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正月采风弥牟镇 / 张宏文

点击蓝字“作伴结庐”,免费关注。

/ 图 :堆糖 / 文:张宏文

// 正月采风弥牟镇
辛丑年正月初三,天晴气朗,阳光灿烂,微风悠悠散发着温暖的春意……这时我正在赶“花鸟市场”,手机微信轻响,打开就看到了康国生老师邀约去弥牟镇釆风的问询。正月里采风,又是春暖花开阳光明媚的日子,这是多么美妙的好事,自然高兴地答应了。午饭后1点多了,我赶快去“家乐福”警车处的黄桷树下等候。辛丑年春来得早,才“七九”的节气里,阳光居然灿烂得有点烤人了。刚微信联系:“康老师,我已到约好的地点。”就收到康老师电话:“我已在红绿灯前,看到你了。”瞬间,康老师的白色轿车已经停在面前,车门开处,好古堂李瑞奎老师、旋风骑士夏绍珍已坐在车上。小车又到青白江“玫瑰苑”接张兴福老师后,国生老师介绍:“张老师是区上离退休干部,土生土长的弥牟人,称得上是弥牟活地图。”我们都握手致意,小车便从青白江的“三支手”(蔡家庙处)进入老唐巴路,一晃之间,已到台玻厂前,攀成钢大门前路口红绿灯闪烁,我们已穿过“大件路”到了老川陕公路口。“弥牟古镇”石牌坊横亘街口,从古至今,这条由东向西的川陕公路,就是从唐家寺(弥牟)这条两车道的大街上通过,此街虽是千百年上成都的必经之路,但公路太狭窄,在上世纪70年代,上成都的汽车经常堵车,有时会从成都的“驷马桥”开始,一直堵塞到城厢古镇,长长的车龙甚是壮观。随着改革开放时代的来临,弥牟古镇街上汽车过往的“川陕路”,早已不能适应时代发展的需求了。80年代末,政府出巨资在唐家寺外打造了一条“大件路”快速通道,从此结束了弥牟古镇老川陕路的历史使命,唐家寺又恢复了它古老的平静。据新都县志载:弥牟镇别名唐家寺,地处成都北面交通要冲,向以诸葛亮八阵图闻名。唐代李吉甫撰,成书于唐宪宗元和8年(公元813)的《元和郡县图志》载:诸葛亮八阵,在县(新都)北19里,南宋郭允蹈撰《蜀鉴》载,后唐长兴三年(公元932),西川节度使孟知祥曾在与今广汉向阳场之间大败东川节度使董璋,史称“鸡枞桥之战”。
弥牟得名:据《新唐书.地理志》载:“汉州,土贡交双川弥牟柠布衫段”。《元和郡县图志》载:“汉州……贡、赋:元和贡:弥牟布,柠布”。据《通雅.布帛》:“弥牟,细布也。弥牟,言细也”。据史可知,汉代,今广汉(当时称雒县)与成都并为纺织中心,处在成都之间的向阳场和弥牟镇一带纺织业有一定发展,大约弥牟镇即以当地产柠布得名。从“弥牟古镇”的石牌坊下进入唐家寺街上后,为了方便采风,康老师将轿车停在了右边街沿上空处。在“活地图”张兴福老师的引导下,我们拐右手进入一条名为“玉狮街”的小巷,张老师一路介绍玉狮街的来龙去脉,小巷穿过唐家寺至军屯的公路,到了对面玉狮街的尽头处,果然一条溪流潺潺东流,张老师和夏师兄说:“这里早年间有一座衙门,皇帝曾御赐一对汉白玉石狮子,所以又叫“御赐街”,后人以讹传讹称为玉狮街。”我们原路折回,玉狮街巷口一群闲人聚在一起玩扑克牌,正是“疫情”和春节期间,唐家寺街上车辆行人稀少,街左边一条小巷,张老师指着说:“这是一条老官道,是古时“推车、抬骄、骑马”上成都的步道,进入巷口,此道早已弃用多年,成了待拆迁的死巷。退出来一看,门牌属于“弥牟下街”所辖。街对面一座“皇城旅馆”醒目,虽店面招牌光鲜,可以看出曾经的辉煌,但此时没有人烟,在阳光下也显得冷冷清清。