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节征文 | 柳林:我的母亲

你以双眸燃烧我的诗句,我以苦修等待天涯的相逢。

关注“作伴结庐”

文:柳林 / 图:堆糖

时间的洪流将我们裹挟其中 ,日子一天天在平凡与琐碎中来了又去 ,有时我们免不了神经的麻木 ,以为这表面的平静不过是“生活” 而己,有时我们又忍不住在心底生起万千波澜 ,想要用文字打捞心海里的朵朵浪花 。

我想我是幸运的 ,当看到母亲节的征文 ,心里涌起许多有关母亲的情与思 ,而我却可以将此诉诸笔端 ,无论文笔好坏与否 ,大概都不太重要了 ,将书写作为一种心情的出口 ,也是人生一大幸事吧。

这是作为21世纪的我用文字写下的母亲,而我的母亲不识字 ,我所知道的一切关于她的过去,都来源于她的口述 。那是一些儿时星空下的夜晚 ,轻摇蒲扇凉风习习的夜晚,母亲轻轻说与我们听的 ……

母亲生于1955年 ,她的出生地在那时叫四川万县 ,就是现在的重庆万州 。母亲的儿童青少年时期经历了饿饭逃荒和大锅饭的历史时期 。当时四川逃荒到我父亲所在的村庄 ,一起的有十多个年轻女子 ,母亲和父亲成家后一待便是几十年。在我10岁那年,她带着妹妹一起回了趟四川,后来又回了两三次 ,现在母亲娘家人都随后安居在他乡 ,母亲再没回过家乡去了 。

小时候 ,母亲常会给我们讲她记忆中的一些片段 ,比如说当时闹饥荒 ,生活在大山里的外公外婆如何艰难度日 ,靠吃红薯、土豆和喝青菜羹为生。她说记得3岁时 ,外公喝下外婆借来的一口米汤后如何咽气 ,后来外婆也因饥荒去世 ,20岁那年, 母亲跟着邻近的乡亲一路颠簸到湖北 ,和父亲结婚后便定居下来 。

父亲兄弟4人 ,他最为年长 ,当时便承担着最重的家庭负担 ,当时处于生产队时期 ,全家都要出工记工分 。为了挣更多的工分 ,作为长媳的他经常和父亲天未亮就去生产队干活 ,回到家里来 ,还要操持家务做饭洗衣等 。

后来有了孩子 ,母亲除了繁重的体力劳动 ,还要兼顾照顾小孩的责任 ,即便在坐月子期间 ,她也不曾撂下肩头的重担 。那时一大家人的衣服都是母亲一人洗,先是在家搓洗干净 ,再用大木盆端去附近的池塘清洗 。当时村人见了很是怜惜 ,劝母亲好生注意身体 ,坐月子期间不能那般劳累 ,当时的情况可想而知 ,仗着年轻一副好身体 ,母亲终究默默承受着 。现在母亲年纪大了 ,腿脚也多出诸如风湿腰腿痛等一些毛病 ,可能与那时月子间的劳累有些许关系 。

在我之前 ,母亲有过二个女儿 ,但都因疾病不幸夭折 ,我作为母亲的第三个女儿 ,因此得到了优于前两位姐姐的优待和恩宠 。我出生时早产 ,瘦小得可怜 ,被村里人称为“麻雀 ”,几度被人怀疑难以养活 。当时物质的匮乏自不必说 ,母亲靠一口一口地喂米汤稀饭将我慢慢养大 ,奶粉三不时打打牙祭 。母亲还说我小时晚上经常不睡觉 ,这时父亲和母亲轮流起来哄我玩 ,哄不住时便把木衣柜拍得啪啪作响 ,就这样我被异常声音吸引而停止哭闹 ,而第二日父母照常要做那日复一日的繁重的农活 。

后来我不仅慢慢长大 ,而且还生得一副健康的体魄 ,现虽已年至不惑之年 ,相较于同年的朋友 ,在身体体格上还算得上是上乘。我想除了后天的个人修为 ,也得益于当年母亲的悉心照顾 ,现在的我离当年的那个小小的“麻雀”已相去万里了 。

想到在那样的年月 ,父母含辛茹苦地抚育我们长大 ,他们付出了多少的爱和劳累艰辛 ,所以我对那句古人说的“身体发肤受之父母 ”,有更深的认同与体会 。在后来的人生 ,不论我遭受何种糟糕或身心困顿之处境,我尚能咬紧牙关度过 ,一来是继承了父母坚韧吃苦耐劳的农民本色 ,一来实在不忍有负亲恩 。人们常说 ,孩子是上天赐予我们的礼物 ,可是我觉得 ,父母是我们的生命之本 ,是我们人生中最珍贵的福祉 。

