披萨之翼加盟费(专车司机)

披萨之翼加盟费

荷兰之行,领队是个领导,王局,处级干部,别看他官小,但是权力大,大家都宠着他,而且是一群企业家宠着他。
就凭这一点,我不喜欢他。
原本,我习惯了被宠,今天失宠,我能好受吗?
羡慕、嫉妒、恨!
貌似又没有羡慕的成分,反正就是讨厌他,颐指气使……
只要是吃饭,就是他的独角戏,他说让谁把酒干了,谁一定干了,他说怎么喝,就怎么喝,他想抽烟了,接着就有人忙着递烟,还有人跑半个桌子来给点火,这伙人那虔诚样,压根不像企业家,真没想到企业家还有这么卑微的一面。
这使我想起了黄光裕助理写的那篇文章,有次他在厕所听到黄光裕在接电话:大哥,你放心好了,好的,大哥再见!
什么意思呢?
当时黄光裕是首富,竟然还有人让他如此的低头哈腰,连称大哥。
去荷兰,我们从广州白云机场转机,要在广州停留六个小时,到了广州,我发现王局变了,出了他的管辖区域了,蔫了?
反正没有以前那么威风了。
我心想,你就是坐井观天,不灵了吧?你不灵了,我还灵,我发了个说说,说我在白云机场,接着就有兄弟过来了,兄弟问我们几个人?我说十个,他喊了三辆车,拉我们去山里吃鸡。
真给力。
把王局比下去了,我真开心……
出国后,王局越来越像村官了,他竟然不会说英语,那跟哑巴没啥区别了,这些企业家也各玩各的,忘记了王局是个领导。
在服务区上厕所,他都要紧跟着我。
在法国小镇时,我们自由活动,有人想去喝红酒,有人想去吃牛排,有人想吃中餐,最终决定自由活动,王局跟着我,我不想让他跟着我,他偏偏跟着我。我年龄小,跟他又没啥业务来往,他不怕在我这边出丑。
我问:“王局,吃点啥?”
他说:“随意,你吃啥,我吃啥。”
我说:“我去吃披萨。”
他说:“好,尝尝跟南京的有什么区别。”
进了一家披萨店,我也傻眼了,不是英文,全是法文,菜单是用粉笔写在黑板上的,我也不认识,好在我会说英语呀,而且很流利:How are you?I am fine!Thankyou,And you?
我一边用英语跟服务员交流,一边用手画张饼,服务员还是蛮有悟性的,他知道我是要点披萨。
服务员又叽哩哇啦一通,我明白他是什么意思,他是问我要什么口味的。
我问:“Picture?”
服务员回服务台拿了个菜单给我,我认识图呀,点了四样披萨,特别要求:HALF,意思是各要一半,先尝尝什么口味好吃,再点。
我让王局点。
王局说:“你点,你点。”
其实,我故意调侃他。
王局问:“要不要点喝的?”
我说:“有图,你自己点吧。”
他问:“你喝啥?”
我说:“可乐。”
我跟服务员说:“COCACOLA,ONE。”
王局为了不尴尬,他照着图片点了一个,黄色的,我推测是橙汁……
披萨上来了,法国的披萨做的真难吃,不如我们家门口的西餐店,啥玩意呀?那奶油味道真重,重口味呀,我们俩口味很像,只喜欢吃那个没有奶油的西红柿披萨,我又把服务员喊过来了:“THIS,FOUR。”
那披萨很薄,服务员给上了四份,我们俩直接当煎饼卷着吃了。
最搞笑的是王局点的那个黄色的饮料,是一种类似榴莲的果汁,那味道太销魂了,我闻着就想吐,王局一口也没喝。
在欧洲的时候,我是看不上他的,甚至觉得他特迂腐。在一个湖边,很多女人在那里裸晒,他想看又不好意思的,没有我胆子大,我是大摇大摆地去看,人家又不怕看,我是假装欣赏湖水景色,偷偷地用眼角扫了几眼,过了过眼瘾。
他不好意思下去,拿我的单反拉长镜头,偷窥。
我把他训了一顿:“快60的人了,一点都不正经。”
当然,是开玩笑式的。
回国后,特别是回到他的辖区,那绝对是满血复活。他有个情人,是医院的护士长,长得蛮不错的,应该有40来岁,接风的时候,护士长也去了,吃了饭我们又去唱歌,唱完歌又要去洗脚,总而言之,在他的地盘上了,要让我们享受一条龙服务。
唱完歌,护士长小心翼翼地问:“我先回去?晚上值班。”
他可能是喝得有点多:“MLGB,你敢?”