资料显示:弥牟镇的街巷:1、弥牟,别名唐家寺,此地唐宋时产弥牟柠布(细布,故名弥牟镇)。2、弥牟上街(原名三日场,俗讹为三里场,位于镇南段,为回民聚居点,64年更名)。3、弥牟中街(原名六日场,位于镇中段,64年更名中街,是镇商业中心)。4、弥牟下街(原名九日场,俗讹为九里场,位于镇北段,64年更名)。5、镇南街(位于镇南面,64年更名)。6、民族路(此路在镇西上角,清真寺在此,为穆斯林活动中心)。7、草市巷(解放前回民在此设屠宰场,喂牛稻草、青草在此交易)。8、鸡市巷(解放前是鸡鸭交易市场)。9、老横街(此街解放前横穿公路直通“八阵图”,与主街横接)。10、新横街(解放前此街建于老横街之后)。11、中横街(解放后为解决社员赶场和看电影方便、安全而于新老横街之间的民居中辟建)。12、半边街(在弥牟中街西侧,一边临河,一边民房,临青白江中学)。13、玉狮桥(居民区,因桥得名此地有一石桥,桥头原有一对汉白玉石狮子)。)从“皇珹旅馆”后街过去,公路通往“军屯”镇的一座桥栏处,桥下游“水闸”关闭蓄水,河沟中缓缓流淌的溪水清澈见底,桥栏雕花扑满灰尘,旁边水泥砖柱大门紧闭,看围墙院内宽敞,记得上世纪70年代初,这里是唐家寺最繁华热闹的“牛市”,买卖耕牛的牙匠们都不说话,只见两人在“衣袖”里一阵捏指头,悄悄地就把生意说好了。当年成都所消费70%的牛肉,都是每天从这里的“屠宰场”批发牛肉运往成都。不知何年“牛市”迁走了,屠宰场也迁往别处,这里就荒废了,今天看到的情景,也是关门闭户门可落雀。沿着唐家寺古老街道前行,两边房屋古老却破败不堪,属于待拆的房屋,那些古老铺板门面上恍惚还留有古老岁月和时光的印记,大多铺面已改换成了铝皮“卷帘门”,而卷帘门也新旧不一显得破败,铺板门面“瓦檐”低矮,个别檐口的老“滳水瓦”长满了墨绿青苔,斜撑檐口的挑梁“古木撑”也老旧不堪,低矮的“搁楼”上透下点点时代斑驳的阳光。弥牟中街的“半边街”处,大多房屋倾斜已成危房,一条小溪悠悠流淌着古老的岁月,小溪对面有7层居民楼,当地人说:“这是青白江中学的教师宿舍。”小溪下游水流潺潺阳光闪烁,那一片是早已关闭停业了的街道企业作坊。回头我们走过宽敞的坝子,来到唐家寺的“居民休闲娱乐场所”,有年龄大者说:“一看你们就是来釆风访古的记者,唐家寺以前的古迹多了去,但可惜大多已逐渐在岁月中消失了。”往前过去不太远,张老师指着一排房子说:“这里就是唐家寺的遗址。”看时,却没有发现这里留有一点唐家寺的痕迹,装潢显眼的娱乐平房招牌上:“春来一品香茶楼”。据新都县资料载:弥牟古镇的商业繁荣,各种商业服务网点达23个,职工210人,年销售额490万元,贸易集市是成都市辖各郊区、县较大的集市之一,该镇尤以“牛市”闻名,川西、川南40多个县、市都有人前来此地做“牛”的交易,全年交易额达600余万元。
我们从弥牟中街对过,街口原来的“四层楼百货大楼”建筑依旧生辉,那楼曾经是70年代弥牟大街上最最“时髦”的百货商场,如今商家还在经营着各类“电器”商品,旁边一座较好显眼的建筑,就是“青白江区弥牟镇公立卫生院”,张老师说:“这卫生院的原址,原先是弥牟镇上古老的“九皇宫”,破四旧时被拆除后才建成了弥牟镇卫生院。再往前走,以前还有座“陕西馆”,向家湾那边还有一座南华宫……等,如今这些早已不存在了。再往前面有座“关帝庙”被拆除后,建成了如今的弥牟派出所。”