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代商洛作家群再进军作品展播 之1647—1649】

【新时代商洛作家群再进军作品展播 之1647】

母亲的腊月

李娜

冬月的寒气渐浓

腊月,姗姗而至

母亲的酸菜缸里

结了一层厚厚的冰

母亲的目光

在屋顶瓦楞上踟蹰

蹒跚的小碎步

在场院里走走停停

忙碌而杂乱

彳亍在儿女的心上

也倒影在

五颜六色的腊八粥中

包裹着思念的五色米

粒粒晶莹剔透,甘甜悠长

屋顶上的蜘蛛网

在支离破碎的世界里颤抖

母亲挥舞着那把破旧的大扫把

在自己的世界里肆意创作

给归家的儿女

一个光鲜亮丽的港湾

汗水,打湿了母亲斑白的鬓角

沸腾的豆汁

欢快地歌唱

母亲点卤的大手

在水汽中渐渐模糊

丝丝缕缕的卤水

滴落在渐渐成型的豆腐块上

烹调出最勾魂的家常豆腐

腊月

是母亲的战场,

也是丰收的田地

疲惫而忙碌

充实而深情

母亲的腊月

风韵十足

作者简介:

李娜,笔名丹水悠悠,教师,陕西商州人,现居甘肃白银。以“我手写我心,抒写真性情”为追求,坚信:心中有诗意,处处皆远方。常有各类作品发表于报刊及媒体平台。

【新时代商洛作家群再进军作品展播 之1648】

贴春联?写春联?编春联

祝龙喜

(一)贴春联是老祖先发明流传了千年的老传统。那家过年不贴春联,这个年一定是冷清、凄凉的。家中有亡人,没过三年除外。没贴对联,就象你做饭菜没放足盐,酒席桌上没摆酒,睡觉没躺在床上。火红的对联贴在门上,热烈、欢乐、喜庆的气氛立马就营造出来,再配上一对高高挂起的红灯笼,年味一下子就烘托出来了。在农村,客人没进你大门,就远这看见贴在大门两边大幅的火红对联上,就象有两位身着红衣、彬彬有礼的少女热情地欢迎你,客人心里定会暖洋洋的。过去农村,那家对联保留到什么时候,仿佛年就过到什么时候。现在对联纸的质星好,一年到头不褪色,从年头保存到年尾,这一整年你家好象被喜气萦绕着,包围着,护佑着。而今城镇化,把大多数赶到了象鸟笼蜂房一样的家属楼上,唯一能显示过年标识的只有贴对联和挂红灯笼了。现在家属楼多为封闭阳台,阳台安装晾衣架,红灯笼压根没处挂。大多数城市禁放烟花爆竹;富裕人家有人过年年夜饭订在饭店,或象候鸟一样举家海南过年。老祖先留下过年的老传统差不多丢完了。年味就象农村烧苞谷酒最后接的酒尾子——淡而无味。去年,新冠搅得全国人民都设过好年;今年,它仍阴魂不散,在有些地方继续作祟,搞得有很多家庭不能团圆,不能搞各种庆祝活动,不能东游西逛,不敢走亲访友。于是,这象征年的贴对联迎年活动一定准备好。若有可能,一定要自编自写对联。
(二)不由得想起当年在老家过年与春联的事。十六、七岁前,没见过老家贴对联的人家。起初认为没有习惯吧。但到临村,到外婆家拜年,路见大多数人家都贴有红红绿绿的春联。即使家里有亲人去世,也用蓝色或黄纸书写春联。厨房贴对联,堂屋里的小房门贴对联,就连猪圈、牛圈也贴着“槽头兴旺”、“四季平安”之类的条幅。附近村的人住得海拔低,我们村在山脑上,周围人称我们是老山头人。老山头离天比较近,与人世就比较远了,我们是近乎原始人。老家是一块文化荒原。究其原因:一是穷。穷到买不起几张红纸,更别说到集市上买对子;二是文化人少,即使有笔墨纸,没人写。父亲是文革前的老牌高中生,应该算喝过“墨水”的文化人,他的字写的不错。但是,整天灰头土脸的,自从重新背上富农分子这口“黑锅”,从讲台上被撵回家后,谁敢沾染他,见他如同瘟神一样,唯恐避之不及。三是本村近二百号人,当时没一个穿“四个布袋”插支钢笔的工作干部或老师,外面的文化没有人引进,贴对联习惯没有人带头。倒是记得低矮狭小的老房子门的两边一直挂着两块木板,用黄漆染过,用红漆书写的斑驳的毛泽东诗句:“红旗卷起农奴戟,黑手高悬霸主鞭。”还有其他家户书写的“红雨细心翻作浪,青山着意化为桥。”“春风杨柳万千条,六亿神州尽舜尧。”等等。这些木板对联的形式古老,近乎老祖先当初用桃木制作,用来避邪驱妖的对联。王安石的“总把旧桃换新符”诗句便是明证。当时我虽然不知道春联的历史和这些挂在门牌毛主席诗句含义,但我觉得一年到头挂在那,比光麻麻的墙好看多了。
(三)高中复读,那年腊月快放寒假时,班主任贾老师把我叫到他宿办合一的房子,把卷好的一副对联递到我手中。我当时激动得不知如何是好,连声说谢谢,就走出他的房子。贾老师写一手漂亮字。虽是数学老师,不管是他写的粉笔字,还是刻钢板油印的复习资料上的字,字体端庄秀丽,柔中带骨,常常吸引我们私下摹仿。没想到他的毛笔字也如此的秀美。那年春节,是我们家中第一次贴春联。简陋的土墙石板房,外墙连毛泥都没有上,对联就贴在大门的木框上。这这幅对联仿佛是穿着破旧衣服的小女孩,头上插了一朵小红花,虽不班配,但毕竟漂亮多了。给这个并不富裕的年增添了几分喜气。也招来同村和过路人驻足观看。也曾暗想:有朝一日,我能有贾老师一手好写,能给自已、给别人写春联,那该多好啊!家里的境况一天天变好,父亲的笑脸更多了。他开始拿起笔给自已写春联,写中堂。中堂内容是陆游的《游山西村》。父亲若有和陆游一样高贵的朋友,当时我们家也能“丰年留客足鸡豚”了。后来每年过年,我们年年贴春联。不过,多是同事书写的。我们村子大多数人开始贴春联了。