护士长竟然真的不说话了。
哎呀呀,没想到王局有这么爷们的一面,还敢骂女人,而且是别人的女人……
不过,现在的王局很平和了,已经退休了,在一家驾校当校长,一个月2000来块钱,驾校给配专车,其实他不在意发多少工资,只是想延续原来的感觉。
当然,或许是我狭隘了,也许是他真的热爱驾驶事业呢?
在国外的时候,看着王局笨拙的样子,我总在思考一个问题,一个在地方上耀武扬威的官员,一旦走出国门,他只有一个简单的身份:中国公民。
什么标签都没了,都被洗掉了。
他为什么无所适从?其实就是失去了权力,一种无力感,就如同我在游轮上失去了互联网,我也变得特别笨拙,我说什么都不灵了。
我采访过SM女王,我问她,什么人喜欢被虐?
她说:“白天越威风的,越希望被虐,只有被虐的时候,他才能找回真正的自己,他享受的是被侮辱的感觉。”
被吹捧,其实是一种催眠。
这种催眠会使人丧失交际能力,例如我?
我已经差不多10年没有交往到圈外的朋友了,我的朋友,多是被动交的……
为什么呢?
我不敢踏出我的舒适区,生怕自己说话不灵了,那样会变得跟王局一样笨拙。平时朋友聚餐,我都先问一句:有谁去?
若是有陌生人,我就不去了。
我拒绝接受陌生人,是因为陌生人对我不了解,他不会对我肃然起敬,不会顺着我,甚至会挑战我,我会觉得不舒服。
在济宁,又跟“米而苏”吃了两次饭,话题比过去深入了一些,她从孙雅那里知道了我很多信息,貌似对我也感兴趣起来,想刨根问底。
根,是不能刨的,就一根。
她问:“你最怕什么?”
我说:“跟陌生人交往吧。”
她问:“你在意别人怎么评价你吗?”
我说:“要看谁的评价吧,普通读者的评价对我没啥影响,我可以用一句他们没读懂就可以把雾霾一扫而光,若是莫言对我的评价,那我肯定会很在意。”
她说:“我给你个建议,你越惧怕什么,越去挑战什么。”
我问:“怎么挑战?”
她说:“去跟陌生人搭讪。”
我说:“我从来没跟陌生人搭过讪。”
她说:“试着突破。”
身边有个90后小伙,算是贴身,我们俩去公园散步,试着搭讪,我们俩长相分数差不多,他轻松就能要到微信号,我就要不到,因为我压根就张不开嘴,我总觉得低三下四的不好……
我发现,若是没了互联网,我真成了问题青年了,不擅长交际,又没有一技之长,早晚饿死。
主动出击?
天雨,90后,在济宁开专车,平时也不正经干,我找到他,想替他开开专车,试试角色转化,当个服务员是什么滋味呢?
天雨反复叮嘱我:“千万别跟顾客吵架,容易被投诉。”
我说:“你放心好了!”
接的第一单业务,从太白楼汉庭酒店到芙蓉小镇……
接到单以后,我先打电话确认一下对方的位置,是个美女,声音很甜,我心想,自己运气真好,第一次就献给了美女。
我说:“我刚开始干,路不是很熟悉,你知道路不?”
她说:“我知道。”
我问:“你现在的位置?”
她说:“汉庭大厅。”
我问:“有停车场没?”
她说:“有地下的。”
我说:“那你到停车场等我。”
我导航到了汉庭,发现压根没有地下停车场,我接着火了,心想,这么甜的声音竟然涮我?我打电话找她,她问:“你咋还不来?再不来,我就投诉了。”
我再三确认才发现,太白楼有两家汉庭。
她说的是在京杭假日饭店旁边的那个汉庭,我又转悠到了地下停车场,一进停车场,我转晕了,这么大呀?
转悠了两圈才接上她,我连忙道歉。
出停车场,10块钱。
她说:“这个不属于我付。”
我说:“不用,我自己付就行。”
从太白楼出口出来,她让我左转……
我说:“美女,这个地方不能左转,只能右转。”
她说:“左转近。”
我说:“需要从前面掉头。”
她说:“你随意吧,别绕路就行,跟着导航走也行。”
美女在忙着发微信,一会语音,一会打字,貌似是跟老公,老公问他在哪,她说在单位,说刚下班,要往芙蓉小镇赶,貌似有家庭聚餐。
我心想,是去开房了吧?