走新横街穿柳巷子,张老师说:“新横街下有条老杨柳堰水系的穿城河,小巷子前就是“凉水井街”,那凉水井街边转角处,还立有一尊“泰山石敢当”,再往前面就是新都方向小河流过来的八阵堰了。”那凉水井街的溪水折而向东,又有八阵堰的水流从西环绕而来,果然弥牟镇是小巷连着小巷,小街连着小街美妙的去处。我们洞穿一道“拱门”过去,视线豁然开朗,竟到了慕名已久的“八阵新街”,这是前年才刚建的八阵新街,也是近年弥牟镇政府刻意打造的“美食一条街”,大气磅礴的餐饮楼,赋豪华的装潢,红灯笼串串高挂耀眼,瞬间点亮了游客前来探幽的视觉。新都县志载:弥牟镇是新都县最早设置的二镇之一。其始置年代约在后唐至北宋神宗元丰年间(公元926—1085)。《元丰九城志》载:新都,一十六乡,弥牟、军屯二镇。民国18年成书的《新都县志》载:后唐时已有之,明季兵焚废为丘墟,清康熙22年重建。顺街北边就是“三国遗址八阵图”了,转头望过去,那显眼的“八阵图碑”,正骄傲地矗立在雕花石围栏台上,前面一条小溪潺潺流淌,小溪也在新修的“雕花石围栏”中,右边一座“八阵会馆”在阳光下闪闪发光,很是打眼;站在八阵图碑座上,我们不由思绪万千,探寻古迹追忆历史,不由为华夏民族子孙的智慧而骄傲,举目环视,任阳光灿烂地照耀着这块两千多年美丽神奇的土地。此时,一位年近七旬的黄姓老者,正坐在轮椅上沐浴阳光,他说自幼在八阵图边长大,看惯了无数“风起云涌”的八阵图变迁,提起有关八阵图的“三碑”、“十一台”典故来,如数家珍。张兴福老师是玉狮街从小长大的人,和黄大爷摆起往事和故人,真是相见恨晚。八阵图碑后就是弥牟镇闻名中外的“旱八阵图”土垒,以前紧挨着“贺家院子”,“破四旧”期间,是贺家拼了命才保护下来。现在旱八阵图内50余平米的石栏杆圈内,八阵图仅余6垒,正是初春阳光照耀下的土垒上,数株光秃秃盈尺余粗细的构树,在灿烂的阳光下闪烁。张老师说:“旱八阵北端就是以前武侯祠的遗址,文革期间被改造成了“小学校”,我自己就曾在这里读小学。”现在武侯祠早已不存在了。70年代初,八阵图被“弥牟镇”作为农贸市场,很多卖竹子和树杆的农人,就把捆捆竹子和树干斜靠在八阵图的土垒之上。
新都县志载:八阵图遗址位于弥牟镇东南角。南朝梁李膺《益州记》载:八阵图为纵横皆八,六十四垒方阵。每垒高三丈,外围以土城,有四门。诸葛亮练兵之地。后人对八阵图有所改置。宋人赵卞、明文学家胡应鳞等均有记述,八阵图两方阵各六十四垒,加上两垒作为指挥台,共为130垒,各为“当头阵法”。此后即以128垒为基本定数,但排列已不是整齐的方阵。到清末存71垒,后又有损毁,现仅存4垒。从武侯祠遗址上走过,左转已进入“上诸葛桥”小巷,行百十米就到了“诸葛桥”处,侧耳时,依然可以倾听到桥下潺潺流水声,粗看,不熟悉人还真不知道这是座桥,更不会知道是“诸葛桥”。桥左砖砌围墙,右边一排老旧民居,往前有“酒旗”招展,上书曰:“弥牟诸葛酒”,酒旗古色古香,透出吉祥之意。诸葛桥处并无招牌和说明,问起诸葛井来,在2019年5月4日,青白江、新都、广汉、金堂等四地作家活动采风,我也来看过,但已记不清诸葛井的地点。居民大姐说:“诸葛井就在前面小巷人家中。”当找到弥牟中街的2栋附5号,大门上锁无人在家。我们从巷口走出,正是老川陕路对面新建的“茶树街小区”。弥牟中街向东,一路老街店铺还在,个别“烟酒小店、理发店”正在经营,街两边“老铺板门和卷帘门”尤在阳光下闪闪发光。