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六看台 | hhgz? | 猫知道

点击蓝字“香落尘外”,免费关注。

?猫知道

文、图 / hhgz

版式设计 / 湛蓝

Ly的窗台

1.

接三文鱼回家那天,文森到达广州。

此前一周,三文鱼留在德善堂,术后观察。

她在这结扎,摘除子宫和卵巢。

被抹掉性别。

芥末已在三个多月时被卖家施行手术。

这俩女孩此生将不会有发情,发骚。

不会生育孩子。

2.

守候三文鱼时,想起五年前在中山大学附属肿瘤医院遇到的一个女子。

子宫癌,未婚,没人探视。

询问她情况,她说:“子宫肯定是要摘了……我告诉他们,卵巢尽可能给我留着,好歹还是一个女人。”

她无法生孩子了,却仍想体验到湿润的欲望。

3.

后来知道,宠物医院都会建议手术,以清除猫的麻烦。

我和W讨论这事。

坡坡执意养猫,却让三文鱼替他承担责任,既不人道,更不猫道。

W认同,却以为,三文鱼如果是在别家,甚或野生,未必会有更好下场。

三文鱼

4.

然后,我们赶往文森住的酒店。

他出差上海,回成都时“顺道”来探望老太太。

我们十年未见,没有任何联系。

老太太很兴奋,但我怀疑,她是否搞懂了文森现在是干嘛的。

聚餐结束时,文森问老太太年龄,他竟还记得十二年前在成都参加老太太的生日宴。

他从挎包里摸出一个厚厚的红包给老太太,说是今年的寿宴。

我有一个错觉,他想做得自然一些,但他还是有意做得不自然。他想提醒我什么?

或是,他低估了我的天真?

5.

我们聚会的那家酒楼满楼椒香,还没上桌胃就醉了。

一盘盘花样川菜像猝不及防的做爱,迫不及待把口封住。

大嚼美食比大放厥词安全。

文森说,川菜只有离开四川才做得这么好看不好吃,还更有名声。

这是他聚餐时唯一的脱口而出。

6.

然后又回到日常,W读她的克莱茵和比昂,我读一些抽血的句子:“书籍,瓷器;一种生活,该受谴责的完美。”

“像遇难船只的残骸从往日的激情中浮出,他们躺着,多么平静。他们几乎不曾接触,即便接触也像一种忏悔。”

坚持到最后的婚姻。

芥末

7.

也逛图书馆,好像浏览一台绞肉机。

一个梦工厂,一座墓穴。

这里存放先哲的俏皮话,也存放欺世盗名的谎言。

最多的是平庸。

这样挺好。

至少年轻人不会只听到一种声音,只看到一种人生。

每次都会经过那个色情的“未来之门”,都会从喉咙里滚出来一个半卷舌音,R。

8.

洗澡后,裸身站在黑暗中,看四周楼群渐次亮出生活拼图。

我成为黑暗的一部分。

一丝不挂的黑暗。

某个年龄,艰难的不是寂寞,而是丧失。

梦想、期待、好奇、激情、性欲、食欲、混账的鬼——

所有玩世的趣味都一点一点丧失。

9.

一位“CEO”长期重复梦见考试。

托我咨询一位心理咨询师,答复是或与“阉割焦虑”有关。

不知“阉割焦虑”是个什么鬼,但我读到过人类传统最擅长之一,便是阉割。

阉割性器,阉割思想。

很多书得以存在,乃已被施行阉割。

哈尼。

10.

三文鱼的手术将我陷进“善恶”。

罗素有一个讨人嫌的判断:不作恶,只因惧怕惩罚,并非善良。

有行善的人,没有善人。

且,人类需要宠物,而被宠的它们需要人类吗?曾经,人类大肆剿灭野生动物。

现在又建立野生动物园。

如此这般悖谬,它们怎么去理解?

11.

Kindle读“猫”,发现很多词是漏网之鱼。

一位基因学博士这样写道:“我们没驯化猫,是猫重塑着我们。”

12.