(四)奇巧的是,我也成了一名老师,而且是语文老师。能大大方方给自己,给别人写对联的愿意更迫切了。我对自已的字并不满意,抽空断断续续练练写钢笔字,没有认真系统的练毛笔字。对毛笔字写得好的人十分佩服。当他们挥毫泼墨,飞笔走龙时,我在一旁静静地的观看,不自觉的用手比划着。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春联、中堂一律手写。在乡下川道学校附近的老师能写毛笔字的,纷纷摆摊书写出售对联。当地不远银花、中村、洛峪三个集市隔两天一集,老师们马不停蹄骑自行车赶集,只有缝十歇息一天。还有老师动员家人骑自行带着书写好的对联,上赶高坝集,下赶土门、竹林关集。他们中间,卖的差的,赚个一两千,馕馕火火的过个年;卖得好的,赚四、五千,差不多是半年的工资收入。原来,写字还是一门手艺,可以谋生,它比农民出苦力挣钱轻松得多,也容易得多。我自愧没有那种“手艺”。旧时,文人沦落到街头卖艺,那实在是无奈之举,证明他的俸禄不足以养家糊口,或者他已削官为民,只有在街上卖字卖画卖文,甚至卖唱的都有可能。中小学老师算不上文人、官人,但可以划为小知识分子。他们腊月荒天,寒风冷冻,街头卖对联,也是有内心的苦楚。工资收入少;九十年代中后期,工资大半年不发,总不能让老婆娃娃喝西北风去?他们不偷不抢不骗不拐,利用放假时间,不影响工作,凭自已手艺挣几个辛苦钱,没什么可说三道四的。后来听说大文人贾平凹也卖字。小小一幅字,动辄几千,令人咂舌。其实买贾作家字的人多为大款。他们压根就不在乎那几个钱。他们买字画,或为了送人,或是为装门面,附庸风雅。其实,他们中很多人压根不懂艺术。谁让人家有哪么多钱?不给人家找个烧钱的路子,怎么能行?相比我们老师挣那几个小钱,真大乌见小乌了。而且,大款们求爹爹,告奶奶,经人介绍,登门求贾作家的字,与在街头卖字的人不是一当子事。即使如此,我也十分羡慕能敢在大家面前有几把“刷子”的同行。我只“临渊羡鱼”,没有“退而结网”,原因是整天为工作、生活、家庭所拖,没有时间,也静不下心来练字。电脑的出现,印刷术的跟进,文盲都可以批发摆摊卖春联、中堂,而且顾客想要什么字体就有什么字体;纸质量好,终年不褪色;头年没卖完,下年接着卖。腊月集上摆摊给人写春联的人没见了,街头书写对联谋生的人彻底失业了。加之电信交话费送春联,银行存款送春联。字写的好的人再也没有用武之地了,包括给死人挂的帐子上的大字都是电脑打印机印出来的。我们家也跟着贴印刷春联,内容也由妻儿们选择。我练字写对联的愿望似乎淡了许多。
(五)眼看着老祖宗留下的好传统,好艺术,好手艺面临失传的危险,明眼人认识到文化根基动摇的严峻性,中小学校开始落实开设书法课,并将其纳入考试中。全社会兴起书法热,绘画热,武术热……,各种艺术培训班像雨后的竹芛纷纷冒出来,各种艺术协会相继成立。不久,每年“三下乡”活动中,书协会员现场为百姓义务书写春联,一时街头人头攒动,热闹异常,成为腊月街头广场一道亮丽的风景。随后,街道就有摆摊书写卖春联的人。曾经问过求购现场书写对联的人,为什么不买那印刷的春联。他们说,现场自选自编对联,亲睹书写过程的对联,比起死板的印刷体,不知感觉有多好。亲自参与,亲身体验,把自已的希望情感融进去,是件非常有意义的事;随意选贴一副对联,那是应付了事。原来,百姓对文化消费的品味在不断的提高。环境影响人,感染人。我校有三位老师分别担任县书协、画协、音协主席。特别是年轻的书协主席司正博多少年前斩得全国书法比赛头筹,将奖品——一辆红色小轿车从中原大地开进秦岭深山。他其他奖项象高产期的母鸡——接二连三的下。我开始“蠢蠢欲动”,兴趣之火被点燃。2017年开始练字,选赵孟頫帖,每日不间断。短则半小时,长则一两个钟头,完全把它当作一种兴趣。去年,校长倡导老师中写手为全体老师每人写一幅春联,我亲临现场,得一位老师的两副墨宝,并暗想:明年的书写队伍会不会有我?今年,校长动作更大,给各班配发纸墨笔,动员师生自编自写对联,让全校师生都带一副对联回家过年。一时间,四层教室楼道宽阔处,每张桌子周围围满了人。师生编的编,写的写,看的看,真象腊月集市。我课间观望了两天。终于按奈不住,手痒痒的,动手先为我学生书写对联,自我感觉良好;也得到围观老师同学好评。我终于开张了,我有信心了,我实现我给我学生写对联的愿望!
(六)我利用课余时间为一、二十位师生、朋友书写了二、三十幅对联,并亲自参与编对联活动中。我们语文组老师集体给自己办公室拟写了两幅对联:“苦辣酸甜咸入味,诗词歌赋皆披文”“望璞成玉缘乎爱,盼君成才因乎情”。既表达了语文老师任教学科持点和心声,也点燃学生热爱楹联文化、积极参与到编写书写对联的热情。我也为自已编写了两幅春联:“宅平室安体康健,子孝孙乐家合欢”“陋巷简居心安闲,粗茶淡饭意坦然。”合乎家里的特点,也表达出全家人的共同心愿。还为将要退休,太龄儿子对象至今无下落,心急如焚,自已身体又不好的朋友编写一幅对联:“宅安体健事业顺,子俊家和姻缘来”。他高兴得连连叫好。“灵鼠结缘春满院,金牛送子福临门。”这是为一位终于了却了儿子婚事,急于抱孙子的同事拟写的春联。同时,为本校南校区正南大门拟写了一幅春联:“惠风细雨润丰阳桃李,鸿志博学成华夏栋梁”。还有给其他朋友编写的对联不一一列举。书写对联的当晚,我即兴吟诗一首:学书有感人言三十不学艺,我愈半百始习书。瀚墨人生醉夕阳,怡养情致不负时。