新都县志载:弥牟镇交通十分方便,川陕公路、唐(家寺)巴(中)公路交汇于此,每日过境车上百次。2公里外有青白江火车站,是成灌线与宝成线的交汇之处。回到汽车上,康老师按计划去“状元坟”(杨升庵)釆风,张兴福老师几年前曾去过。小车向西从弥牟古镇上街右转,沿途一路打听,辗转多时,最后终于在弥牟镇?光4组找到了状元坟遗址,幽幽的慈竹林盘中,农家小院修茸得非常现代漂亮,从大门望去,两老者坐在竹椅上喝茶晒太阳,上前问询,两老人姓温,已80有余高龄,竟耳聪目明,知我们打听“状元坟”,就说:“这里正是你们要找的状元坟,我家那新建澡堂处边便是。”另一老者说:“杨升庵是新都马家场人,当年害怕自己死后有人掘他坟,便给后人留下遗言,死后采用四门“出丧”法,让人找不到他真坟所在。这里可能只是一处衣冠冢而已。”他又说:“早年流传:龙游浅滩遭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这典故就出自杨状元。”他家儿子接过话头说:“我们修房子挖屋基时,曾挖出过古老城砖。”我们告别温大爷一家出来,康老师说:“时间尚早,可顺道去釆风弥牟镇的狮子菴如何?”众人点头,于是小车向北朝“狮子菴”驶去,仅数里外,已到狮子菴大院前,从平整的水泥机耕道望去,狮子菴的整体建筑规范而大气,当走近时,一座“福”字墙辉煌灿烂,正对菴堂大门。“狮子菴”大门紧闭,门上贴有说明:“疫情期间概不开放”。“福”墙背后一条溪流潺潺,溪水中长长青苔轻轻摇摆……大门两边一对石狮子栩栩如生。可能菴主嫌小,又新拉来一对新大石狮子暂放旁边,红布朦头还未开光。进不去菴堂,我们只好拍下大门影照:上联:非缘灵山镇肃狮妖而立寺,下联:实为净土了空罔念以礼佛。横批就是:狮子菴。夕阳从西斜射过来,野外一遍春色荡漾,水泥机耕道处,几树红梅芬芳灿烂,麦苗田间绿油油让人喜爱,沟边油菜地花儿黄灿灿地开得艳丽,有年轻少妇推着“婴儿车”缓缓散步,交头接耳,玉兰树上花正盛开,几片雪白玉兰花瓣轻轻飘飞,落在婴儿车上;旁边幺店子茶铺,几位年轻人喝茶晒太阳,还在激烈地“斗地主”,吆喝声声响亮……微微春风拂面颊,初春暖融融的气息醉人,三两只紫燕儿飞来,轻穿绿柳,“叽叽喳喳……”相互追逐……回到家中不久,收到好古堂李瑞奎老师查阅复制的巜新都县志》,细细阅读后,于文章段落中,补充了些“弥牟古镇”前所不知的历史资料……

——2021.2.14.记

作者简介:
张宏文,男,籍贯金堂,生于50年代。下过乡,当过兵,退伍进成钢当工人,84年参加青白江文讲所学习,写作至今。现在退休,住青白江,青白江清白诗歌沙龙成员,青白江作协会员,四川散文学会会员。

香落尘外书斋

作伴结庐工作室

总编:湛蓝

主编、后台:王倩倩

编辑:兰若

你以双眸燃烧我的诗句,我以苦修等待天涯的相逢。把我的思念寄给你吧!就以月光为筏,以清风为摇橹,划进你冬意深沉的梦想……在长江浩流的梦境中,在雾霭重围的日子里,我是一枚小小的舟子,从未停止向彼岸的你进发。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稿费:赞赏费即稿费,赞赏的百分之七十归作者所有。20元以下打赏不发放。

微信号 : lanerzou

新浪微博:@作伴结庐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