然后,乔安妮驾到。

八年后的重逢,背景音乐应该是《猫》之Memory:

“月下形单影只

我对往昔微笑

那时我很美……”

乔安妮是那只体态丰盈歌喉曼妙的母猫,漂泊多年,终于回家,当年美人已是枯枝败叶。

她一杯接一杯喝红酒,讲她今年的除夕晚上。

背着两千万债务回家,给78岁的老爸发两万元红包。老爸照收。

她明白老爸的意思,瞬间泪目。

“未来之门”

13.

这顿饭进行两个小时后,又开了一瓶。

这一次,我一杯接一杯喝。

我要是不喝,买单的就可能是我。

喝得越高,我越是猫。

二十年前第一次见到乔安妮,她问我的属相,我说属鱼。

她红口白牙粲然而笑:“我属猫。”

14.

夜色是猫的饲料

眼波的潮汐,爪子的飓风

在睡眠的羽毛下繁殖情欲

溺水者的手,漫过岩礁抓紧孤岛灯光的碎屑

身体滚烫,扭动在爵士与蓝调之间

后来,乔安妮问我现在是不是在吃软饭,我嗯。

她说:“年纪大了,软饭好消化。”

15.

送走乔安妮,我也基本消化了跟文森的见面。

我选择相信他是“经过”广州,探望老太太。

文森说,因为公职,现在不用英文名Vinson(文森)了。

我说:“明白。”

默契使我们的关系在没有关系之后臻于完美。

我们也聊猫狗,避开成都岁月。

那时候,我们在酒吧混到深夜,总是以合唱《友谊地久天长》收尾。

宠物类似足球,是两个心怀鬼胎的成熟男人恒守一个安全距离的弹簧。

图书馆

16.

然后突然,好些女人都有猫了。

孤冷的猫,并不需要一个忠心耳火耳火的情人。一个男人如果不能抓到一只老鼠,他还有什么用呢?

我开始频繁和女人聊猫,无猫无话。

猫在“重塑”我们的关系。

或者说,基因确定我们会尽善尽美地保护一件据说很贵的瓷器,而并不探究它对人生的意义。

17.

现在,我去坡坡那,芥末和哈尼都来迎我,围着我转悠。

三文鱼独自呆在楼上,我上楼,她便躲起来。

坡坡说,手术后,她的性格变了。

猫知道人类在干什么。

18.

霓虹灯影在对面高楼玻璃幕墙上折射出幽幽的蓝光,黑暗中闪烁的银针刺进我身体,长出鳞片。

再过一会,我就会眼睁睁看着我的双臂和双腿一点一点融入夜色,变成鳍。

开始摆动。

我将带着我的蜜和剑,刺进世界观的穴。

19.

祭奠一些情感的终结。

作者简介

hhgz:一个没有故乡的人,混迹市井,从未有过一件值得称道的正经事,唯喜文字,从未有弃。也算有个玩的吧。

香落尘外书斋——香落尘外平台团队

总编:湛蓝

名誉总编:赵丽丽

总编助理:无兮 特邀顾问:乔延凤 桑恒昌

顾问:刘向东蒋新民李思德王智林张建华李国仁杨秀武 骥亮

策划部:

总策划:崔加荣 策划:白晓辉

主编:烟花 编辑:莲之爱 朱爱华

美编:无兮 ETA 玉丽

编辑部:

总监:徐和生 主编:清欢

编辑:风碎倒影 连云雷

播音部:

部长:魏小裴

主播:自在花开 过往云烟 眉如远山 西西

欢迎投稿香落:[email protected],作品必须原创首发,请勿一稿多投,文责自负。平台赞赏费用即为稿费,其中70%归作者所有(赞赏低于十元和一周后的稿费不发放,维持平台基本运营)。

联系平台、领稿费请加微信号:lanerzou

这是一个有温度的平台

欢迎关注香落尘外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