声音洪亮,行为得体,对人有礼貌

对女孩,具有天然的无可指责的吸引力

他有钱,他爸爸是本地首富

他家里的财产,多到连他自己也记不清楚

他家的客厅、卧房、餐厅,甚至洗手间

随意码放着一堆堆快要过期的钞票

更重要的是,他有学识,有才华,有见解

能对国际形势作出精准判断,影响股市

投资风向,干预美国总统最后的选举结果

他还是本地作协会员、美协会员、书协会员

能写得一手好诗,也能写得一手好字

我这么跟你说吧

这小子最大的特点,是谦虚、沉稳,不浮躁

追求他的名媛、淑女

随便拎一个出来,就能亮瞎人的眼睛

可惜的是,这么一个出类拔萃的人物

他没有足够的时间,呆在这里,让我们赞叹

他就要走了

当我从梦中醒来,他正在消失

他走了。他离开的时候,朝我连连挥手

他的身后,飞舞着一片片秋天的落叶

他走了。而我坐在床沿上,发愣

■我感觉自己生病了

一点都不假,医生们可以作证:

先是头发一根根往下掉,用“霸王”

都止不住;然后牙齿松动,其中的

一颗牙齿,因为承受不了细菌的

溶蚀,离我而去;最烦恼的是

记忆力减退。早晨经过面食店,

忘了吃早餐。约好和一个朋友

在上午十点探讨人生,结果忘了

约定的时间。每天在心里念叨

爱情,整个下午我忘了自己的爱人。

如果不是一件富于诗意的事情

闯进我的大脑,我甚至会忘了自己。

黄昏,一列火车准时从原野深处驶来,

猛然间我闻到秋天橘子的香味。

于是我摸了摸脸,对着手吹了口气。

最后我确定,坐在房间里的

这个家伙,就是我自己。

■疯子

在公园的走廊里
他一边行走一边用力挥舞拳头
口中念念有词
像在打倒什么又像在捍卫什么
我看到他的时候
他正把拳头松开
用干瘦细长的手,指指点点
他对着公园的树木演讲
仿佛就是皇帝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第一是良心
第二是良心,第三是良心”
“好端端一个地球,被你们
这帮疯子给毁掉了”
他说这些话的时候,手在剧烈抖动
眼神,放出奇异的光彩
“如果村子里最后一块土地也没了

就把那些草民葬在坛子里”

■杀人者

有时候
人的生命竟然可以
随意被剥夺
比如现在
这个射击场上的天才
戴着墨镜
提着一把半自动步枪
视生命如同草芥
见人就开枪
见活物就扣动扳机
被他击中的人
成批成批地倒下
更可恶的是
他竟然一边杀人一边叫喊
直到把枪管打得通红
直到前面所有的人
被他杀光
直到导演使劲挥动双手
——喊停
他才极不情愿扔下手中的枪
露出一脸的遗憾

本期荐稿谭维帖执行主编李艳

平台监制王青己

2018.01.23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