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征文:蚕豆情怀 / 张保群

/ 文:张保群

/ 图:堆糖

我是偏"僻爱"蚕豆这种农作物的,这种僻爱,如生俱来,由来已久。在我有限的生命里,如同嗜血的鲸,我一直在追寻蚕豆的脚步。

在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多少年的春节,蚕豆一直是作为贺新年的主打食品,粉墨登上大雅之堂,供亲朋好友品食。即便是物资丰富的今天,农家种的小型本地蚕豆,也一直受到大家的青睐,一部分小资的食客,吃起香喷喷的本地蚕豆,也是别有一番情调。

每年的腊月二十几,在农家都是要炸炒过年用的蚕豆的。首先把沙炒至滚烫,到火候了,才可以把蚕豆倒入沙中炸炒。在混入沙中以后,要不停的翻炒,在这个过程中,被炒好的蚕豆,先后爆出噼噼啪啪的声响,在锅里纷飞乱蹦,迸跳到灶台锅沿上都是。除了翻炒,大多时候是要用锅盖盖住锅。在随后的日子,蚕豆几乎帮无零食的孩童,度过了春节前后那一段静谧幸福的时光。咯嘣咯嘣,那是孩子在有滋有味地咬蚕豆吃。

蚕豆是秋收以后开始种植的,一窝一窝,一蔸一蔸的。如果墒透彻的话,要不了多久,蚕豆就会拱破松土长出苗来。在瑟瑟的寒风里,蚕豆生长缓慢,但株型敦厚敦厚的,矮墩墩的,像有姿有势的胖圆外。

春风送暖,寒冬一过,就是蚕豆的青春期了。这时候的蚕豆,看呵,一天一个样,性猛猛的,今天蹿岀了一个高度,明天又蹿出了一个高度。四月和煦的阳光里,蚕豆妖娆多姿,紫白色的蚕豆花开得烂熳,迷幻又梦幻。我一直纳闷,人间怎么会有这等绮丽的蚕豆花尤物。小小的我,就痴迷地迷途不知返地膜拜在蚕豆花的脚下。此时,母亲在蚕豆的间距里锄草,蜜蜂嗡嗡嗡,我在蚕豆花的瑰丽里沉醉不已。我一直在蚕豆花的幻美里回不过神来。在我背着挎包上学的田间小路上,有的小伙伴摘了已长成个的蚕豆尝鲜之时,我还是迷迷登登沉黙不语心事重重的样子。

在农耕为主的年代,生食鲜嫩的蚕豆也成为不少人调节胃口的不错选择。蚕豆结果呈梯子状,节节高。鼓胀着蚕豆米的蚕豆,有序排列,像整齐的报数的士兵。农人看了,丰收的喜悦使得他像成熟的蚕豆果裂口一样裂嘴笑了。

在那个苦艰的时代,蚕豆煮米饭,历来是我们家的一道美食。奶奶说,经过米长时间煮的蚕豆,粉烂烂的,入口一抿即化,可口可心;经过蚕豆煮的米饭,有着绿蔬的清净纯香,吃过回味绵长悠远。蚕豆伴着主食,帮我们度过了那个难忘的苦重岁月,蚕豆度饥荒,与米饭一样,分壁半边江山,功不可没。

现如今,蚕豆摇身一变,娇滴滴成了不少菜肴的主当家。瘦肉炒蚕豆仁、蚕豆仁蛋花汤、春韭炒蚕豆、五花蚕豆等菜品,无不诉说着蚕豆当主角的历史荣光。

我迷恋蚕豆,与蚕豆有诉不尽的情缘。如果有一天,我将化为泥土的一部分,我要叮嘱我的后人,把我的骨灰洒入种植蚕豆的田畴,供养蚕豆,让她开出最美的花,结出最丰硕的果。

作者简介:

张保群,男,湖北孝感人,孝感市作家协会会员。作品曾发在报刊《楚天都市报》、《武汉晚报》、《武汉晨报》、《楚天金报》、《孝感日报》、《孝感晚报》;发表在杂志《新青年》、《特别关注》、《连云港文学》《蒲阳花》等。并有作品获征文奖并结集出版。

|往期文章回顾:

香落尘外 | “ 爱食尚 · 爱健康 · 爱厨房 ”美食征文启事

聆听-巴蜀之地 | 韩强:文澜堤探幽

巴蜀之地 | 韩强:苦乐年华

香落尘外书斋

作伴结庐工作室

总编:湛蓝

主编、后台:王倩倩

你以双眸燃烧我的诗句,我以苦修等待天涯的相逢。把我的思念寄给你吧!就以月光为筏,以清风为摇橹,划进你冬意深沉的梦想……在长江浩流的梦境中,在雾霭重围的日子里,我是一枚小小的舟子,从未停止向彼岸的你进发。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稿费:赞赏费即稿费,赞赏的百分之七十归作者所有。20元以下打赏不发放。

微信号 : lanerzou

新浪微博:@作伴结庐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