当然,也可能的确是在那里上班,因为汉庭上面是写字楼。
不过,又不像是在那里上班,因为她同时给另外一个男人发着语音,说:“亲爱的,我已经上车了。”
女人,真是撒谎高手。
中间,她要回家拿点东西,让我在路边等她,济宁的公交车道、自行车道中间是有栅栏的,我不能进去,她非让我进去。
我说:“我转过去,是要扣200块钱的。”
她说:“不扣,我天天这么走,扣了我给你交。”
我说:“我真不能转。”
她说:“那你在这里等我吧。”
我说:“这里是十字路口,我也不能停。”
她问:“你会不会开车?”
我说:“我也有难处,希望你理解,要不你回去拿东西,我右转转一圈再拐回来接上你,可以不?中间这一段不要钱。”
她说:“随便吧,我出来看不到你,我就投诉。”
我说:“行!”
在转圈的时候,我突然想通了一件事,人在面向服务者的时候,总是习惯性地表现出高人一等,甚至是主人对丫鬟的态度,无论是对酒店服务员也好,还是对出租车司机也罢,都是如此,平时她可能不会这么霸气,但是面对服务者,她会。
送她到了芙蓉小镇。
一共48块钱,她让我减掉8块钱,理由是我中间兜圈子了。
我给她了10块钱。
她说:“我回头确认付款。”
我说:“不急,啥时都行。”
干了这个活,40多分钟,能赚48块钱,停车花了10块,我又找给了她10块,当然我出来不是为了赚钱的,若是她对我脾气稍微好点,我是不会问她要钱的,她现场确认48,我会直接给她50,因为这是我的处女航。
又接到了一单,从东外环到兖州,是个小伙子,让我跟着前面的一辆MINI,据说他们是去参加同学聚会……
MINI开的真快,跟跑车似的。
他总是催我:“快点,快点。”
我说:“有测速。”
他说:“我知道,这一段没有。”
我心想,你想快点,咱就快点,你别害怕就行,只是小伙子不系安全带,我就提醒他:“我快点可以,你必须系安全带,我刚拿到驾照不久。”
他说:“草,你刚拿驾照就出来开出租呀?”
我挂S档,轻松上6000转,发动机轰鸣声让小伙子异常的兴奋,他也是在忙着聊微信,语音,意思是追上他们了。
他们也越来越快,就这样你追我赶。貌似他们车上有电子狗,有测速的地方提前就减速了,我也就不担心什么测速了。
遇到没车的时候,他们跑100,我就跑120追。
坐我车那小子,顶多有20岁,胳膊上纹条龙,语音时还喜欢带着脏话,头发有点像鸡冠,不过我并没有反感,因为现在我们是雇佣关系,那是我的主子,我对他一直都很热情,还夸他纹身好看。
走的时候,他扔了一包烟给我,泰山。
算是小费?
我连忙说:“谢谢!”
其实,我并不抽烟。
在兖州转悠了差不多一个小时,终于抢到一个回济宁的,听声音应该40多岁,女的,我还特意问了问:你几个人?
这属于小长途,又是晚上了,人多了我不拉,我宁愿跑空车回去,安全第一。
大姐一个人。
今年48了,保养的挺好,身材也特别好,是做保健品的,她这么一说,我有些警惕,心想,别是做直销的,那样的话会给我洗一路子脑。
我问:“姐,做什么产品?”
她说:“南极磷虾油。”
我问:“什么牌子?”
她说:“咱自己生产的,还没有推向市场,工厂在邹城,市重点项目。”
我问:“这玩意吃了有用吗?”
她说:“肯定有用。”
我问:“有没有想过电子商务?”
她说:“就是为了做电子商务。”
我问:“怎么做呢?”
她问:“你听过微商吗?”
我说:“听说过,面膜嘛。”
她说:“咱济宁有一家公司,2013年开始做面膜,一年做一个亿。”
我问:“什么品牌?若是真做这么大,我肯定知道。”
她说:“KV。”
我说:“没听说过。”
她说:“德国的一个品牌,有2万家代理。”
我说:“做微商的基本上就是圈代理的钱,货都压在了代理手里,从商业模式来讲,只要是产品没有到达消费者手里,这就没完成销售。”
她说:“这家品牌跟你说的不一样。”
我说:“大同小异,层层忽悠而已。”
她说:“你听我讲,面膜只是噱头,是用来做招商的,代理商真正的角色类似德国代购,只要做了面膜代理,那么就可以批发价拿到德国的产品,在微信上卖,现在不仅仅是德国的,还有法国的、瑞士的、意大利的、英国的。”
我问:“卖得最好的是什么?”
