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蜀之地 | 魏治祥:笑一个,不许说“茄子”

点击蓝字“作伴结庐”,免费关注。

/ 图 :堆糖 / 文:魏治祥

// 笑一个,不许说“茄子”——《对一朵花微笑》读后感

“我一回头,身后的草全开花了。一大片。好像谁说了一个笑话,把一滩草惹笑了。”

这是刘亮程的散文《对一朵花微笑》中的第一段文字。不用说,读到这段文字的我也笑了。是微笑。刘亮和这家伙,咋就这么有趣呢?

“我正躺在土坡上想事情。是否我想的事情——一个人头脑中的奇怪想法让草觉得好笑,在微风中笑得前仰后合。有的哈哈大笑,有的半掩芳唇,忍俊不禁。靠近我身边的两朵,一朵面朝我,张开薄薄的粉红花瓣,似有吟吟笑声入耳。另一朵则扭头掩面,仍不能遮住笑颜。我禁不住也笑了起来。先是微笑,继而哈哈大笑。”

有趣的文字来自有趣的大脑,来自一个童心未泯的人。曾经观察过婴儿的微笑,笑得像一泓山泉,笑得像一朵小花,很甜,很阳光,很单纯,很干净,不含一丝杂质。他(她)笑,你也会情不自禁地跟着笑。你的笑也很甜,很阳光,很单纯,很干净。然而笑过之后,仅仅过了一小会儿,你就又变得很复杂,很稳重,变得不苟言笑或者不知道该怎么笑了。

如果你是上级,在下级面前就要板着脸保持威严;如果你是父亲,在儿子面前也要板着脸保持威严。你既不是上级也不是父亲,就要在同事面前板着脸保持矜持,在对手面前板着脸保持高深。值得注意的是,在上司面前是不能随便板着脸的,哪怕你遭到了训斥,也要表现出心悦诚服的样子,要笑,要难为情地笑。

随随便便地笑不好。随随便便地笑意味着年轻幼稚,意味着不懂事,不老练,不沉稳,所以,我们小时候笑了几年,长大后就不怎么会笑了。很多人临时布置在脸上的笑容总是不自然 ,很多人照相时笑不出来就要说“茄子”。

而茄子是不会笑的。会笑的是茄子的花,那是小时候的茄子。

在黄沙梁,在村庄外的荒原上,刘亮程像一个永远长不大的孩子,随心所欲地四处游荡。一滩野草,因为听到谁说了个笑话,全都笑开了花,这纯属一个大孩子的突发奇想。他进而又想:是一个人头脑中的奇怪想法让草觉得好笑,在微风中笑得前仰后合。这会儿的刘亮程真太天真、太可爱了!

成年人眼里的花就是花,草就是草,是听不懂笑话的。成年人遇到好看的花,会与花合影,用手机拍下来分享给朋友。拍照时会很讲究用光,构图和角度,尽量让那花把自己衬托得更美。在摆拍的过程中,人们布置出了“笑”的表情。身旁,鲜花的吟吟笑声,人是听不到的,他们只专注于自己的表情,只关心快门摁下那一刻自己有没有眨巴眼睛。所以在很多时候,我们在照片中看不到人与环境的水乳交融。

读罢《对一朵花微笑》去照镜子,我看见脸上的肌肉好像松动了一些。

我对另一个我说:笑一个,不许说“茄子”!

我真的又笑了。

——2021年2月26日于赵镇城投润城

作者简介:

魏治祥,1953年出生于成都金堂,资深媒体人。曾在《四川文学》,《青年作家》,《山花》,《文学青年》等期刊发表过中、短篇小说。

香落尘外书斋

作伴结庐工作室

总编:湛蓝

主编、后台:王倩倩

编辑:兰若

你以双眸燃烧我的诗句,我以苦修等待天涯的相逢。把我的思念寄给你吧!就以月光为筏,以清风为摇橹,划进你冬意深沉的梦想……在长江浩流的梦境中,在雾霭重围的日子里,我是一枚小小的舟子,从未停止向彼岸的你进发。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稿费:赞赏费即稿费,赞赏的百分之七十归作者所有。20元以下打赏不发放。

微信号 : lanerzou

新浪微博:@作伴结庐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