母亲一生勤劳节俭 ,生活在农村 的小孩子也要加入家务及田间劳动 ,母亲通常是家里起得最早的人 ,一直到现在都是如此 。特别是夏季 ,母亲常说早晨凉快好干活 。在儿时 ,我们还未起床 ,她早已去菜园摘下新鲜蔬菜 ,还顺便浇了水除了杂草 ,或者和父亲两人早早开始了当天的农活 。

那时有一种我们当地称“扎靶子”的家务活 ,母亲通常是主力 。记忆中,扎完靶子当晚母亲洗澡时 ,全身会起很多大大小小的疙瘩 ,大的一个个像鸡蛋那么大 ,小的如小石子 ,那是因为“扎靶子”引起的全身瘙痒的一种皮肤病 ,母亲称之为“狗牙风” 。对于吃苦受累 ,母亲从未抱怨过 。

脑海里还有许多母亲辛勤劳作的场景 ,平时不提起似乎已淡忘 ,下笔写了才发觉 ,原来那些深深地留在我记忆的深处 。在我记忆中留下最深刻的一幕 ,是看母亲侍弄下小猪崽 。

大母猪快下崽前后 ,母亲会密切注意她的动静 。有一天晚上醒来 ,一看窗户有亮着的灯光 ,忽然记起母亲傍晚说的大母猪可能要在晚上产崽,我好奇地跑到猪圈一看 ,母亲正在忙着给大母猪接生 。大母猪身旁已有几只粉嫩嫩的小猪崽 ,我一时看得入了迷 。刚下来的小猪崽还带着胎膜,母亲先把胎膜弄掉再用稻草将小猪全身擦干 ,小猪崽便颤悠悠地试着站立起来 。母亲像打量自己的孩子般,带着爱意和欣喜一一点评 ,说着哪个个儿大哪个个小 ,哪个前后出来 ,哪个崽还站立不稳当等等 。

下崽的过程并不总是连续的 ,有时会连下两三只 ,有时要等上好半天才下另一只,母亲一直守着大母猪,直到母猪下完全部猪崽并产下胎盘 。第二天一早起床上学 ,就会看到一大窝白嫩嫩的小猪崽挤成一排排拱在大母猪肚皮下吸奶 。

那一晚昏黄的灯光 ,母亲柔和的表情和忙碌的背影 和那一窝鲜活的小生命 ,像是一副弥漫着圣洁光芒的画面永远地定格在我记忆深处 。

现在远离故乡 ,因疫情影响 一而再延迟了回家的计划 ,和母亲的联系也就止于电话或视频 ,而每次联系 ,母亲仍旧少不了说她的菜园子 ,说到去年把吃不完的菜如何做成咸菜 ,又如何趁着大太阳为我晒下许多缸豆、马齿苋等等 。母亲一生勤劳节俭 ,虽现在已年老多病,但仍改不了多年来忙忙碌碌的生活习惯总也闲不下来 ,菜园一年四季打理得井井有条 ,除了种些应季的蔬菜 ,还随机种些诸如蚕豆、黄豆、绿豆、红薯和玉米等 ,屋后的空地也见缝插针 ,没有一处空闲的 。我们怕她累着常嘱咐她少种些只当活动手脚 ,她嘴上虽是应着 ,可过后总还是照旧 ,再要被我们说急了 ,她便说 ,不种地了闲着多么多么可惜,一时我们也没办法 。母亲那勤俭质朴坚毅的品性在我骨子里留下了深深的烙印 ,它使我在那以后的岁月里 ,不论遇到何种物质或精神的困顿 ,都能保持俭朴坚强和吃苦耐劳的本色 ,并常怀谦卑知足与感恩一路昂首向前 。

母亲节征文

往期作品回顾

香落尘外?广州雅娴 | 母亲节征文启事

母亲节征文 | 赖锦秀:圆 粉

母亲节征文 | 初蕊千叠:妈妈

【作者简介】

柳林,知性而敏感,喜欢用心感受生活,记灵每个心扉洞开的瞬间,于生活的间隙留一抹诗意。

香落尘外书斋

作伴结庐工作室

总编:湛蓝

主编、后台:王倩倩

你以双眸燃烧我的诗句,我以苦修等待天涯的相逢。把我的思念寄给你吧!就以月光为筏,以清风为摇橹,划进你冬意深沉的梦想……在长江浩流的梦境中,在雾霭重围的日子里,我是一枚小小的舟子,从未停止向彼岸的你进发。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稿费:赞赏费即稿费,赞赏的百分之七十归作者所有。20元以下打赏不发放。

微信号 : lanerzou

新浪微博:@作伴结庐

喜欢,点个赞,就这么简单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