她说:“铁元与双立人,铁元一个月能卖5万套。”
我说:“不可能。”
她说:“姐这么大年龄了,还至于骗你吗?”
我心想,她是忽悠我做微商。微商自称销售额过亿的太多了,但是九成是水分,我天天跟这个群体打交道,太熟悉他们了。
我说:“我对微商不熟悉,主要是觉得5万太多了,卖不了。”
她说:“你别忘了,有2万家代理。”
我说:“2万个代理里,真正能卖货的也就是1000个。”
她说:“差不多,多数人不具有卖货能力的。”
我问:“瑞士军刀做吗?”
她说:“军刀利润空间太低,我们必须要错开淘宝,否则是没有竞争力的,别人看到微信上的好东西,第一时间先去淘宝比价,谁便宜买谁的。淘宝上做得好的,我们都不做,铁元我们是国内独家代理。”
我说:“我是不是可以这么理解,面膜品牌是自己的,是拿来赚加盟费的噱头,其实真正做的是欧洲代购,因为自主品牌的面膜是没有市场的,而代购是有市场的。”
她说:“对,非常对!我们与其他微商最大的区别就是:代理的确能赚到钱!”
我问:“公司是你的?”
她说:“我侄女的,我入股了,她去年买了一辆RCF跑车。”
我说:“今天拉了个富婆啊。”
她说:“哪什么富婆,混口饭吃罢了。”
我问:“你孩子多大了?”
她说:“21,在意大利。”
我说:“我去过意大利,又脏又乱。”
她问:“去斗兽场没?”
我说:“去了,在外面拍了拍照,当时正在修复,全是脚手架,也没拍好。”
她问:“还去过哪里?”
我问:“你去过哪里?”
她说:“我还去过迪拜,日本,俄罗斯,印度,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阿根廷,巴西,南非,芬兰。”
我说:“你去过的,多数我也去过。”
她问:“你是导游?”
我说:“可以这么理解,哈!”
她问:“开专车能赚多少钱一个月?”
我说:“我是第一天干。”
她说:“不信。”
我说:“就跟KTV的小姐一样,只要你问她上班多久了,她的答案永远都是:大哥,我是第一天。”
她笑了。
我说:“我真是第一天。”
她问:“这是日本车,对不?”
我说:“是。你仇日?”
她说:“我开的佳美,那年不是闹的挺厉害嘛,到处是砸车的,我老公让我别开车出去了,我非开着出去,凭啥给我砸了?若是中国的法律真的这么纵容暴徒,那是整个国家的悲哀,我的车子是1998年买的,总有朋友问,你咋开辆日本车?我就呛一句:日本车咋了?你开不起。”
我说:“我也喜欢丰田,但是不能说,说了挨骂。”
她问:“你平时玩微信吗?”
我说:“偶尔。”
她说:“我加上你,你这个小伙子挺有思想的。”
我说:“哪有?我手机在包包里,你拿着扫一下二维码就行了。”
她问:“你用苹果6?”
我问:“开专车就不能用苹果吗?”
她说:“你不像开专车的。”
我说:“我不是说了嘛,我第一天。”
她笑着问:“第一次给了谁?”
我说:“一个不认识的女的,挺凶的,把我教训了一顿。”
她说:“你这么有头脑,我建议你研究一下微商,绝对是趋势。”
我问:“为什么是趋势?”
她说:“你看,我这个年龄的人,原来朋友都不玩QQ,也不玩微博,对于互联网而言,我们只是看客,不是参与者,而如今,我们都是参与者了,这就是机会。”
我说:“我认识一个做蛋糕培训的,6万元的培训费,招了300多家代理,光培训费赚了1800万。”
她说:“蛋糕培训泛滥了,现在微信上已经不流行了,蛋糕最终的结果是,还是蛋糕店的天下。”
我说:“这个我是认同的,个人炸的鸡翅再好,最终还是肯德基的天下,只是大家尝个鲜而已,只要是吃的东西,品牌优势大于个人优势。”
她说:“太对了!我现在做了一个项目,在微信上做的,特别火,但是不适合跟你讲。”
我问:“为什么?”
