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征文:故乡的糯米甜酒 / 何光燕

/ 文:何光燕

/ 图:堆糖

故乡的糯米甜酒一生甜在游子的心头,甜在我的舌尖伴我进入甜甜的思乡梦乡。我爱故乡的糯米甜酒,更挚爱那三十二步石阶梯下窄窄长长小巷的老妈。

记得在八十年代初期我家在代市十字马路摆小摊,经营糯米甜酒凉水和纸烟肥皂等。那时候一杯凉水才卖一分钱。我老妈在夏天的时候,自己会做些糯米甜酒加在刚从杨家井井里挑来的井水里面。一桶清澈的井水里加上一些糖再配上黄色或绿色的颜色,里面再倒进去少量的糯米甜酒,用一个小口杯在桶里舀起一杯水轻轻地再倒下去,反复几次那桶带有颜色的凉水配上上面飘浮的糯米阵阵清香伴着凉风吹来,给人一种夏季美美的感觉。一杯凉水从嘴里飞流直下三千尺,直觉人间糯米甜酒醉心间。

夏季做糯米甜酒简单,只要把蒸好的糯米按一定比例加上酒粬放在一个缸里一二天就可以了。在寒冷的冬天要想喝上一碗刚出缸的糯米甜酒那就需要老妈多费许多功夫。老妈把糯米洗净放在锅里烧开到米能用手轻掐就成两半的时候,把半成熟的糯米用竹篓篓起来倒在竹烧箕里,随后把干净的木甄子放在加水烧开的锅里盖上竹锅盖。待竹锅盖四周热气沸腾时再把糯米舀在甑子里蒸。到竹锅盖边沿有热气水珠往下掉时糯米饭就煮熟了。

这时候老妈就将它倒出来放在竹烧箕里冷却。到完全冷却后老妈就把糯米饭舀在缸里,把事先准备好的酒粬粉末水倒缸里两手不停地混和着糯米饭达到酒粬均匀地在糯米饭的每个角落。这时候老妈用两手使劲地把膨起的米饭朝下压,待米饭在缸中成了一个平整整的大圆时老妈通常在缸中用手挖成一个小洞,然后把碗中剩下来的为数不多的酒粬粉末水倒入小洞中。最后把糯米缸装进一个事先准备好的竹箩筐温暖的窝里。

糯米缸这个温暖的小家做起来也要费一定的心思和精力。老妈通常是把竹箩筐洗净晾干在筐里一圈圈地均匀放着干净的稻谷草,再在稻谷草周围倒一些烧开的水。这样竹箩筐里面的温度就稍微高一点。然后把糯米缸轻轻地放在竹箩筐中间。随后把一件件厚棉衣紧紧地围在筐上边沿四周。上面再压上一块合适的木板。多几天后那飘香的糯米甜酒香味就从木板下的厚棉衣中悄悄地飘出来。

这时候就是我们三兄妹馋猫馋嘴的好看样子。我们会静静地呆在筐边看老妈把木板和厚棉衣拿来,再看缸中的糯米甜酒那个香味硬是惹得个个馋虫满天飞,嘴里直咽着口水。老妈把糯米甜酒缸轻轻地端在老爸做的圆桌上。老妈做的糯米甜酒分外的美,一个大大的圆糯米甜酒在一层薄薄的甜酒水中轻轻地带着诱人的香美美地飘浮着。这时我们三兄妹就会把拿着小瓷碗带着微笑高兴地递给老妈,刚出缸的甜酒真的好吃。用小小的汤匙舀一匙糯米甜酒倒在嘴里,那个爽劲一生不忘。那香甜味香在嘴里,美在心里。那时我一般要一气吃两小碗,脸上满是红晕还舍不得放碗。那时老妈会笑着说:“好吃也不能贪吃,吃多了当时没事多一会儿会醉人的!”

一晃眼自己成家已三十年了,为了生计也真没几个时候与老妈呆在一起。老妈写到此我想告诉你老人家,您亲手做的糯米甜酒孩儿一生都贪吃。人生还没吃够,只因那里面有浓浓的亲情无时无刻不在孩儿心中柔情弥漫着,让孩儿一生都向往!

——何光燕2021年6月26日笔于福建

作者简介:

何光燕,女,四川广安人,70后。有四百多文发平台及纸刊,现居住福建省晋江市安海镇庵前村桂山宫。

|往期文章回顾:

香落尘外 | “ 爱食尚 · 爱健康 · 爱厨房 ”美食征文启事

母亲节征文 | 何光燕:我的母亲

巴蜀之地 | 何光燕:“香落”是一家

香落尘外书斋

作伴结庐工作室

总编:湛蓝

主编、后台:王倩倩

你以双眸燃烧我的诗句,我以苦修等待天涯的相逢。把我的思念寄给你吧!就以月光为筏,以清风为摇橹,划进你冬意深沉的梦想……在长江浩流的梦境中,在雾霭重围的日子里,我是一枚小小的舟子,从未停止向彼岸的你进发。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稿费:赞赏费即稿费,赞赏的百分之七十归作者所有。20元以下打赏不发放。

微信号 : lanerzou

新浪微博:@作伴结庐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