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大爱无声,家训永存 / 阿宽

点击蓝字“作伴结庐”,免费关注。

/ 图 :堆糖 / 文:阿宽

// 大爱无声,家训永存
谨以此文,缅怀父亲大人。
—-题记
父亲大人于2019年10月14日,永远离我们而去了。但其平凡而又伟大的一生,尤其是在润物细无声中,已将百善孝为先、勤劳能干、宽厚仁慈等家风家训,潜移默化,注入到我们的血脉之中,并将永远传承下去。
父亲是极其孝顺的。爷爷去世的早,父亲就把全部的爱倾注到了奶奶身上。在我印象中,无论刮风下雨,无论严寒酷暑,也不管春种秋收农忙季节,父亲总是雷打不动地每天晚上,和奶奶聊天到深夜。家里有什么好吃的,也都惦记着奶奶,包饺子或买个火烧都要先给奶奶吃,逢年过节就更不用提了,总是把最好的先给奶奶。这些习惯一直保持到奶奶临终前,在奶奶去世后,父亲又把这份爱毫无保留地倾注在了大伯身上,又是每天晚上去大伯家坐到深夜才依依不舍回到家里。父亲的这些行为,深深地影响了我们。在父亲生病住院的时候,我们几个子女争抢着去交钱,把邻床的阿姨都感动哭了。
父亲是相当勤劳和能干的。他总是起的很早,睡得很晚,中午也很少休息。农忙季节,他能仅凭一己之力加上两头壮牛,同时兼顾大伯家、二姨家、小姨家、三个舅舅家及其他亲戚邻里的收割、翻地和重新播种等繁重的农活。非农忙季节,他走街串巷收破烂、卖水果、卖菜、杀猪、收卖农作物、买牛卖牛,而在这之余,还不影响他拉水,拉土,和泥,自制砖瓦后再去河边的窑厂烧制成青砖青瓦后先后盖成几座砖瓦房,甚至也不耽误他磨豆腐、打粉、下粉条、切红薯干,养牛羊和鸡鸭鹅,割草放牛,编草席和草帽,还偶尔和村上的人一起去远在百里之外的山上砍柴或拉煤回来。母亲说,父亲年轻的时候,经常右肩上挑着水,左肩上背着一袋子草,而怀里还抱着个很重的铡刀。在60岁的时候,父亲还瞒着我们,去山东建筑工地干过两个月的体力活,而之后又偷偷去过郑州修铁路。就在最后一次住院前,他还在和母亲一起刨地种蒜。受父亲影响,我们五个兄弟姐妹,也都很勤劳,无论是做生意的大姐、三姐和四哥,还是务农的二姐,或是一直尽力求学后参加工作的我,都非常勤劳、上进和努力,而这些,又在无声中影响着下一代乃至下下代。
父亲是非常宽厚仁慈的。他总是能雪中送炭,母亲说,我三舅结婚的时候,是一个冬天,我姥姥家里穷到没柴烧火。当时,我姥姥和三舅远远恍恍惚惚中看到一个人挑着一大捆柴火走来,她和我三舅都忍不住自言自语:这一捆柴火要是送给我家的该有多好!等到挑着一大捆柴火走了十多里地的父亲满头“冒烟”浑身湿透走进来,放下柴火的时候,我姥姥和三舅都觉得是老天真有感应,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又有一年夏秋种红薯季节,好不容易下雨了,我二姨正愁着哪里有点红薯苗才好呢,我父亲就带着我大姐和二姐及满满三大筐红薯苗赶到了。后来发家的二姨,每每说到这个事情,还感动得泪流满面。像这样的事情还有很多,每当我回去,亲戚邻里都会讲起父亲的好。
有人说,我们每个人都是我们所有祖先的转世,我们每个人也都是亿万年古老生命的再生。我们就是父母生命的延伸,他们还活在我们的身体里,我们活着就是父母活着,我们活得好,就是父母活好了,而孩子们又是我们的延续。
从这个意义上,也就很容易理解,昨天在和小学一年级的儿子一起完成学校布置的作业–午读经典故事《子路负米》时,在儿子读到子路为了让父母吃到米,“无论严寒酷暑,他都不辞辛劳地走到百里之外买米,再背回家奉养父母”时,我忽然就想起了弥留之际在医院的父亲,想起有天晚上,我在父亲床边守后半夜,父亲从迷糊中醒来,忽然悄悄示意我藏起来,后来又几次特别用力地用仅有那一只会动的手要把我摁到床下面去,然后他自己做冲出去引开坏人的动作,我的眼泪忍不住又来了……
作者简介:阿宽,一个农村走出来的孩子,现暂居天津,近些年一直在国外项目部漂泊,相信有梦为马,随处可栖,此心安处是吾乡。

香落尘外书斋

作伴结庐工作室

总编:湛蓝

主编、后台:王倩倩

你以双眸燃烧我的诗句,我以苦修等待天涯的相逢。把我的思念寄给你吧!就以月光为筏,以清风为摇橹,划进你冬意深沉的梦想……在长江浩流的梦境中,在雾霭重围的日子里,我是一枚小小的舟子,从未停止向彼岸的你进发。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稿费:赞赏费即稿费,赞赏的百分之七十归作者所有。20元以下打赏不发放。

微信号 : lanerzou

新浪微博:@作伴结庐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