她说:“因为你是男的。”
我问:“啥项目?说呀!”
她说:“回头我在微信上联系你。”
送大姐回到小区,她问:“上来坐坐吧。”
我说:“姐夫在家,不去。”
她说:“他出差了。”
我说:“出差不安全,出国才行。”
她笑着说:“你这家伙。”
就是瞎开玩笑,平时我就嬉皮笑脸的,长得就不正经,所以别人也不愿意跟我正经……
晚上10点了,准备再接一单,就回去。
在万达广场接到一单,一个穿衬衣的男人,45岁左右,肚子挺大的,看样子是银行领导,我是从他电话内容推测到的,他给媳妇打电话:“行里有招待,晚点回家。”
他让我去贵和,太白楼那家。
从商场里出来了一个商场妹,也就是十八九岁的样子,上了车。
男的从包里拿出两个盒子递给她。
从谈话中得知是睫毛膏与面膜,俩人应该认识不久,微信认识的,男的一直都很正经,女孩一看就是个孩子,高兴的手舞足蹈的。
我原以为俩人会去开房呢,没有,去公园。
回到酒店,我发现衬衣都湿了,真累,脚也疼,比我平时自己开车要紧张得多,因为他们多不系安全带,我总替他们担心。
余欢路过,就是写那个《边旅行边赚钱》的家伙,开了辆S7,他貌似是93年的,据说学习成绩很好,总是考第一,女生都抢着跟他同桌。
我心想,你长那样都这么抢手,我要是去你们班,可能女老师都抢着跟我同桌,你们班的女生没见过男人呀?
我们都喊他小钢炮,在游轮上跳舞时,他竟然会街舞,擦!
他们问我开专车体验如何?
我说:“一个专车司机若是懂写作,绝对是个畅销书作家,太有意思了。天涯上曾经有个很火的连载,就是出租车司机写的,后来成了畅销书《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
余欢也想体验一下专车。
我说:“太好了,明天你开,我开你那屌炸天的S7去泡妞去。 ”
我给姐姐加的微信,就是我那个屌炸天的号码,里面全是世界旅行的照片,晚上姐姐联系我了,问我:“睡没?”
已经是12点了。
我说:“没。”
她问:“孤单不?”
我说:“孤单。”
她问:“出来吃烧烤?”
我问:“你几个?”
她说:“我俩。”
我心想,真有你的,你的孤单和我的孤单不是一个性质,你是喊人陪着喝酒,我是喊人陪着……
睡了,不搭理她了。
第二天,她约我见面,说是让我看看项目,搞的神神秘秘的,我心想,啥玩意啊?
我想,万一是传销也是好事,至少可以写篇好文章,咱去体验一下吧,我开着屌炸天的S7去了。
姐姐说的店在小区里,民房里,我心想,果然是传销。
里面装修倒是非常好,甚至有私人会所的感觉,一股消毒水的味道,我进门一看才明白,搞私处保养的。
姐说:“我们现在生意非常好,需要预约,需要排队。”
我问:“都是微信推广的?”
她说:“基本上是。”
我问:“一般人都不好意思吧?”
她说:“咋可能呢?女人或多或少都有妇科病,其实就是里面垃圾太多了,我给你看些图片,看了别恶心。”
我一看,全是黑乎乎的玩意……
她说:“每个女人体内都有这些东西,所以才有异味,做过保养,排过毒,就没味道了。”
她说什么,我未必信,我随意逛逛,看了前台的预约登记表,发现真是预约到了后天,看来真的很火。
我问:“是不是就是放药?”
她说:“你这小子,咋什么都知道?”
我说:“我结婚了。”
她问:“你结婚了?看着像学生。”
我说:“我儿子5岁。”
她问:“觉得这个项目如何?”
我说:“项目是好项目,但是适合女人做,若是招商,这个项目不亚于蛋糕培训。”
她说:“绝对的!”
我说:“有男根保养也很火,我朋友就开了一家,我问过她,见过最小的JJ多大?她说,跟小拇指那么大。”
她笑着问:“是充盈状态?”
我说:“对!”
她笑得前俯后仰……
我心想,这有啥好笑的,当时玩真心话大冒险,我们问余欢有多长,他说5厘米,我们也笑得前俯后仰,但是他接着说了一句:离地。
我们笑得更厉害了。
他接着说:“趴着的时候。”
笑得,根本停不下来!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披萨之翼加盟费相关文章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