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节征文 | 一株向阳的花:关爱母亲

/ 文:一株向阳的花/ 图:堆糖

父母在,人生尚有来处,父母去,人生只剩归途。

——题记

其实世界上所有的母亲都是一样的,望子成龙,望女成凤,当了母亲之后我更能理解作为母亲的焦虑和想法。或许别人家都是慈母严父,而我家母亲却是从我记事起,用她那瘦弱的肩膀扛起整个家的人。

母亲的一生过得艰苦,从小时候开始,因外婆生了两女一男,她是家中排行老二,没有条件读书。每日天刚蒙蒙亮时她便上山挖野菜喂猪食,在家人起床前,要砍好柴做好早饭。当别人家的孩子挎着布包去读书时,她却要牵着牛儿去田野坝上放牛,肚子饿得咕咕叫,实在受不了了就去挖薯放火堆上烤着吃 。等到傍晚时分赶着牛儿回家,锅里却没有剩下的饭菜,只能吃点锅巴垫垫肚子。不得不说那个时候的条件真的很差,仅仅能吃上一顿饱饭就已经是件很幸福的事。

农村没有交通工具,那天母亲要去给读书的姐姐送菜,母亲沿着坑洼的山路不知走了多久,好不容易走到了集市,瘦小的母亲想吃根冰条,却发现手里揣着的五分钱只够买一双布鞋,她低头望了望脚下已经破洞的鞋子,还是选择买了双布鞋。(因为不买鞋,脚下的鞋子没法走回家)想起那晚母亲与我说起儿时的事,说到这里时她总会哽咽,她说:“那个时候我还小,小孩子嘛都希望做了事能得到点奖赏,母亲却没多给我一分钱。”听完母亲的话我隐约发现外婆如今对母亲很好,这种好算不算是对母亲的一种弥补与亏欠?我不得而知。

如今的母亲,即使条件好了她依然秉持着勤俭持家的优良传统。总劝说我年轻人要穿好点吃好点,对自己好些,自己却一年到头都舍不得买件新衣服,好几次我看见她坐在昏黄的灯光下缝补着衣服,眼睛眯成一条线,布满老茧的粗糙手指游走在衣服与针线之间。我总和她说断底的鞋子要扔掉,她却舍不得,说扔了多可惜种菜的时候还能再穿穿。对于母亲,我是深感愧疚的,不仅没能帮到她什么,还给她增添负担(离异的我上班,母亲帮我带小孩)。而我唯一能给母亲的却只有平淡的陪伴。

下班后,我趁着月色来临之前出去散步,路过一条僻静的小路,路上几乎没有什么人影,只闻声听见不知谁家大院传来的犬吠声,我有些怕狗,便匆匆进入一条逼仄的小巷子里头去。走着走着,走到尽头出来便是马路,路边看到一间破旧的小屋门口坐着一位年迈的老人,一头花白的头发以及那瘦成皮包骨似的身体颤颤巍巍的,好像风雨中随风摇曳的黄叶,下一秒就要倒下去似的,她眼神忧郁却有些呆滞地望着远处。我走近老人,她身旁有个木凳,我遂坐在她旁边,我问老人:“你怎么坐在门口呀?”她一时间没有反应,只是呆呆地看着远方,我想她定是没有听见,便凑近她耳旁又问了一遍,她缓缓回过头来,声音略带沙哑地说:“我在等我儿子回来看我。”接着又喃喃自语地说了一句:”儿啊,你怎么还没有回来看为娘啊!”

老人的话语刚落罢,我心底便浮现出悲凉和心酸,我们终将老去,最牵挂最想念的人就是自己的孩子。就像我在人生的道路上遇到不顺心的事,母亲总会以她的方式开导我,而我总是忙于工作,却疏忽了对母亲的关爱。如果可以,“父母在,不远游。”她也需要我们的关爱,哪怕只是一句关心的话语亦或是一次促膝长谈,都如同春雨般滋润她的心灵,给她些许安慰与欢乐。不要等到:“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时才追悔莫及,到那时只会徒留遗憾与亏欠。

就趁现在,趁此时,多关爱关爱母亲吧。

往期作品回顾

作者简介

一株向阳花,90后,来生愿做一株向阳的花应时而开应景而落,喜文字,偶写文。

香落尘外书斋

作伴结庐工作室

总编:湛蓝

主编、后台:王倩倩

你以双眸燃烧我的诗句,我以苦修等待天涯的相逢。把我的思念寄给你吧!就以月光为筏,以清风为摇橹,划进你冬意深沉的梦想……在长江浩流的梦境中,在雾霭重围的日子里,我是一枚小小的舟子,从未停止向彼岸的你进发。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稿费:赞赏费即稿费,赞赏的百分之七十归作者所有。20元以下打赏不发放。

微信号 : lanerzou

新浪微博:@作伴结庐

喜欢,点个赞,就这么简单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