作者简介:

祝龙喜,山阳中学教师。以笔为友,记录岁月,表情达意。获省级征文奖,有数十诗文在纸刋网络上发表。

【新时代商洛作家群再进军作品展播 之1649】

满江红?斩疫魔

赵志厚

庚子伊始, 瘟疫虐,荆楚告急。顷刻间,举国驰援, 降妖伏魔。白衣天使赴戎机,赈济物资渡若飞。旌旗动,孽障终尽除,笑开颜 。

美国佬,踩蝇蚊。相勾联,谋台独。搞军售,意遏巨龙腾飞。遗民泪尽台独里, 遥望大陆又一年。盼一统,何时是归期,梦难圆。

2021年1月29日于西安

作者简介:

赵志厚 ,男,生于1954年1月,陕西省商洛市丹凤县人 ,中师文化程度 ,小学高级教师。曾任《法制日报》、《中国农民日报》特约撰稿人。曾在教育刊物发表文章。执笔并参编了《丹凤劳模风采录》一书。

《商洛作家》平台主管:

商洛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商洛作家》平台主办:

商洛市作家协会

《商洛作家》总顾问:

贾平凹 陈 彦

《商洛作家》总策划:王 良

《商洛作家》总编辑:鱼在洋

《商洛作家》顾问团:

方英文孙见喜 李育善南书堂

王卫民芦芙荭陈 敏姚家明

刘立勤陈 仓徐祯霞程玉宇

《商洛作家》责编:申申 明言

《商洛作家》执行主编:申 申

《商洛作家》投稿须知

一、《商洛作家》欢迎赐稿:散文、随笔、文艺评论、短篇小说、微小说、连载小说、书法(篆刻)作品、摄影作品、诗歌(古体、现代)、美食分享。

二、各类文体均要求500字以上、积极健康具有正能量!所有文章文责自负。

三、书法(篆刻)作品及摄影作品要求配有文字,版权自负。

四、作者凡是在其他平台刊发过的作品,请勿再投《商洛作家》。

五、作者简介、作者照片请务必以附件形式发送给《商洛作家》。

六、《商洛作家》平台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七、作者投稿若两周内没被《商洛作家》 采用,烦请另投他处。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