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氏文苑 | 马玲:豫西大峡谷游记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我们!

豫西大峡谷游记

文/马玲

十几年前,豫西大峡谷开业时去捧场,曾经一觅大淙潭的芳影。孟夏时节,与文友群的良师益友相约,又一次与之邂逅。

十几年斗转星移,十几年沧桑巨变,大淙潭仍是旧时娇俏模样,豫西大峡谷却已经旧貌新颜。

一进大峡谷,迎面而来的是“喊泉”。正纳闷何以如此命名,服务人员递过来一个话筒,原来喷泉可以根据游人喊话的节奏变换身姿。小品大师周鸿一番高低起伏的演说使泉水时而婀娜摇曳,时而浅吟低唱。特别是他最后一声男高音的绵延,使喷泉一路飙升,湖面上升起了一面雨雾水帘。

“惊天一吻”,”晾旨石”……一路前行,三步一瀑,五步一景,大淙潭的美,美在灵秀,灵秀中有险峻,灵秀中有幽深,灵秀中有人文。

最惊险的是悬崖秋千、玻璃桥和彩虹桥。将游人固定在悬崖边大铁架上悬挂的秋千上,用绳索将秋千拉到最高,一放手,秋千飞出悬崖,带来声声惊呼。

玻璃桥和彩虹桥离地千尺,往日高悬空中的节目我是历来不能参与,在相信前世的催眠师看来,我必有一世高坠而亡,所以这样的游戏总会无法释怀一乐。文友们纷纷换鞋套入场,玻璃桥下风吹树浪涌的景致抵制着文友们的声声邀请。站了一会儿,我发现玻璃桥竟然有一半不是透明的,桥上变幻着音符和画面的图案。穿上鞋套,走进玻璃桥,竟然又在文友们的召唤中斗胆走上了透明桥面合影留念。

“酒壮人胆”,文友们的情谊似香醇美酒,微醺中的我与大家列队而行。走上彩虹桥,只见桥下山高瀑急,树茂林密,几步就后悔,但观前后文友依次而行,身处其中早已无路可退。童心童颜的丽红踢腿、跳舞,在彩虹桥上蹦蹦跳跳玩个不亦乐乎,欣燕也跑来跑去如履平地,就连一向自称恐高的周大师也毫不怯场。一步一停,等我终于走到对岸,又要从另一彩虹桥返还。好在文友们真诚热情耐心等候,丝毫没有嫌弃抱怨。团结真的就是力量,真诚的情谊能让我们战胜一切困难。

迤逦而行,前方湖面数道”桥梁”横跨对岸。有脚下一根细铁丝、头顶一排吊环的惊险,也有吊桥微晃、中间两个大铁环的惬意,更有象一排小秋千的软梯挑战。文友们各显神通,开始从不同”桥梁”度过,笑声和惊呼声在山谷飘荡,只有摇摆的”小秋千”无人问津。我抓着秋千开始过河,文友们纷纷劝我返回,牛大哥担心我掉到河里无法救援。等到过了河,牛大哥笑说,现在胆小鬼的帽子一下子扔到爪哇岛去了。

在豫西大峡谷的美景中,文友们个个都象单纯的孩子,纯美的欢笑和豫西大峡谷的空气一样清冽醉人,涤荡着一切疲累烦忧。

“天生丽质难自弃”,豫西大峡谷犹如卢氏深闺美女,明眸顾盼间含情动燕俗,以她那妖娆身姿令游客一见倾心,流连忘返。

马玲,女,汉族,卢氏县城关镇人,七零后,致力于未成年人合法权益保护的检察官,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家庭教育指导师。

文坛新秀,期待下次赐作,这里就有啦!

卢氏文友群主办

文学顾问

牛爱民 任耀榜李宏文张银成周天鹤董建中寇一洵(按姓氏笔画排序)
文苑编辑部文苑总编:知一和文苑主编:卢一辉执行主编:张淑清责任编辑:张一瑞 张欣燕一一一一:程向楠 邹一楠一一一一:李一璇 本期编辑:李 璇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
广告外联部微信联系:baixue7818微信联系:lsm1685786966
▊声明
感谢关注《卢氏文苑》。网站与公众平台转载《卢氏文苑》所刊发的文章,须征得《卢氏文苑》授权,并请注明出处,未经许可,不得转载。任何组织、平台和个人,不得侵犯本平台应有权益,否则,一经发现,本平台将授权常年法律顾问予以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
▊法律援助单位:
河南共同律师事务所
▊法律顾问:宋海峰律师
扫码关注更多精彩

请点击“写留言”,留下您的精彩评论!点击“在看”推介给更多的微信好友!投稿作者请提供简介及照片,切忌一稿多投!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